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7-02-27

突如其来的股市大面积跌停,数百只股个股直接以跌停报收,使得投资者措手不及,大有股灾的意味。场内不计成本的抛售,也是这几年未有的现象,让许多投资者一身冷汗。连带香港股市也溃不成军。
其实这样的事情,过去两个月,已经有预演。股市已经变得极为脆弱和情绪化。
“N部委联合打X”这种表述,在中国还是很有杀伤力的。
所以,“股票的价格永远不会反映其真实价值。”

也许巴非特先生是对的,他说:“把投资当成经营企业是最聪明的投资方式。”
买真正能够持续成长的企业,或许是在中国股市自保以及增值的最好办法。


据吴****提供的数据:



鲁迅--一生写作1000万字,其中著述600万字,辑校和书信400万字;


胡适---全集44卷,字数2000万字;


沃尔特·李普曼--开专栏36年风雨无阻,写作14000篇专栏;


彼得·德鲁克--出版39本书,其中,85岁到95岁出版10本;


张五常--现年72岁,每周写作三篇专栏,篇均汉字2000;


李敖--现年72岁,全集字数1500万字,录制电视节目超过1000辑。


吴****计算道:


“一个人从28岁开始写作,一天写1000字,一年可得36万字左右,写出1000万字,需要日日写作28年;


按我经验,要完成一部20万字的作品,起码要阅读15倍以上的文字(这是不可能再低的底线了),也就是说你日均的认真阅读量必须保持在1万字左右。


如果世上真有天才,上述六位应在其列。


我们不可能比他们更天才。


答案简单得如此残酷。”


我的个人感受是,日均一千字倒不是很难。稍微困难的是每日写比较好的一千字。因为真的每天抽出三个小时来写一千字的话,这样的文章肯定很不错。但是,都市生活,压力和诱惑的多,真的能够每天写一千字好文章,那得需要两个条件:财务自由和心理安静。

我暂时也做不到。呵呵。





2007-02-26

周一起全面工作。
八个小时,开了七个会,相当的累!
晚上更要赶写几份东西。

这样的生日,忙得还挺高兴就是了。
难道是我真的已经在工作之中找到乐趣?

2007-02-25


秋风:真正的原罪其实是一些被滥用的权力本身


2007-02-08 09:51:18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秋风




作为一种区别于公有制企业的经济组织形态,私人企业本身并无原罪。不过,在渐进转轨过程中,私人企业始终面临了一些不合理的管制,有些企业家被迫贿买相关官员以维持企业的正常生存,或更主动地通过贿买获得特权,这后一类带有原罪性质。不过,比较而言,另一类人的财富才犯下了名副其实的原罪。


逆向财富再分配过程


1980年代初改革的主要受益者是在原有体制下权利与机会未获得完全实现的社会群体:农民,以及城市非公有部门人员,他们是第一批私人企业家。随后,这个市场向相对现代的经济部门扩展,公有部门被卷入。但另一方面,这些部门的要素与产品定价权仍控制在政府手中,于是就形成了“双轨制”。


这个双轨制催生了第一批权贵富豪:官倒。某些干部子弟利用权力网络从掌握资源的政府部门拿到批文,倒卖紧缺的生产资料和进口商品。在当时短缺经济及价格落差巨大的环境下,拿到批文就等于拿到了钱。倒买外汇同样是快速生财之道。有人估计,仅 1988年,双轨制下的商品价差总额在1500亿元以上,官方汇价与市场汇价的汇差总额在930亿元以上。这些价格差最终大多落入这些官倒囊中。


进入1990年代,原来由国家控制的实物资产开始了资本化进程,其中最重要的是土地征用,国有企业股份制改造与上市。一些地方政府以极其低廉的价格向农民征地或在城镇进行拆迁,在长期实行的协议转让制度下,能够从地方政府手里拿到地的,当然都是有裙带关系、有门路的地产商。


经济学家可能会将实物资产的资本化过程视为市场化的进步,毕竟,土地可以“交易”了,而在经济学家看来,只有进行交易,资产才有市场价值。问题是,这些土地的初始交易是以地方政府征地的方式进行的,政府根本不是依据土地未来收益定价,而是依据土地过去的农业收益定价。土地溢价大部分被地方政府及房地产商人分享。农民的权益在此定价方式中没有得到应有保障。


