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叶檀:

     面对上万亿元的灾后重建费用,面对东部沿海数万家倒闭的工厂,我们呼吁有关部门适当放松信贷额度,如果GDP下降到9%以下,下半年降息,并且迅速采取政策真正放松行业准入,甚至有必要降低迁移到中西部的制造工厂的税收,提高西部民众的就业率,加快中西部的城镇化进程,实现还利于民,涵养于企。


    灾后最大的风险不是爱国心的衰退,而是经济主导权继续向行政部门集中,实行严格的价格管制,在市场化名义下,将市场稀缺的资源源源不断输送到特大企业。前者表面上可以平抑物价,实际上会严重挫伤市场的积极性,后者将使灾后重建、中西部的发展失去市场力量的支撑,股市也将随之下挫。


 


胡咏:


5月19日的新闻说,圣火暂停了,国旗要降了,我们看到,经由互联网而形成的公民社会在发生效力。一位知名的互联网企业家说:“发现了吗?民意透过互联网体现!央视回答的大量问题来自网络,现场信息(照片与帖子)来自网络;政府对任何网络的集中民意表达不敢忽视的情形(如火炬传递从简、默哀;接受日本、台湾专业援助……)相信会越来越多。中国历史上第一次众目睽睽的救灾!‘信息’已成为现代人类的生命要素之一,‘5·12’后的民众一定会更加珍惜个体信息权力,政府决策机制势将很难沿用自下而上传统,而空前的全民参与已初步显现公民社会图景……互联网就是人民!”


政府对民众的情感不再置若罔闻,它与人民同舟共济,这是因为它认识到,从来就没有什么空洞的“天秩”、“天序”,只有崇德保民,顺应民意,这样的社会才是“与天同德”的社会。勿轻言天谴,也别说天佑,我们所生活的时代,是一个“自助者天助”的时代,是一个信息意味着生命的时代。在这个时代,曾有的绝望,要靠希望——还有信息——来加以拯救。


张抗抗说:


今天这样的场合,我觉得语言已经非常苍白无力,我想说的是,这次灾情发生后,政府在第一时间把真实的信息公开,迅速地激起了中国国民自觉的、广泛的、主动地参与救援的行动,这让我非常感动,因为我觉得这个展现了中华民族正在成长当中的公民意识,这个公民意识正在成长、成熟,我想它是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巨大的进步的重要标志,所以这个意义是非常重大的。我想面对灾情,我们每一个中国公民都会问自己,我能为救灾做点什么?所以现在灾情还没有完全过去,救灾还在进行,家园即将要重建,所以我特别想的是,我们每一个活着的中国公民都要时时记住,我是公民,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


上一篇: 面对巨灾,房地产行业能够为灾区做什么?
下一篇:陈劲松呼吁加强学校抗震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