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7-10-31

陆新之

英超联赛虽然今年在内地的直播有了新花样,但是一样不会减少大家对曼联、阿森纳、切尔西和利物浦等豪门的关注度。
这英超的四大球队,除了球星多之外,四个教练也都有明星相,弗格森、旺热、穆里尼奥和比尼迪斯各有特色,也各有不同战略战术,每次看他们在比赛之前互相冷嘲热讽,有时比起很多比赛都好看。

油王用亲信弃名宿

不过,除了精彩之外,豪门俱乐部的管理也一直是个老大难问题。这次就来讨论一下切尔西高管危机。且说切尔西在欧冠杯主场逼和弱旅洛辛堡之后,酷教练穆里尼奥在廿四小时内辞职。而空缺由球会的现任技术总监格兰特补上。此君乃是球队大老板阿布的老友。不过,连赵本山都知道,穆里尼奥在足球世界的战绩,远远超越这位格兰特先生。以他领导切尔西三年,就两次得英超冠军,一次亚军,一次足总杯冠军,两次联赛杯冠军,两次打入欧冠杯四强,战绩十分辉煌。而格兰特呢?值得一提的就是以色列人,做过以色列国家队教练领队,以色列联赛的俱乐部教练,而且也没有听过什么显赫战功。
穆里尼奥为人外表傲慢,经常词锋锐利,在球场边激情澎湃,对老板来说可能不爽,但是绝对为媒体最青睐的娱乐性丰富人物。少了他,不仅是球会的损失、球迷的损失,也是传播媒体的损失,更是英超联的损失,连英国新首相都感慨说觉得可惜。当然,石油大亨阿布做生意有一套快刀斩乱麻的方式,三年来,始终不欣赏这位葡萄牙人的稳守求胜方法,所以切尔西缺乏曼联,阿森纳那种水银泻地的攻击型漂亮足球。所以公开版本是说,切尔西虽有战绩,老板始终不高兴。但是,换上以色列人做领队,能有多少改善?好难说。实在很难让人摆脱阿布缺乏容忍人才之量的疑问。
油王阿布赶走穆里尼奥,地球人都以为,他会聘请一些名宿来接任。例如,率领意大利取得世界杯的教练里皮,或者上一个赛季皇家马德里的冠军教练卡佩罗,这两位绝对是足球界重量级的CEO人选,而且赋闲在家,无合约在身,很适合领导切尔西班的这些大腕球星。不过,看来天下的老板都喜欢好说话的部属,所以用亲信格兰特,大家也不应该感到意外,但长远来说,切尔西缺乏有实力的领导者,怎么与曼联、阿森纳和利物浦争一日长短呢?

股东型大老板左右大局

当然,切尔西穆里尼奥离队,震动世界球坛,岂止足球界人士讨论,人力资源专家亦指指点点有话说。一个意见是,打工仔要懂得妥协,在适当时候听从上司指示,但亦要坚持个人宗旨,做觉得正确的事。还有专家说,如下属不得老板欢心,不如转工,但打工仔最好仍是努力苦干,避免与老板直接冲突。
在现代企业里面,如果不是汇丰银行这种真正的超级大企业,能够所有权和经营权彻底分离的话,只要大股东也参与公司管理,那么,老板当然永远是对的。
威风如穆里尼奥,以业绩表现而论几乎完美。他今年只有四十四岁,重要奖项之中,只差欧洲国家杯与世界杯未能问鼎而已!但一山难藏二虎,一间大公司,常常难以容纳两个都有主意的强人。结果要离开的,当然不会是股东大老板。著名球评称穆里尼奥辞职,为切尔西集体自杀。说阿布简直莫名其妙。打工仔做不好,会被炒。做得太好,一样会被炒,例如皇家马德里的冠军教练卡佩罗,即使拿了西甲冠军之后,但是会长看他不顺眼,一样要走人,现在穆里尼奥都难逃一劫。究竟职业经理人如何自处呢?要做到弗格森和旺热两位这样出神入化,地位稳如泰山的CEO,不仅要有才气,有运气,兼碰到一个容忍力好高的老板,三者缺一不可。
其实现在阿布面对的危机重重,今季以后用格兰特领军,明星大将们关系难处,一旦新帅无法驾驭这群大腕,到明年一月的转会期,出现各自高飞情况一点不稀奇。从来团队都是组成难,分拆容易。俱乐部球队和公司团队一样,也需要磨合才能渐入佳境。一旦本赛季切尔西大幅人员流动,大老板即使有再多的金钱去豪赌,去抢购明星,也很难取得立竿见影的效果。
油王一怒解雇名教练此举,是否会演化为双输之局,值得管理人关注。