国有企业产权改革过程则更为暧昧。有的时候,一些国有企业产权变成了内部人交易,国有企业管理层在买通相关官员之后,自己定价把企业资产出售给自己。他们当然会把价格压得极低程度。有的时候,改革则涉及到某些雄心勃勃的私人企业家。这些企业家个个都是“资本运营”高手,他们通常与自己的主管部门及国有企业管理层合谋,压低定价,凭空获得巨额收益。


部分主流经济学家坚信,私人企业比国有企业更有效率,国有企业快速民营化可以改进经济的整体效率。认定了这个目标之后,他们认为任何民营化程序都是合理的,他们甚至认为,如果官商勾结可以更快地突破原有的僵化、推进国有企业民营化,那就是可取的。经济学家完全变成了只问目的不管手段的机会主义者。


然而,在缺乏合理制度框架下进行的土地与国有企业产权交易,变成了一个十分明显的逆向财富再分配过程,即一些原来掌握权力或者接近权力、因而本来就享有较多实物福利的人,不仅将自己的福利货币化,更进一步,把不平等的交易条款强加于人,从而占有了那些实物资产资本化所带来的全部溢价。他们不是因为发现了这些资产的价值而享有这些溢价的,事实上,这一溢价早就被市场发现了。他们享有这些溢价的唯一依据是他们接近权力。


对财富来源进行辨析


由此可以看出,真正的原罪其实是一些被滥用的权力本身。对于人类来说,善与恶的标准是客观的。但亚当却禁不住魔鬼的诱惑去吃智慧树上的果子,因为他想自己决定善与恶。这是一种理性的僭妄,傲慢自负的原罪在人身上根深蒂固。它的一种表现就是权力在经济社会事务中的滥用。一些人正是借助这样的权力积累起巨额财富的。


但是,善与恶的标准终究是客观的,这样的财富终究难以获得人们的普遍认可。暴富阶层的原罪因此而成为一个社会话题。事实上,这种财富也会自行陷入困境。那种逆向再分配过程导致群体间收入差距扩大,尤其是收入最高群体与一般民众收入差距扩大的速度高于整个社会财富规模的增长速度。这必然会促使人们追问暴富阶层财富之正当性。而任何财富,一旦丧失了正当性,就是风险缠身了。


面对民众的这种追问,有些天真的经济学家及诚挚的改革支持者作出了一种奇怪的反应:不承认有原罪这回事。确实,作为一种经济组织形态的私人企业制度,及社会分类范畴中的私人企业家群体并无原罪,尽管他们的某些行为在当时是不合乎当时法规的;更进一步说,即使他们的某些贿买行为违反了伦理规范,但放在具体历史背景下,也是可以宽宥的。然而,当代暴富群体中一些人的财富,确实是借助权力或者收买特权而获得的,是以牺牲他人的权利和利益为代价而积累起来的。这样的财富是有罪的。


只有承认这一点,才能把一些富裕的企业家从暴富阶层中拯救出来。过去二十多年的新增财富其实都是私人企业家创造出来的。正是他们发现了原有体制下的种种利润机会,将原有的资源重新组合,或者创造出新的资源,从而创造出了大量财富。私人企业家的企业家精神乃是中国经济增长的根本动力。


不过,由于私人企业发育的过程始终与双轨制、与实物资产资本化过程交织在一起,所以,人们对权贵富豪的愤怒经常会被泛化,指向整个私人企业家群体,权贵富豪的财富原罪变成了整个私人企业家的原罪。


面对这种混淆,正确的做法是对财富的来源进行某种辨析。当代中国富裕阶层中有相当部分是私人企业家,他们的财富来自企业家精神之贴现。另有一些企业家成为权力的攀附者,其部分财富是比较可疑的。还有一些暴富者,则从来就不是企业家,尽管他们也混迹于商场,表面上也在进行交易,但他们的身份却是“官倒”,他们的主要交易对象是权力。


这样的辨析,或许可以避免整个私人企业家群体成为道德与政治攻击的对象。全盘否定原罪问题,反而会让私人企业家与权贵一同淹没在漫天的道德口水中。


2007-02-24

创业者们的十大迷思


原作者: Ron Garret  |  译者: gneheix (Blog)  |  发表时间:2007-01-21, 23:24

 我最近成了一名风险投资人,所以经常可以遇到一些创业者[1]在创业时常犯的错误。为了避免一遍又一遍的重复说教,我想把这些错误在这里做一个总结:

