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7-08-31

“在市场上,很多人越来越多的是在做跟价值本身无关的事情,越跟价值无关,做得越起劲,这是人们追求物化与消费时代之后所带来的另外一种人性的扭曲。

  1996年,家电业以及城市金融业的经营组合,可以轻易地跑赢通胀,但两年以后,大多亏损累累;而在2007年,我相信如果没有意外,应该是


房地产与金融业的产业组合。近期金融与地产板块的大涨,潜在的因素,就在于此,但其中的远景并不乐观。”                  —————-《缥缈:通胀年代的投资考验》


新闻奖

普利策公众服务奖:《华尔街日报》记者
普利策突发新闻报导奖:《俄勒冈人报》记者,俄勒冈州波特兰
普利策调查报导奖:《伯明翰(阿拉巴马)新闻报》的布雷特”布莱基(Brett Blackledge)
普利策释意新闻奖:《洛杉矶时报》的肯尼斯”伟斯(Kenneth R. Weiss)、Usha Lee McFarling和里克”鲁密斯(Rick Loomis)
普利策当地报导奖:《迈阿密先驱报》的德比”森斯普(Debbie Cenziper)
普利策国内报导奖:《波士顿地球报》的查里”萨维奇(Charlie Savage)
普利策国际报导奖:《华尔街日报》记者
普利策特稿写作奖:《纽约时报》的安德利亚”艾利略(Andrea Elliott)
普利策评论奖:《亚特兰大宪法报》的莘西娅”泰科(Cynthia T****er)
普利策批评奖:《洛杉矶周报》的约翰森”格德(Jonathan Gold)
普利策社论写作奖:《纽约每日新闻》的编辑委员会
普利策漫画创作奖:《Newsday》的华特”韩德斯曼(Walt Handelsman),纽约长岛
普利策突发新闻摄影奖:美联社的奥迪”巴利提(Oded Balilty)
普利策特写摄影奖:《萨克拉门托蜜蜂》的云妮”C”拜耳(Renee C. Byer)
巴利提的获奖作品















艺术奖

普利策小说奖:《路》,科玛”麦卡锡(Cormac McCarthy)(Alfred A. Knopf出版社)
普利策戏剧奖:《兔子洞》,大卫”林德塞-阿贝尔(David Lindsay-Abaire)
普利策历史奖:《驱策历史的鞭子:新闻媒体、民权运动、国家觉醒》,吉恩”罗伯茨 (Gene Roberts)和汉克”可利班诺夫(Hank Klibanoff)(Alfred A. Knopf出版社)
普利策传记文学奖:《美国最有名的人:亨利”瓦得”毕奇尔传记》,德比”阿佩盖特(Debby Applegate)(Doubleday出版社)
普利策诗歌奖:《本土卫士》,娜塔莎”特斯维(Natasha Trethewey)(Houghton Mifflin出版社)
普利策非小说类作品奖:《逼近的堡垒:阿盖德和911之路》劳伦斯”赖特(Lawrence Wright)(Alfred A. Knopf出版社)

音乐奖

《声音语法》奥涅”高门(Ornette Coleman),2006年9月12日发行唱片

2007-08-30

 “炒”是香港这个高度发达的商业社会长期存在的现象,资讯发达、资金充裕以及供求不平衡,使投机活动十分普遍。炒家的存在,再加上银行和金融机构的高度信贷,往往使市场的真正供求被这些投机行为所蒙蔽。实际上,1991~1994年,当时的香港政府也曾努力打击楼房炒卖活动,先后出台了6项金融措施,希望能控制住飞涨的房价。

  “香港政府曾挖空心思打击炒楼,本地各家银行也完全配合,其结果仍是无法压抑楼价,反而推升楼价,制造许多意想不到的副作用。香港打击炒楼的措施,可以说极尽金融策略上微观调控之所能,但为什么都失败了呢?这是因为,当时港府和银行拒绝面对联系汇率的问题。上世纪90年代,港币汇价和港币利率被迫跟着美国不断下调,与香港蒸蒸日上的经济完全背驰,通胀急升无法阻止,实物商品中又以房屋对抗通胀的效能最好,资金怎会不流入房屋市场?房价焉能不升?”香港中原地产研究部高级经理黄良升说。
    ——《三联生活周刊》刊文《以香港作为参照》

