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7-01-31

倘若把整个大陆视为一个单体的企业,粮油和工业制品可以视之为企业的产品,政府的运作费用则显然应当视作管理成本,而贪腐自然可以视为增加的不必要的管理成本。一个公司如果有着过高的管理成本的话,为了达到收支平衡,必然要把这些成本分摊到产品的价格中去,自然也就抬高了产品的价格。


遗憾的是,大陆显然不可能让自己落入收支不平衡的“可怕”境地,自然抬高价格成了唯一的选择。这也就是朗先生所说的“贪腐官员的所得,都会成为全社会的成本,粮油的价格膨胀,就是贪腐带来的危机之一。换句话说,是老百姓在为这些贪腐势力的腐败利益来埋单付账。”

“罗罗嗦嗦扯了这么一大通,无非重复两句朗先生在《仇腐》中的观点,当今腐败之深足以影响中央宏观调控之效,不注意可能栽大跟斗。对于朗先生文中的瑕疵,我并不敢强辩其对。但一味揪住不放,只见树木不见森林或是企图混水摸鱼的,如不说上两句,不免使得部分不知就里的人误入歧途。正如陈旭敏先生说的:一边是主流经济学家的“一边倒”反对,而另一方面,网上的公众纷纷“挺郎”。大概就是这个道理。”

以上为阮征先生文摘

具体参见以下链接

http://www.ftchinese.com/sc/story.jsp?id=001009228&pos=RELATED_STORIES&pa1=1&loc=STORY




2007-01-29

改善营商大环境,杜绝原罪潜规则


陆新之


 
  就像我阅读《激荡三十年》时候的感慨:你可以不喜欢企业因循的中国式增长的草率路径,你可以叹息中国的商人们的坏品味,也可以怀疑国企、民企和外资缺乏社会责任感、满足于弱肉强食的显规则……但是,即使是这样,你还是会发现,过去29年来的社会变迁,绕不开的是这些大大小小的公司行为,在犬儒主义地发出一些感伤和批评之前,我们还是要回到一个现实之中来。人,毕竟不能提着自己的头发逃离地球,如期空发狠话,不如回到地面上探讨如何在中国营造一个更好的营商环境。
  某种意义上,黄光裕被查以及被澄清无事,相当于是一个喜剧收场。这或许是一件好事。
  当然,我们没有必要干预司法地大谈赦免民企原罪,也没有必要故作激愤状大呼清算。让上帝的还给上帝,把恺撒的还给恺撒。
  事实上,该清算的自然会清算。如果能够幸存下来的企业,那么说明他有适应当下环境的生存之道。
  而由过去29年的经验来看,中国未来工业发展最具潜力的发动机,不是国有部门,也不是国际500强在中国说英文的海外华人掌控的分公司,而是数以百万计的灵活的私营企业。大量证据表明,它们比规模更大的对手更进取、更高效、更富创新精神。同时,他们也更加容易触犯法律或者法规。
  根据中国民私营经济研究会提供的数据显示,民营企业中,注册资本金在100万元以下的占50%以上,所有者权益在200万元以下的占60%,在亿元以上的,只占2%左右。可见,民营企业内部分化也很厉害。
  因此,当讨论中国的公司需要争取好的营商环境的时候,首要是争取公平竞争的环境。大企业一般都在各级政府的视野里,他们的营商环境一般都好于中小企业,从资源配置的角度,他们的情况缺乏代表性,也较难复制推广。最值得关注的是民营中小企业。他们势单力薄,无力抵挡腐败势力对自己合法利益的侵犯,无力为自己争取公平公正的公共政策。所以他们的营商环境往往最糟糕。
  举一个例子,风云浙商人物倪捷,绿源电动车的创办人,也是电动车行业的维权代表,因为一纸莫须有的背后黑状,就被剥夺了CCTV风云人物的候选资格。这种事情的发生,可见中国企业家还处在怎么样一个不健康的生态环境之中。
  现在最有建设性的事情,是改善营商环境,让还没有原罪的企业摆脱不犯原罪就不能发迹的不合理现象。同时,保护那些合法营商企业的各种根本权益,使他们免于恐惧、重税和歧视。只有了改善营商大环境,让企业家真正能够自由竞争,合法经营,才能杜绝他们通过不正常手段牟利的原罪潜规则。