此文原载于《董事会》10月号

2007-10-30














把握新一轮经济转型的商机











































  经济正在大洗牌,很多霸主的地位在动摇

  ■ 文/陆新之


  不管是否愿意,中国经济正进入另一次转型期;近三十年来主要由出口和投资推动的经济,正逐步转向内部消费为主。


  低附加值工业面临淘汰


  为避免上世纪90年代日本经济大衰退或1997年东南亚金融风暴在中国重演,政府正一步步配套措施,力求将劳动密集型项目如纺织业、成衣业、玩具业、家庭用品制造业等过去推动中国工业化的主力,转型为高增值项目。不然,迟早难免淘汰命运。这类不易面对的局面,往昔的日本及东南亚最后也得处理,相对来说,它们的转变更多由市场力量推动。而政府居安思危,“十一五”规划起,低附加值工业在中国境内的生存空间都在转化。珠三角曾经辉煌的制造业,现在正遭遇淘汰过程,无论由市场力量主导或由政府主导都好痛苦,亦好无奈,只能主动求变求存。


  商海沉浮,不进则退


  笔者在上世纪90年代初走访过一些年赚百万元的公司,当时他们的掌舵人确实非常了不起,但到了今天,幸存下来的某些企业老板,仍然不过是年赚百万。


  上世纪90年代,我亦认识许多被看作非池中物的政学界朋友,他们下海之初,想法一流,臧否商界,往往令我醍醐灌顶,大有收获。但 2007年此际回顾,又发现他们未有太大成就。个中理由,看来还是因为他们确实能想,但是确不能干,甚至是不敢干!与此对应的是,也有一些突然暴发者,第一桶金或者机缘巧合,上世纪90年代控制资金千万元计算,很有实力。但他们做生意往往凭一时高兴,计划缺乏,过程失控,十个项目,十个烂尾。其中一些名字已经成为大败局等教学案例中的典型,至今大牛市时想起那批枭雄,仍然让人唏嘘。他们虽然敢作敢为,或者能干,但是任意妄为,不识大局,想得太少,或者根本想错方向,焉能不败。


  旧霸主动摇,商机无限


  回看过往短短几年,一样有很多企业家大展身手的去处:


  2001年,中国原材料出现短缺而依赖进口带来机会。2003年非典之后,压抑的购房需求逐步爆发一旺五年!2005年中国进出口贸易大增,能源资源行业价格直线上升。2006年开放市场,航空业、金融业及零售业增长浮现。


  2008年后的商机更大。经济大转型,相当于大洗牌,以前的很多霸主和龙头地位动摇,正是更多挑战者把握时机发力的机会。13亿人口的市场越来越开放,能想能干者,自然有办法走位取势,微妙之处,值得细细体味。


  * 作者为财经作家,长期致力于研究中国商业环境和企业案例。luxinzhi@gmail


 

2007-10-29

安定门内的南北锣鼓巷,曾经是我到净土胡同上班的必经之路,想不到如今被改造得如此小资。

http://s5.album.sina.com.cn/pic/5919387002001f8s

http://s7.album.sina.com.cn/pic/5919387002001f8u

2007-10-25

吴****曰:30年来,中国的道德社会是个不断沉沦的过程。商业代替了很多其他的价值观念。这是一个不让人留恋的时代。但是几乎每一个当代人,都是对他所生活的时代不满的。这就是历史学家和知识分子所谓的“对比的立场”。你可以看到,古今中外的历史学家和知识分子无一不是对他们所生活的时代忧心忡忡。再过几十年,我们回头看看这段历史,这30年其实也不是那么重要。生活在哪个年代,也不是那么重要。














吴****串起企业史的碎片

2007-10-18 15:27:09
本报记者钟蓓/文

    尽管任何一段历史都有它不可替代的独特性,可是,1978年—2008年的中国,却是最不可能重复的。在一个拥有13亿人口的大国里,僵化的计划经济体制日渐瓦解了,中国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试验场,在众目睽睽之下,以不可逆转的姿态改变着中国社会。

    2004年7月,在哈佛大学做访问学者的吴****决定写下点什么,纪录中国企业走过的30年。当时,关于中国企业的记载是零乱而分散的。当他作为一个中国人、中国学生听到教授们在欧美甚至印度的企业案例中旁征博引时,除了感到中国企业研究的薄弱,也许还有一些遗憾的情绪——毕竟,中国还没有完备、系统的企业案例数据库,哪怕是可能完整的历史描述。


    “它如同一个巨大而沉默的使命平空而降,庞然而无声地站立在我的面前,俯看着我。在那场夹杂着英语与汉语的讨论中,我知道自己已无处可逃,未来四年的劳累似乎是命中注定。”


    决心并不只是因为一时的感慨。早年吴****就任新华社财经记者,他的工作经历使他对中国一线的企业、企业家、企业职工有了感性认识的积累。1991年,他去贵州农村采访,那时的中国经济还是一片死气沉沉。1992年,随着邓小平南巡,中国经济开始发动潜力,财富的机器开始启动……


    “商业社会的中国,必须梳理清楚它的商业史。否则很多问题无从谈起。”吴****说。


    ▲▲▲精英史、碎片、当代书写的企业史


    《青年时讯》(以下简用问):怎么想到写《激荡三十年》?