中央二台的华晨汽车广告,画面不错,还算洋气,但是,竟然还在提
在纽约等三地上市!!
明明此股七月就已经在纽约退市了,负责这个广告的人应该打板子。一个公司的公共形象要维护,可见还是需要有负责任的人。

“跑不过刘翔,也要跑过CPI”。 
           —–《三联生活周刊》封面文章《5000点的围城现象–恐慌型投资
  
    今天的100元,若按8%的年报酬率,
20年后都能挣到366元。到70年后,就能变成20000多元。你想到办法怎么增长自己的百分之八了吗?

2007-08-28


 


http://s12.album.sina.com.cn/pic/59193870020019in

这是《南都周刊》以深圳华为员工自杀开始的一个封面报道。

里面的一些深圳人的心声很有代表性:

    “深圳的主流价值观,就是挣钱、挣钱!这个单一的价值观太强势了,以至于有其他想法都被视作另类。人都快变成工作机器了,哪里还有生活。”


    “如果一个人喜欢唱歌、看电影、泡酒吧,就会被认为很有情调。你说这样的城市,是不是精神贫血?在这样的城市生活,会不会压抑?

   作为一个在深圳生活接近20年,又义无反顾地逃离深圳的代表,哈,这个封面报道不采访我有点可惜。
  
    说实话,深圳环境很好,但是品味非常差。我很少感到一个这么富裕的大城市无趣如斯,甚至连二线城市都比不上。

    不知道为什么,我认识的很多深圳朋友都有点古怪。要么是平淡得令人吃惊。要么是狂躁逼人。
 
     还有,这几年离开深圳到北京、上海和海外发展的朋友很多很多。留守在罗湖与福田的老友们,向你们致敬。辛苦了!

2007-08-27


 

http://s9.album.sina.com.cn/pic/59193870020019dk

2007年08月26日 09:34:43  来源:中国经营报

    编者按:有人说他哗众取宠,但很多经济运行中的弊病都被他“不幸言中”,有人说他是“非主流经济学”,但他却是广大网民心目中讲真话的经济学家的代表。他就是郎咸平,一个近年来中国经济、学术界不能忽视的“现象”。也许正像他自己所说,他只“用数据说话,仅此而已”。继2004年“郎顾之争,国资流失”大讨论后,三年来,有“郎旋风”之称的郎咸平似乎隐居于中国经济幕后。

    8月23日,郎咸平教授再次浮出水面,走上中国经济前台,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畅谈中国经济重磅话题及未来改革路径。本期对话,让我们走近这个低调了许久却依然故我的“郎旋风”。

    “虚拟资金”推高房地产泡沫

    100多个公章的积累造成了非常大的寻租空间,拉升了建房成本。

    “虚拟资金”进入股市,股市就有泡沫,进入楼市,楼市又有泡沫。

    流动性过剩可以透过宏观调控而受到控制,但是“虚拟资金”刚好相反,越是宏观调控,就越打击投资意愿,就挤压出更多的“虚拟资金”。

    《中国经营报》:最近中国经济出现房地产泡沫,股市泡沫,大学生就业难,及农产品价格上升的问题。你如何看待?

    郎咸平:中国29年的改革开放,其目的是推行市场化。但是中国的多项改革走到今天,基本上都是供给面市场化严重不足,而需求面市场化严重过度。我以老百姓最关切的房改、医改和教改为例。

    所谓“楼市的供给面市场化不足”是指楼市供给面基本上操纵在地方政府的手中,因此市场化不足。房地产三大特征:一、两大核心资源——土地开发权以及银行信贷权。这两个权力基本上掌握在地方政府的手上,因此政府官员就有“寻租”的可能。二、地产市场的长流程管理。就是从立项到最后的销售起码有100多个环节,这里面每一个环节都需要政府盖公章,这100多个公章的积累造成了非常大的寻租空间,拉升了成本。三、在所谓的公开竞价之下,土地价格飞涨,这样就加大了构建成本。这三项因素造成土地成本大幅上升。