曾朝晖:制度的缺陷,是原罪的原罪
 
  黄光裕调查门事件,使所谓“原罪”问题又成为话题。
  山雨欲来风满楼,在不利的舆论形式下,一些民营企业家开始站出来纷纷表白,自己的第一桶金的来源是合法的,一些媒体也开始进行一些调查,尤其是那些名声在外的企业家。也有一些企业家站出来,坦诚自己的“原罪”:联想集团董事长柳传志坦言曾经赖过账、走过私;东软集团董事长刘积仁承认自己曾经“骗过人”,卖过没有用的软件;新希望集团总裁刘永好也承认卖过高水分的玉米饲料,赚了500万昧心钱。
  笔者认为,这股势头如果得不到制止,会对社会对经济产生非常消极的影响,人人自危,大家都忙着表白自己,谁还有心思发展企业,大家都在表白,好像不表白就有原罪,这实际上先是假定了民营企业家有罪,然后要拿出证据来证明自己无罪,没有证明就是有罪,岂不是非常可笑。
  笔者因为工作的关系,经常要接触一些民营企业家,有些已经做到非常大,在和这些民营企业家的接触中,笔者感觉到,他们中的绝大多数是凭借自己的双手勤劳致富的,客观地说,他们还生活在不太公平的市场环境下,他们在政策的夹缝中寻找生存的机会,他们的成功来之不易,笔者常常为他们所感佩。
  大家最关注的企业偷税漏税的问题,难道只存在于民营企业中,国营企业就没有偷税现象,一些国营企业老板曾经坦言,国营企业偷税不怕,说白了我不是为了自己,还是国家的资产,而民营企业的性质就不同的了,你是为了自己,多偷一分钱税你腰包就多了一分钱。当然,偷税漏税是可耻的,理应受到惩罚,但我们在强调公民纳税义务的同时,也应该注重对私有财产进行法律保护。可是迄今为止,我们在宪法或法律中仍找不到“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字眼,这是权利和义务的不平等。
  同时,我们也应该反思,沉重的税负本身是否合理,中国实际上已成为世界上税负最重的国家之一。
  说到走私,我们知道,迄今为止发生的走私大案,都与政府权力部门有关,没有官员的腐败,就不会有这么多的走私。权钱结合实际上已经成为一条致富的捷径,比如,要从事房地产,就得从政府权力那里获得土地。要进入某个利润高的行业,你就得从政府权力那里获得许可证。要获得贷款,你就得有权力批复,而不在于你的资信与投资项目如何等等。
  不合理的制度是“原罪”的“原罪”
  讨论所谓的原罪问题,要把属于道德范畴的违规与属于法律范畴的违法区分,企业是趋利的,只要不违反当时的法律,就没有罪,如果法律没有界定,那是属于法律没有制定好的问题,那么,应该受批评的应该是法律。
  换句话说,即使是那些确实利用了那个时代的某些体制性漏洞,完成了原始积累的,也不存在有罪的问题。要知道,考虑到当时特定的历史条件和政策体制环境,民营企业根本是没有生存空间的。而民营企业的发展壮大,在某种程度上是因为冲破了旧体制的束缚,并且推动了新体制的创立。
  我们并不否认,与一些国有企业一样,一些民营企业也确实存在违规甚至违法的事实。但是,我们冷静地想想,在国家政策对国有企业倾斜,在银行对民营企业另眼相看的大环境下,民营企业家们真可谓是在夹缝中求生存,他们的一些违规,只是想争取多一些生存空间和平等参与的机会,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是被制度逼得违规的,至今我们的一些领域,已经对外资企业开放了,却依然不对民营企业开放。当然,不管怎么说,违规违法都是不光彩的,但是,那么逼着他们去违法的体制是否也有责任呢?因此,我们对所谓原罪问题的清查,其实质在于完善制度和法律,杜绝钱权交易的可能与机会。否则,不仅无法遏止国内高官腐败,也难以阻止更多的周正毅们前赴后继的涌现。

 date  Jan 29, 2007 11:47 AM
 subject  答复:尊敬的郎教授您好
 mailed-by  baf.msmail.cuhk.edu.hk


不好意思,秘书疏忽了,刚刚才转给我你的电邮,请代我向粉丝们致意,不知道你们最
近有没有看到我写的文章—-不要仇富,要仇腐,这个文章挺重要的,各大网站都转载
了。你问的问题我可以择项回答。