    吴****(以下简用答):中国企业30年的发展脉络不是很清楚,我最初就是想把企业的脉络梳理出来。写到后面,我认为公司变革的30年就是国有、民间、跨国三种资本不断较力的过程。这也是我的企业史的逻辑框架。


    问:《激荡三十年》出来以后,最大的质疑是认为您对企业史的理解过于简单,中国问题远远不是三方较力可以解释清楚的。


    答:书写好后,评论众多,我不是很在意。


    每个人对历史的解读是不一样的。我们当然希望看到一个复杂的公司历史的面貌,但是复杂的书写出来以后,读者是不是都看得懂呢?


    我以为,中国改革的背后并没有一个非常复杂的经济逻辑。写这段历史时,我越发感到它的中国特色。一个偌大的国家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这在世界上只有两个国家。中国并没有走苏联的道路,我们走的是中国道路,避免了巨大的动荡。


    我在想,如果《激荡三十年》往价值观的方向写,这本书很难出版的。读者能看到,书中有些地方是欲言又止。在目前中国的状况来看,很多事情说破,会引起思想上很大的混乱,我认为,对目前中国经济变革的总的反思,时间还没有到!所以有的经济学家现在做反思,做价值判断,自然会引起人们的非议,而且也容易使人的思维走向极端。


    我的目标就是能让《激荡三十年》最终出版。


    问:简化逻辑是写作策略决定的吗?


    答:策略是一方面的因素。我认为最重要的是,书中提到的很多事情,我没有下结论。很多结论,留给读者看过书后自己去思考。看热闹的看热闹,看门道的看门道吧。书中涉及到很多历史时刻的断点,读者就会想,“为什么他到这里就不写下去了?”在我看来,如果再写下去,就不是我要写这部企业史的初衷了,而且可能书也无法出版。


    问:站在当下,给企业写史,会不会很冒险?


    答:我们现在能看到的历史,有一半都是当代史的写作。司马迁也是在他生活的时代写汉代的历史。历史本身有很多种描述的方式。


    《激荡三十年》的副标题本来是“中国企业史1978~2008年”。后来在出版的时候,我们去掉了“史”这个字。对于这个问题,我和助手、出版社都有讨论。最后,大家决定还是把“史”去掉。到底这本书是不是一部历史,还是要由读者来说。我希望中国的历史再过20年后,《激荡三十年》是被大家选择的其中一本历史书。我写作时的心态很平和。


    ▲▲▲“中国企业史就是小人物不断崛起的过程”


    问:《激荡三十年》是精英史,它对低层民众的关注是不是太少了?史景迁的《王氏之死》写的是小人物;威廉·曼彻斯特的《光荣与梦想》写了无数美国底层的小人物。


    答:史景迁的《王氏之死》虽然写的是一个小人物王氏,但她的故事也是被放在一个大王朝背景下讲述的。而史景迁写得更多的是帝王的故事,比如:雍正、康熙。威廉·曼彻斯特的《光荣与梦想》虽然写了很多小人物,但是他的故事构架还是总统们,总统选举的时间线索串起了整个故事。而如果抛弃这个框架,历史是模糊不清的。叙述历史,需要标志性的事情建立叙事坐标。


    其实,我写《激荡三十年》已经关照到很多小人物,而中国企业史就是小人物不断崛起的过程。1978年中国企业开始改革,那时候是没有企业家阶层的。那时候,大家都是平民,都是拿一样的工资。企业家从草莽中诞生。


    问:企业史里讲的是企业间的竞争,“适者生存”的丛林法则。企业史的特质与历史记载本身所期望达到的人文关怀、道德关照是不是很矛盾?


    答:几乎每一个当代人,都是对他所生活的时代不满的。这就是历史学家和知识分子所谓的“对比的立场”。你可以看到,古今中外的历史学家和知识分子无一不是对他们所生活的时代忧心忡忡。再过几十年,我们回头看看这段历史,这30年其实也不是那么重要。生活在哪个年代,也不是那么重要。


    ▲▲▲“集体的堕落是不存在的”


    问:你说“即使要站,也要站在富人堆里”。你对金钱、对财富的态度与你为企业写史的取向是一致的?