    但是,这么贵的房屋,为什么有人会去买?那就要从我们的地产需求面来看,到底是什么样的资金在购买房地产。第一,因为中国投资的环境恶化,使得民营企业家应该投资而不投资的钱大量积累。按照我的研究结果显示,我们民营企业家的投资意愿不到先进国家的20%,而80%的闲置资金去了哪里?第二,腐败所形成的大笔贪污受贿款到底去了哪里?它不会凭空消失。第三是国际热钱。第四是老百姓的储蓄款。这四笔资金汇集成了全世界绝无仅有的“虚拟资金”。

    我的研究结果显示,地方投资环境的恶化所形成的第一笔资金和腐败所形成的第二笔资金是构成虚拟资金的主要部分。“虚拟资金”进入股市,股市就有泡沫,进入楼市,楼市又有泡沫。这股“虚拟资金”的出现造成了地产需求面市场化“过度”,因此两股扭曲的市场化现象纠结在一起使得房价居高不下,老百姓再也买不起房了。

    至于其他领域的改革,例如医改供给面的问题也是市场化不足,因为很多地区的民营医院和地方政府挂钩垄断市场,如果允许民营医院随意定价,那又是需求面市场化过度而形成垄断定价,两个扭曲的市场化纠结在一起,老百姓又看不起病了。

    同样的问题也出现在教改领域。中国的绝大多数大学控制在政府手中并列入财政预算,因此大学供给面是政府垄断,因而市场化不足,一旦允许大学随意提高收费,又是需求面市场化太过形成垄断定价,贫民子弟再也读不起书了。

    《中国经营报》:如何监管调控进入房地产市场中的“虚拟资金”呢?

    郎咸平:“虚拟资金”基本上是不可监管、不可预测和不可控制,也就是来无踪,去无影。我今年四月份左右去成都演讲。成都市相关部门告诉我成都市当时的房价是五六千元人民币每平方米。我就问:你们预估一下外来资金购屋的比例是多少?当时相关部门的回答是:大概50%吧。五月份左右,我又去了重庆市演讲,重庆市当时的房价只有2900多元人民币每平方米,而外来资金购屋比例只有10%。我在演讲中指出重庆市的房价当前没有泡沫。可是,在演讲的最后,我提醒听众的是:现在虽然是没有泡沫,但是只要“虚拟资金”一进入重庆房地产市场,房价将会立刻产生泡沫。话音未落,言犹在耳,重庆市最近提出一个有关城乡统筹的特区概念,这个特区概念一出来,大量“虚拟资金”立刻涌入,一个月之内房价几乎上升了10%。

    因此,中国房地产市场的供给面疲弱是因为“三项因素”提高了构建成本,而需求面的强势则是大量的“虚拟资金”所造成。由于这些因素和宏观调控的金融变数是不相关的,所以很难透过宏观调控来控制住这种供给面市场化严重不足,以及需求面市场化严重过度的现象。这也是为何宏观调控屡次失效的原因。值得提醒的是,这个“虚拟资金”和一般人所谈的流动性过剩不同,因为流动性过剩可以透过宏观调控而受到控制,但是“虚拟资金”刚好相反,越是宏观调控,就越打击投资意愿,就挤压出更多的“虚拟资金”。

    主要症结是“以钱(GDP)为纲”

    一个地方政府领导上台之后,可能他什么事情都不要做,只要卖地就可以了。

    制造业的本质就是不需要大学生。

    在很多时候,中国的经济是过热和过冷同时存在。

    《中国经营报》:不同的领域却产生了挤压出大量“虚拟资金”的相同结果。是我们的政策设计存在问题,还是在理念执行上出现了偏差?