1。我还是有两个博士研究生,但是香港中文大学的制度很麻烦,我们系一年只能收1-2
个博士研究生,名额非常有限,因此我想多收学生都不可能。而且我自己也很忙,也没
精力指导太多学生。



2。你们可能也知道我上海的节目被陈良宇给关了,所以现在没人敢做决定是否开播,
除非等到下个市委书记上台。有几个电视台和我接触过,希望重新开播财经郎闲评,包
括新加坡,和阿拉伯的半岛电视台等等,但是我想等到中央反腐战役告一个段落之后再
决定何去何从,感谢大家的支持。



3。楼市的问题非常的复杂,我曾经在节目中谈过,但又被XXXXXX封杀了。我就
是介绍你们读我那篇文章,我那篇文章讲得很清楚,要稳定楼市就要进一步反腐。请你
把那篇文章找出来传阅一下,谢谢。



4。他们当然具备操纵能力,这是不用怀疑的。如果推出股指期货,将进一步加大股市
的波幅。



5。你也知道我不是股评家,我只是个学者,因此我无法回答你的问题,你应该问问基
金经理。我的理念就是推动股市的监管政策,嘉惠中小股民,但目前证监会的做法还是
有很多问题,不一一赘述了。



请代我向郎迷们问好



郎咸平

2007-01-27

http://album.sina.com.cn/pic/5919387002000m84

李零先生的力作,非常耐读,
此书,重点是讲兵法中的哲学:一是兵法本身,二是兵法中的思想。
李教授曰:“为此,我在书中加进了有关的军事知识,还有思想史的讨论,内容比以前丰富,结构比以前清晰,讲法也轻松愉快。希望读者喜欢它。”

现在还是腊月,其实狗年没有过,因此,谈年度荐书也还是来得及的。

另外,最近收到赠书不少,关于书评的事情,这边做个小小声明:

1,欢迎各方友好或者没有交道的出版社、作者,出于交流的目的,给我寄送书籍。我相信,绝大多数时候都是开卷有益。真正的烂书还是很有限的。而且,敢把烂书寄给别人的人,也较少。我能保证的是,收到的书刊,我一定会花时间翻阅。

2,对于书,无论是我自己收罗的,还是同好推荐的,只要觉得有意思的,我都会写点读书心得。或者在这里张贴与网友分享,或者给熟悉的媒体提供作为书评。但是,因为较忙,而且知识领域有限,不可能每书皆有感触,更不可能保证按时产出感悟,所以个人保留写不写,何时写的自由。多多海涵拉!

2007-01-26

几年就重新搞一次装修,这样的商业地产,无怪乎货如轮转。

陆新之


  对房地产企业清算土地增值税又是近期的一个明显信号。随后,央行货币委员会委员樊纲建议征收物业税;建设部副部长刘志峰透露建设部将对大户型征收保有税。


  房地产是一个与社会公众密切相关的行业,上游涉及到建筑材料、工程施工等一系列生产和服务性行业,下游则涉及到消费者的权利、物业管理等敏感的问题。更加重要的是,房地产牵涉到庞大的资金流向。而内地的地产项目,无论是买地、开发以及消费者分期购房,资金大都由银行所来。因此,房地产行业如果长期热度不减,自然影响其他行业的信贷。这笔账,一般开发商和购房者可能未必关注,但是,由经济全局来看,怎能掉以轻心?


  众所周知,税收是重要的宏观调控工具之一。事实上,在房地产市场上,税收的负效应却越来越大,甚至阴霾丛生。众多税收或许能对交易量有一定的抑制作用,但未必能抑制房价。增税很可能带来的是交易费用越来越高的问题,政策的执行力度和公信力或有可能大打折扣。而即使存在这样可能的阴影下,各类政策还继续出台,益发可见决心之大。


 
  种种迹象而言,具体讨论相关政策的效果,现在并不是急务。地产行业需要高度注意的是,在各种政策频出的时候,要看到后面真实的目的,那就是,地产市场的热度,显然已经引起了足够的关注,一个政策不见效,就出第二个。一连串不凑效,就出现另外一连串。其间的逻辑,已经不是易宪容和任志强的争论能够左右,也不取决于这个教授或者那个发展商的理论或者判断。