迷思一:一个好想法就可以让你赚大钱

事实是好想法对于商业成功既不是充分条件也不是必要条件。微软应该算是获得商业成功的典型,但是在它的整个发家史上却找不到一个完全独创的“好想法”。事实上微软正式通过模仿对手的想法并在竞争中打败对手而一步步发展壮大的。Google确实有一些独创的,像Page Rank,Ad-words,廉价机器集群等。但是这些没有一个是由Larry和Sergey想出来的。这并不是说Larry、Sergey和Bill不够聪明,实际上他们三个比任何人都要犀利。但如果你认为他们只是有一天突然有了一个灵感接着就发财了,那只能说你是痴人说梦。

迷思二:东西做出来自然会有人用

有时候事实确实如此。Google就是个好例子。但是像Google这样的公司只是凤毛麟角,更多的公司生产的产品因为这样或者那样的原因卖不出去。我自己就有这样的惨痛经历。那是我在1993年创建的第一家公司,名字叫FlowNet。它同时也是一种新的高速局域网通讯设备的名字。10M的传输速度是当时的标准,但FlowNet提供高达500M的传输速度。在后来的五年中FlowNet一直都是拥有最佳性价比的网络设备。它甚至提供了一个内建的可保证画面质量的视频流媒体服务。如果FlowNet能够得以流行全世界,今天的视频流媒体将比现在的状况要好得多。

但是尽管FlowNet在技术层面上可以打败任何竞争者,它却在商业上遭受了巨大的失败。我们连一块也没有卖出去。原因很简单:它与局域网标准不兼容。如果当时我们做足功课,做些市场调查,我们就会知道兼容性即使不是致命的也将会是个大问题。那样我们就不会把自己数以万计的美元浪费在专利申请和样片生产上了。


迷思三:如果你不申请专利,别人会偷走你的想法

事实上没有人会对你的想法有兴趣,除非你的想法被证明是成功的,但那时对于偷学者为时已晚。即是说真的有人对你的想法非常认同,但是他聪明的话自然会选择跟你合作,如果不是,他做什么都是威胁不到你的。

有时候专利还是有点用的:它会让投资人感觉很保险。但我强烈建议你自己来处理专利申请,通过一些学习你可以做得比专利申请代理商做得更好,而且可以节省一大笔钱。


迷思四:你的看法很重要


事实上你和你的合伙人对你们产品的看法没有任何意义,重要的是客户会怎么看待你们的产品。我们很自然的会假设,如果你和你的伙计们都认为你们的产品很好,那么其他成千上万的人们也会这样认为,事情有的时候是这样,但大多数的时候不是。原因是你是如此的聪明可以设计出这么好的产品,那么你跟那些产品的使用者是不一样的。相对于你,你的客户们要更为平庸一些,他们的口味也会更为平庸一些。如果你的产品是为了迎合那些会在乎你自己在乎的那些东西的人的话,你的用户群将会非常小。


迷思五:盈利模式都是假的


就像迷思二一样,有时候这也是事实。像Carl Sagan常说的“预言是失败的艺术”。你永远也无法知道你的生意会赚多少钱,也无法知道要花多少钱去占领市场。需要盈利模式的理由是让你自己做一个全面的思考,并让自己确信投资将会得到回报。如果你经过计算发现,即使只是要保持不亏损你的用户群也必须比现在的市场大十倍,那么你也许就需要重新考虑了。就像艾森豪威尔说的,计划一无是处,但作计划却不可或缺。


以此为基础,很多创业者们都会犯一个典型的错误。他们常这样说“只要我们占有哪怕是1%的市场份额,我们也会赚大钱”。这样的说法直接暴露出你没有仔细的分析过用户的需求。你也许同样会说“100个客户中至少会有一个客户买我们的东西吧(或者坦白地说,这一点也不能肯定)”。这样想根本无法增强自信心。


迷思六:懂得的知识比认识的人重要


你一直都拒绝否认这一点。从小到大,你都相信聪明比什么都重要,你也不会相信妈妈所说的“学会与他人相处比学习成绩更重要”。
事实是-人际关系比知识要来的重要。这并不是说聪明、有学问没有用。你的学识一定程度上决定了你会被推荐给“谁”。但最终,你认识并信任,更重要的是信任你,的人会比你的学识对你的前程有更大的决定性作用。商业活动是异常复杂的。没有任何一个人有可能具有完成一个商业决定所需要的所有知识和经验,所以精明的人们会把他们的权力下放给其他人。而当他们选择下放的对象是,首先想到的就是他们认识并信任的人。
<此处略去一段关于C程序员和Lisp程序员的对比>