    郎咸平:“以钱(GDP)为纲”的心态促使地方政府热衷于卖地。一个地方政府领导上台之后,可能他什么事情都不要做,只要卖地就可以了。卖一块地GDP就会上升一块,如果卖地的价格越高,GDP则上升得越快,领导个人的政绩也就越好。这也是为什么许多地方政府积极卖地,也只在乎用自己卖地收入充实财政盈余,对于老百姓的住房诉求则漠不关心。

    现在到医院看病,有些医生的第一句话已经不是你生了什么病,而是你带了多少钱?根据你带了多少钱来给你治疗。之所以这样问,还是因为“以钱为纲”的观念作祟。即使病人因为看不起病导致死亡,很多医院也无所谓,自己赚了钱就好。同样,大学提高收费也是“以钱为纲”。这笔钱去了哪里?学生读不起书怎么办呢?贫民子弟念书难这些问题没人关切。

    除此之外,中国大学生苦读四年之后为什么就业困难呢?国内专家学者做了很多错误的分析,包括专业不对口等等,其实真正的原因是因为美国、中国香港是以服务业为主的国家和地区,服务业才是真正需要大学生的行业。但中国是以制造业为主的国家,很多劳动力密集制造业从董事长一直到看门的,可能没有一个大学生。因为制造业的本质就是不需要大学生,而服务业的本质就是需要大学生。在教改“以钱为纲”的理念下,大学合并扩招提高收费,不但阻拦了农村贫民子弟上学的机会,而且还使许多大学生毕业后找不到事做。

    不仅如此,地方政府注重提高GDP中投资的比例,尤其是基础建设以及房地产投资,因此,其必然结果是将我们的社会资源大量地扭转到了一些特定的部门。这些部门包括地产、国企、钢铁部门,基础建设、形象工程、政绩工程等等,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些部门基本上都是使地方政府容易产生腐败行为的部门。资源大量地涌到了这些部门,其他部门就会缺资金。而这些其他的部门大多数是民营企业。

    所以,中国经济产生了一个非常特殊的“二元经济体系”。也就是在任何时候,中国的经济是过热和过冷同时存在。中国目前的股市也是反映了这种二元分化的现象,最近大盘股猛涨,这些大盘股包括了与过热部门有关的行业,例如地产、钢铁,以及替这些过热行业融资的银行股等等,而过冷部门的股票相对而言就显得欲振乏力。

    宏观调控必须跳出经济之外

    利率提高的结果,进一步打击了“过冷” 经济,使得经营环境更恶化,再挤压出大量的“虚拟资金”进入股市或楼市,而这也是为什么政府上午宏调,下午股价大涨的主因。

    《中国经营报》:我们当前的货币、财政等宏观调控政策的指向应是控制经济过热倾向。“二元经济体系”的存在是否会使宏观调控目标实现上打折扣?

    郎咸平:二元经济的必然结果是宏观调控失效和通货膨胀。

    第一,为什么宏观调控会失效?如果银行提高利率0.25%,这种提高其实不会对过热部门产生影响。“过热”部门所以“过热”,因为它“以钱为纲”,它只想推动GDP的上升。因此你的利率即使再高,这些部门照样会大量借钱。过热部门继续膨胀,但是“过冷”的部门就遭殃,“过冷”的部门大部分都是民营企业,他们的资金来源不是国有银行,大部分都是地下金融。地下金融的利率是非常有效率的。按照我的研究结果显示,地下金融的利率变动是官方利率的四倍。也就是当央行提高利率0.25个百分点的时候,民间利率应该提高1%。利率提高的结果,进一步打击了“过冷” 经济,使得经营环境更恶化,再挤压出大量的“虚拟资金”进入股市或楼市,而这也是为什么政府上午宏调,下午股价大涨的主因。在二元体系下,利率一上升, “过热”部门更热,“过冷”部门更冷。宏观调控失效,就是这个原因。

    第二个结果也是我们最关心的通货膨胀。去年年底我国粮食丰收,按照经济理论,农产品丰收,粮油价格应该下降了,但是到了今年一月份粮油价格上涨幅度为10%~20%。真正的原因是由于资源被大量误导到过热的部门,因此“过冷”的部门缺资金。政府必须增发钞票,而增发钞票的结果导致了全面的通货膨胀。

    我想以猪肉价格上涨为例来探讨猪肉价格上升的本质原因。原因无非是两个:第一,饲料价格上涨。第二,猪瘟。“猪瘟”的发生显示的是地方政府的失职,因为猪瘟不是靠农民来预防的,必须靠地方政府的公权力来防疫。由于农民养猪户也是某种意义上的民营企业家,猪瘟的发生、饲料价格上升就导致了“投资环境的持续恶化”。所以对于小养猪户而言,猪瘟和饲料价格的失控使得他的投资环境恶化。那么,在投资环境恶化的情况下他们的资金就会成为“虚拟资金”。因此宰杀大猪之后,就出现“后继无猪”现象。民营企业家不养猪了,那么养猪的钱去了哪里呢?养猪户抽出资金,形成“虚拟资金”进入楼市、进入股市。

    《中国经营报》:那么,在现有可供选择的宏观控调手段下,我们该如何化解经济领域“冷热不均”的矛盾?