  而最近各地政府的高官,纷纷对于地产价格表态,这点也和前两年不一样。有论者已经一针见血指出,高房价不仅不得民心,甚至已不得“官心”了。为什么?因为在一些先知先觉的地方高官眼中,房地产价格的一再攀升,已经过了一个限度,再不能坐视不理。往昔房价节节拔高带动GDP是政绩,如今则已经是烫手的山芋。房价再高,问题就非同小可了。由近年来高官落马的轨迹看,大多与房地产、城建项目瓜葛不清。所谓瓜田李下,一城一地,房价最好还是不要太刺激,才是对各方都有益的事情。


  说实话,一旦房价下跌,对社会带来的负效应不小。这也是为什么近年房价很难跌下来的一个根本原因。但是,由2007年的开局来看,未来的火猪之年,过去三年升幅可观的大城市的房价,恐怕难以延续升势。今年不宜投资买入,只适合自住置业,而一些区域的中心城市,可以说启动未久,倒是有可能还有机会。

2007-01-25

写一本畅销的书,是需要很多投入的。包括时间,也包括资源。

吴****:04年确定要做这个课题(中国企业三十年)后,我就组了一个比较紧密的班子,请了两个助理,一个是媒体资深记者,还有一个是在上海学历史的研究生。因为上海图书馆的资料在国内是比较多的,因为我在杭州,所以很多资料需要在那儿看。另外这个女孩子的中文和英文都非常好。这样一个团队,我们基本上是每两周就要碰头开一次会来讨论选题。

2007-01-23

2007年开局,中国的经济变化继续是国际关注的焦点。而中国政府此时开通土地增值税,再次显示其对调控过热的房地产的决心。而不容忽视的是,内地已经出现粮油等民生要素的显性涨价,宏观调控的必要性越发突出。但是过去四年来的中央政府宏观调控遭遇到中国各地腐败势力集团的敷衍和抵制,因此,我深信,要贯彻落实调控政策,中央政府只有继续坚决反腐,才能抑止腐败官员肆无忌惮的扩张冲动,防范经济畸形过热,维持中国社会和经济的良性发展。也只有这样,才能给国际社会带来稳定。

http://www.ftchinese.com/sc/story.jsp?id=001009108&pos=COVER_STORY
















中国公司的“清明上河图”








 





 






《激荡三十年:中国企业1978-2008》(上) 作者:吴**** 版本:中信出版社2007年1月 定价:35.00元



1978年,安徽小岗村农民包产到户,开启改革序幕。《激荡三十年》的叙述以此为起点。



1984年,联想就是从这间小屋起步。联想也是《激荡三十年》书中重点关注的企业个案。


  以好奇者的单纯扑入30年的复杂历程


  你可以不喜欢中国式增长,你可以叹息中国商人们的坏品位,也可以怀疑国企、民企和外资缺乏社会责任感满足于弱肉强食的显规则。但是,即使是这样,你还是会发现,过去29年来的社会变迁,绕不开的是这些大大小小的公司行为,在犬儒主义地发出一些感伤和批评之前,我们还是要回到一个基础,那就是先了解过去的29年之中,数以千万计的公司和数以万计的企业家群体,他们到底是怎么样过来的。


  《激荡三十年》是一部编年史,用大量史实细节娓娓道来,描绘的是“经济极速增长的大时代的大小人物和大小故事”。由这个角度来看,吴****正在努力描绘一幅中国公司的“清明上河图”。


  作者以一种好奇者的单纯扑入中国30年历史变革的复杂历程中,适时结合当年的世界“风云”,面对中国遭遇的各种“气候”,把握在各色“风云”和 “气候”当中出现的特定情境。在关注变迁时代的商业伦理、社会道德、民族意识、历史心理的同时,作者把对中国特色企业家性格的素描贯穿于企业往事的背后,这一经一纬如一条条细线织起一部中国企业史。吴****极具人文思辨,往往能回归人性本源进行解构,大浪淘沙,尽收眼底,兴衰成败,皆入囊中。


  难得的是,吴****没有经受过历史学专业的训练,也不是经济学科班出身,而且没有像样的先例可供参考,所以他自称“觉得自己好像一个盗墓者,风黑云高之夜,在硬土里用指甲一点一点地挖一个脆弱的瓷器,那份辛苦真不足与外人道。”历史书的写作一般有两种模型,一种是史记体,按人物来切割,皇帝是本纪,诸侯是世家,还有老百姓;还有一种就是通鉴,是用编年体的方式。吴****觉得,如果用人物的方式来写的话,可能没有办法来描述这一段历史,西方很多年鉴学派,先形成一种框架,再来做切割,比如管理思想的沿革、公司成长思想的沿革,按照这种逻辑来做,那是另外一种模型,而以吴****的经历和兴趣来说,他非常敏锐地选择用这种叙事的方式来完成。回头看,这应该是目前描述过去29年公司史最有效率的一种办法。