迷思七:博士头衔很有用


实际上拥有博士头衔只能证明你不是低能儿。从我的经验看来,拥有博士头衔只会对获得商业成功产生负面影响。因为在学业上获得成功的方式与在商业上获得成功的方式恰好相反。在学业上,你的同僚决定你的成功,在商业上,你的顾客决定你的成功,而你的顾客,基本上可以肯定的说,不会是你的同僚。


迷思八:我需要500万作为启动资金


事实上除非你是做硬件的,否则你根本就不需要任何的启动资金。Paul Graham 说过很多关于这方面的内容,我就不展开了,之说几句:你不需要启动资金,但你必须愿意自己做。你必须自己实现自己的想法,没有人会为你去做,也没有人会出钱雇人为你去做。原因很简单:如果你都不愿意为你想法的商业潜能而放弃你的休息时间,为什么别人要用他们辛苦赚来的钱为此冒险。


迷思九:有好的想法是我的计划中最重要的部分


事实上好想法基本上没有任何意义,重要的是:



  1. 谁是你的顾客
  2. 他们为什么要买你的产品
  3. 你的团队有些什么人
  4. 有哪些风险

迷思十:没有竞争对手再好不过


如果你所处的行业没有竞争对手,最有可能的理由是,它根本就不能赚钱。这个世界上有60亿人口,几乎完全没有可能还存在一个没有任何人发觉的有利可图的市场。


最好的消息莫过于你的竞争对手都很菜。绝大部分的公司都运作的不是特别好。他们制作赝品、欺骗顾客、他们的员工都很傻冒。你总是可以很容易的找到市场机会,进入,然后打败竞争者。你并不想要没有竞争对手,你想要的是差的竞争对手,放心,他们多得是。


额外奖励,迷思十一:上市会让我开心


如果创业的过程让你厌倦,你大概是不会成功的。它是如此艰难,如果你不能从中找到乐趣,它会让你筋疲力尽。即使你通过肮脏的交易变得富有,当你回首往事的时候也只是会惋惜青春的流逝。古董和跑车带来的快乐是短暂的。只有一种快乐是可以用钱买到的:就是当你作为投资人听一个小伙子兴奋的向你讲述他新鲜的商业计划。


所有这些都可以总结成一句话:重要的是客户。商业成功的不只是一个好想法,好想法到处都是。商业成功是需要有一个好想法、组织一个好团队、把想法做成好产品、最终把它卖给客户。很简单,也很复杂。


祝你好运!




[1] 原文中用词为Geek,一般被翻译为骇客或者奇客,根据语言环境,这里被翻译为“创业者”

http://album.sina.com.cn/pic/5919387002000pg9

除了商业类的“工作相关”书籍之外,猪年看的第一本书是《一路向西》。
这是本口袋书。收录了黄茵三次进藏的图文。行文洗练,和今天的网络化语言大不一样。
黄茵从1989年就搭大货车翻唐古拉山,向西进藏了,之后一而再,再而三。
虽然我从来没有去过西藏,但是这本书一直翻阅过去,里面的有些事情恍如隔世,令人突然有点发愣。看来那个第三极真是一个奇怪的去处,能够激发一些人内心隐匿如斯的感受。
认识黄茵算算接近14年,广州一大半朋友是因为她介绍认识,印象极深。
而早在****之后,两黄在上海的散文,非常抢眼,可以说是当时的博客super star。
书中的照片,是人文为主,风景点缀。我一向以来,对于“人文摄影”最无感觉,多拍的是人物。所以看的时候,总有点感慨。为什么我就没有那么耐心和兴趣接近当地的人和事?
黄茵似乎用的器材一直是nikon,而且对于数码摄影颇为抗拒。下次要请教一下,她最擅长用的是那几只镜头。

2007-02-23

http://album.sina.com.cn/pic/5919387002000p9u

春节路过有感,落后就要挨打,贪腐足以****。古今一理。

2007-02-22




http://album.sina.com.cn/pic/5919387002000p8f

各地朋友纷纷来报,今年各处香火极盛。信乎!
是礼佛虔诚,还是人心亟待一份安宁?










http://album.sina.com.cn/pic/5919387002000p6t

这对活宝发型疑似郭德纲和李菁,据说打包拿下也就20元,估计还能侃价格。

http://album.sina.com.cn/pic/5919387002000p6s

红色也有好几个层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