    郎咸平:在中国要解决经济问题必须跳出经济圈才能解决,这就是***的道理,我们必须返回一个”以公正公平为纲”的路线上去。公正公平的含义不是每人拿一样的薪水,而是赋予每一个老百姓立足点的平等。也就是每一个老百姓都有住房的权利,看病的权利,上学的权利和退休的权利。什么叫小康社会?绝对不是在“以钱为纲”理念下所谓人均800美元就叫做小康社会,而是每个老百姓住得起房、上得起学,看得起病,退得起休的社会才是小康社会。只有在公正公平的基础上,才能继承邓小平先生“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理念,继续开创中国改革开放第二阶段的经济发展。这就好比发射火箭一样,当第一节火箭燃料用完后必须扔掉,继续点燃第二道火箭,而其目的就是进一步发展经济。

    现在,我们所处的自然环境每况愈下,我们传统的伦理道德也不断地缺失。

    因此,胡 锦涛总书记所提出的“科学发展观”以及“和谐社会”的目标在此刻显得意义特别重大。因为“科学发展观”就是给我们一个适合人居的自然环境,而“和谐社会“就是给我们一个适合人居的社会环境。

    记得今年8月我在合肥演讲时,现场听众的反应让我感动。我大声地询问现场千余名来宾,“你们想不想有一个上得起学、住得起房、看得起病、退得起休的公正公平的小康社会呢?”“你们想不想生活在一个以科学发展观为目标所建立的自然环境,以和谐社会为目标所建立的社会环境呢?”现场听众如雷的掌声,让我动容,我们全体百姓正在期待以胡 锦涛总书记为核心的领导人开创一个新时代。

(作者:刘晓午)

    郎咸平简介

    1986年,郎咸平在美国宾西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以创世界纪录的两年半时间连拿金融学硕士和博士学位。曾经执教于多家知名的商学院,其中包括沃顿商学院、密歇根州立大学、俄亥俄州立大学、纽约大学、芝加哥大学等,现任香港中文大学最高学术级别的(首席)教授。

    郎咸平语录

    我反对“国退民进”,即使企业家干得再好,也不能把企业送给他!

    国有企业所有人缺位,是经济学家拍脑袋想出来的。

    香港人只在乎股票赚多少钱、房地产什么时候涨,你在那里谈深层次的理念,人家不想听。于是想“转战”内地。

    我是一个喜欢生活在闪光灯下的学者。

    我讲一句大话,假如哪一个企业家的所作所为是我郎咸平看不出来的话,我从今天开始封剑退出江湖!

    我是一匹来自南方的“狼”(郎)。这个社会历来不欣赏这种做派,而喜欢中庸、四平八稳。所以我这几十年走得比较辛苦。

    保姆论:保姆把主人的家收拾干净,却摇身一变成了主人。所谓收购,用的还是主人的钱(向银行贷款)。政府的行政干预确实应该退出市场,但并不意味着国有资产就应该退出市场。