  感性书写多少遮蔽了更深的探究


  当然,因为时间和距离,《激荡三十年》仍然只是一幅写意的画。或许是我早就知道本书的来龙去脉,也隐约知悉其中的艰辛。因此,我认为,众多的人物和细节的鱼贯登场,更多时候是匆匆一现而过。


  请看:一个试图给工厂提高效率的厂长步鑫生,在被列为全国典范之后开始陷入疯魔,最后被自己的自大和粗率毁掉;一个把“让家乡人民致富”放在其他国民生命安全之上的“假冒伪劣产品县”地方官;一个机智地在中央寻找支持,并拿自己的乌纱帽力保福建改革开放的省级官员……他们的浮沉起落的个案,在本书之中,往往只是一个开头,时过境迁,但是盖棺未能论定的案例依然比比皆是。


  一个今天看上去的伟大公司的诞生和成长,其实都是从一些很草莽的细节和故事中过来的。这些公司的成长历程和曲折,其实也是中国公司,或者中国经济能够发展到今天的过程。


  吴****得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结论:从来不是某一个伟大人物,或者一群巨人来中国开天辟地地把中国经济搞起来的。


  略有遗憾的是,虽是出于“关心人在大变革时代的命运变迁”的思绪,作者的感性书写多少遮蔽了对一部企业发展史的更深的辨析和探究。不过,由开始的“中国企业史”定位变为今天的“激荡三十年”,吴****的这个转身,看似迫不得已,但是在我看来,其实反更海阔天空。


  我在去年曾经编辑《理解今日中国的财经文本》和撰写《解读郎咸平》,由繁琐乃至山重水复的文字工作之中深深感到,中国的社会以及经济进展,还未能给予今人足够的时间和空间去概括和抽象。因此,吴****能够推出这样的一个文本,将是日后更多人更深地讨论中国市场经济三十年的坚实基石。


  □书评人 陆新之(陆新之,商业观察家,长期致力于中国商业环境和企业案例的研究)

陆新之

近年的电视剧,其中角色塑造得最成功,令人若有所思的,每每是一些亦正亦邪的奸角。如《走向共和》中的李鸿章,如这次之严嵩。

自来政治角力,大忠若奸,大奸若忠,自不能如小学生读的中国历史那样泾渭分明,动辄褒贬。即使所谓的清流贤臣,也自有一套潜规则,多的是暗中运气使劲的时候。

徐阶倒严,高拱再倒徐,最后张居正拼掉高拱,这都是明朝政争之中的厉害要紧战役。期间很多权谋倾轧,用电视剧能拍到什么程度,本来不能寄予太高希望。能够有所反应,其实也行。如今处理出严徐两人表面文章做足,背后各自捅刀子,倒也算有所交代了。

说回《嘉靖和海瑞》一戏,最有发挥的,莫过于严嵩一角。身为头号“奸角”,其贪婪狠辣自不待说。但是,要说他对于明室和嘉靖全无感情,也是说不过去的。因此,电视剧里面还穿插不少他老谋深算、略带良知的细节。要描写一个人大奸大恶,写得其纯粹无耻,近于脸谱化,反而无趣。倒是一个有人性有内心世界的贪官,更为精彩。演员能够演这个角色,显然过瘾。

同时还有内侍之中的杨金水和黄锦,都有发挥。太监一类角色,要挖掘非典型的好,倒是看出作者的心思。

胡宗宪在历史上,褒贬不一。电视剧《嘉靖和海瑞》之中,将其描述为忠君体国忍辱负重的贤良二号。尤其是他维护严党的理由,在于大明本身国事糜烂,虽然明知严氏父子如此恶劣,也只能如此。剧作者用“媳妇”来形容胡之艰难维持。其实嘉靖的困境也与胡相若,明知严贪墨无度,但是又不得不用。这有点象经济学之中所谓的“路径依赖”,一个系统组织要完全打破旧时常规,流程再造,谈何容易。而放大来看,那朝那代,不都是如此。不要说最高管理者嘉靖本身有私心,就算是真正铁心改革者,有否能力实现,也是一个大问题。

至于海刚峰,在中国历史上是超级另类,在电视剧之中,也是非常特殊,具体另文再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