    我的心是寂寞的,利剑挥砍不是我的专业。


 


http://s12.album.sina.com.cn/pic/591938700200198b
 

http://s1.album.sina.com.cn/pic/591938700200198c

2007-08-24


陆新之

一个发展中国家依靠产业垄断的商人,财富超越了靠技术敛财的盖茨。7月初的这个消息并不能让人愉快。
随之而来的进展稍微令公众安心。刚刚登上全球首富宝座的墨西哥电信巨头卡洛斯·斯利姆·埃卢可能首富地位不保,墨西哥政府准备以妨碍自由竞争为由对其展开调查。消息传出,斯利姆旗下公司股价应声下跌。
7月3日,墨西哥权威网上财经杂志披露,斯利姆的财富已经猛增至678亿美元,一举超越比尔·盖茨,成为新的世界首富。这位疑似世界首富的生意很多,包括烟草、互联网服务、保险、银行、购物中心、餐饮、音像店、汽车配件、电子、钢铁水泥业甚至航空公司等。这一世界新首富虽然远远不如比尔·盖茨知名,却更具争议,多次被媒体放入讽刺漫画,指责其靠垄断敛财,阻碍国家经济正常发展,侵害消费者利益等。
虽然很多人不喜欢盖茨,但是现在,更多的人对于卡洛斯·斯利姆·埃卢反感。
为什么偏偏是这个斯利姆能够迅速积累财富呢?这不是胡润富豪榜那样估算出来的。而是21世纪以来的市场趋势导致。
在2001年,如果有人对你说,七年之后原油价格每桶突破60美元、金价会回升至差不多每盎司700美元、粮食价格连年高涨、刚刚泡沫破裂不久的道琼斯指数又能上升至13,500点,你一定会认为此人是疯子,或者是那些一味鼓吹中国威胁论的假洋鬼子分析师。
在2001年,如果有人对你说,THINK PAD笔记本会变成联想的品牌,万科一年卖房子的销售额能上到300亿元,工商银行会成为世界上头几大市值的上市公司,你也会毫不犹豫地把他视为股评黑嘴或者传销妄人。
不过,这些却是过去数年间已经陆续发生的事实,且没有迹象显示,这种强大的全球化下资产价格升涨的趋势在不久的将来会有所改变。
在资源产品价格节节上扬之时,相应地,垄断产业的营业额和利润也不断暴涨。不仅仅是墨西哥电信产业的垄断定价,某些大国的电信公司一年利润,相当于其他数百家上市公司利润之和!当然,我们不排除,这样的巨额收益之中,有电信公司之中的经理人本身的企业家精神和企业家能力的因素,但是,这些经理人的贡献产出,和该公司因为垄断地位而带来的收益,似乎远远不成比例。
斯利姆的世界首富,就是这种双重形势下——资源能源产品涨升与垄断加剧——的产物。
不过,确实很难想象,在21世纪,哪一个良性经济发展的大国,还会有这样的跨行业垄断财阀出现。过去半个世纪声名狼藉的裙带资本主义,在东南亚国家都遭到压力,但是现在由斯利姆式的成功来看,裙带资本主义似乎在拉美找到了繁衍的乐土。
回头看一下熟悉的人物例子。在香港,李嘉诚旗下的多个产业,因为涉及多个民生行业,十年来财富增加很快。相应的,香港社会对李氏集团的批评和监察也相应尖锐,带来一定的制约。故此,李嘉诚年近八十,也经常要在乎公众的感受,向社会做公关工作,强调自己对社会“有爱心无野心”。在香港这样特殊的岛城,垄断集中即使难以避免,也至少有一个制衡的体制可以作为奥援。然而在墨西哥,斯利姆在产业领域的横扫千军和铁锁横江一再得手,墨西哥社会对其制约力量甚少,造成所谓尾大不掉的两难处境。垄断利润如此集中在个人财阀手中,对于当地本来就不富裕的社会,已经是一大隐患。
当然,刻下的中国社会,尚不存在有斯利姆这样的财阀。过往数年,一些凭借多元化掠夺式发展的财团如德隆和格林柯尔,本身实力有限,陆续因为无法获得垄断地位和超额利润而导致整体崩塌。这方面的担心暂时还不太需要。
但是,大量带有垄断性质的资源能源类大集团的演化就同意值得警惕。这些巨头,一方面缺乏有效竞争,另一方面社会也不能对其形成有效监督。不管所有制如何,这样垄断企业的存在,必然导致各类取费逐年上升,社会的综合成本在不断抬高。这也不断影响到公众的生活品质,更加危险的是,垄断寡头的存在,将会为社会的不公平埋下隐患,贻害无穷。
作为一个世界上未来潜力最大的市场,中国目前正处于一个各种力量万马奔腾群雄逐鹿的局面。然而,在防范私人财阀的扩张的同时,更加需要警惕裙带资本主义的泛滥和垄断企业的过分壮大。
某种意义上说,中国富豪榜上,多一些张茵式的实业家,方是社会之福,同时也能够使企业家自身的安全系数增加。否则,就很容易造成双输。但是,中国那些意图成为斯利姆的商人们会明白这一点吗?

2007-08-22

而在2007年的夏天,在房价如汹涌潮水一再扬升的这个炎夏,

刘凯君的《开盘》粉墨登场之际,三十余篇序言,端的是一场事先张扬的地产2.0行为艺术。

开盘先开会,卖楼先卖书。这两句半通不通的归纳,倒也非常切合时下地产行当之中的营销思路。既然是刘凯君前后十年的力作和盘托出,那么,就必须辅助以一场轰烈的业界事件。
因此,也就有了这样一本三十余篇序言的前无来者的地产文本。
    一本书会有多少本序言?
在地产1.0时代,应该是两三篇,多不过四五篇。老手、专家上阵吆喝。或者是一些不太有关系的名人在纸上站台。
而在business 2.0时代,一切正在潜滋暗长地颠覆。
“消费者真的需要每一间房都有海景吗?”这是一个海滨城市的房地产董事长的提问。他问的是一群来自于海外的洋设计师。他提醒这些业已操作过数十个项目的专业人士要注意,今天能够购买千万元级数别墅的中国人,不会简单地满足于能够看到海,或者花园里面有一株小树。消费者同时更加关心自己个性化需求的满足程度。
市场经济的中国商业社会之中,尤其是卖方市场房源紧俏的这几年。“消费者”这个词,常常是弱势群体的代表。所谓“以消费者为中心”,往往就是营销时代最虚伪的道理。在过去,企业肯定是高高在上的,无论其怎样装扮得亲民,消费者还是被灌输和引导的下层大众。
但是,正在来临的business 2.0时代,消费者的话语权因为网络的出现而得到前所未有的强化,消费者和企业的关系正在悄然发生不可逆转的改变。
“产消者”这个说法是托夫勒在36 年前的《未来的冲击》一书中提出,未来的商业世界,有人预言,将不会再有纯然被动的消费者,而是生产(producing)和消费(consuming)融合成一个词:产消(prosuming)。其在新产业价值链的任何一个环节,企业不得不将消费者纳入其中,让顾客成为决策者的一部分。
回头看人人都懂得说的“消费者导向”的价值取向普及不难,但是关键不在于价值取向,而是如何实现这个价值取向。以一度竞争最为自由也最为激烈的家电业为例,越来越多的人认为,只有终端才能够贴近顾客,而不是其他。
在这样的错误认知下,渠道商不断地拓展规模,不断地构建“超级终端”,不断地扩张疆土,以短短几年间积聚的力量,开始了全国性的布局,并以这样的地位挑战了制造商的威信。但是,就像陈春花教授冷静指出的,事实上,顾客(也就是消费者)既没有跟随产品制造商,也没有跟随服务零售商,顾客只是顾客,“顾客是在顾客自己那里。”
正在逼近的business 2.0时代,将是体验、互动和扩散的商业碰撞。“体验性”和“参与性”一定会改变“生产者”与“消费者”的关系。在business 2.0时代,只有“组织者”和“参与者,角色被打散重来,整个产销过程,变成为一场企业与消费者共同参与和决定的游戏。
因此,小到一盒牛奶,大到一栋别墅,在今天和可见之将来,都已经对于传统的销售方式提出新要求。那些正在绞尽脑汁研发自己的产品的开发商们,要注意了,没有消费者的参与,你们的努力,可能什么都不是。就像刘凯君的本书,如果没有一众粉墨登场的三十余篇吆喝,那么,后面六部分十年勾沉的力作,也会略显逊色。
当然,作为本书的具体操作承办人,我得为这个庞大芜杂的序言部分负责。而至于本书的名字《开盘》,也是本人在比稿之中的建议,侥幸能够最后入选,多少有点开盘抽签得中的欢欣。
现在,请大家一起进入惊心动魄又文辞旖旎的《开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