    答:金钱的充足,让我心态平和。只有你对富人没有太大的仇恨,你看问题,才不会带着一种革命的心情。正是因为如此,我写《激荡三十年》时,对于“富裕”没有情绪,我很平静。


    我相信马斯洛说的,人有5个层次的需求。只有肚子吃饱了,才有精神上的需求。


    我对富人阶层,中国的中产阶层还是抱有希望的。当这个阶层达到一定数量时,他们中必定有一些人会思考形而上的问题。集体的堕落是不存在的!在历史上,也没有出现集体的堕落。


    问:那是因为“集体堕落”没有发生过。


    答:不。直到今天,我依然认为这30年是人类历史上很普通的一个年代,它一点都不特殊。任何国家,只要不发生战乱,平稳发展30年,也会有这样的成就。


    ·个人简历·


    吴****,1968年生,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系。财经作家,哈佛大学访问学者,“蓝狮子”财经图书出版人。常年从事公司研究,现任职于东方早报社。主要出版作品:《大败局》(2001年)、《穿越玉米地》(2002年)、《非常营销》(2003年)、《被夸大的使命》(2004年)、《激荡三十年(上)》(2007年)。其中《大败局》被评为“影响中国商业界的二十本书”之一。

http://s7.album.sina.com.cn/pic/5919387002001f1i

http://s8.album.sina.com.cn/pic/5919387002001f1j

欢迎网络转载我博客上的郎咸平教授信息和图片,但请全文转录,并且附上原来的本博客链接。平面媒体采用请先联系。

http://s1.album.sina.com.cn/pic/5919387002001f1c

“原复生”是个笔名,以前是蔡东豪,现在重出江湖的应该是他的学生。角度有趣,值得借鉴。但是财务分析的力度就不如从前远矣。

http://s2.album.sina.com.cn/pic/5919387002001f1d

陶杰已经不是第一次推荐了。不管喜欢其立场与否,但是视野和触觉,对时下“单向度”的年轻人是很好的补充。

2007-10-23

http://s6.album.sina.com.cn/pic/5919387002001euh

    http://s7.album.sina.com.cn/pic/5919387002001eui 


    十月份以来相当忙,忙的事情中包括着一本重要的书。但自己几乎是看书看杂志的时间都没有了。

所以这边更新也慢。很多文章要等报纸杂志首发了才能贴上来,让来访的朋友们失望了。

当然,最近也收到很多好书。但斌的《时间的玫瑰》很有意思,花荣的《操盘手》也颇为曲折。还有每期的《体育画报》,程益中老师主政的这本刊物,做得很漂亮,仅仅是标题和图表就很抓人注意力,等忙过这一段,再来详细翻。

还有一本厦门出的<<搜街>>,连续好几期的版式很生动,效果好得远超出我的预料.

另外备注一笔,正式戒烟已经半个多月了,这次估计会彻底。

2007-10-22

韩方明

有比利时的大企业朋友来中国考察营商环境,回程途经深圳与笔者见面的时候,直言行程所见。他称,除了经济高速增长之外,也发现不少令人不愉快的景象。某些在过去”中国制造”年代因为机缘巧合暴发起来的商人,其行为依然不脱”奸商”和”刁民”本色,实在是中国经济全球化之中的不和谐之音,有点让人大倒胃口。

意大利的出版物Gnosis网络版2007年第1期发表了一篇针对中国商人侵犯知识产权的报告。该报告警告:一种”黄色危险”(或 “黄种人危险”)正通过互联网传播,而此危险的表现之一就是工业间谍。该报告援引了一家国际计算机安全公司的开办人的如下言论:”曾几何时,为了复制产品,中国人来到西方对鞋店或时装店的橱窗拍照。现在,取而代之的是,他们直接从生产者的服务器中窃取设计,并因此能够在真品商业化之前将一种假冒商品推向市场。”

一个多月之前,中国有汽车厂家”仿冒”德国宝马、奔驰事件被炒得沸沸扬扬,德国媒体反应十分激烈,甚至将此事上升到了民族道德的高度。除了大大小小的媒体连篇累牍的报道外,德国发行量最大、历史最悠久的新闻时政类杂志《明镜》周刊在最近一期报道中,以封面文章刊登了长达14页的罕见长篇报道,将中国汽车抄袭、黑客入侵等串联在一起,直接谩骂中国为”小偷之国”"黄色间谍”。这种无良企业的行径,实属给国人丢脸。

笔者一直关注中国企业现状,曾经走访过多家珠三角的所谓高科技公司,也曾看出了一些端倪。上述的意大利报告之中提到的公然窃取机器设计的现象,确实存在。部分企业主利令智昏,明明自己没有技术,却偏偏想发财。于是,就想出鬼主意,到海外购买几台别人的机器,然后去掉外壳,包上一个国产的铁皮机壳,打上乡土色彩浓郁的商标,就敢冒称是替代进口的自主研发创新产品,一方面欺世盗名向政府骗取研究成果资助和各种名堂的荣誉,另一方面大肆仿冒兜售客户牟取暴利。

一些小资白领购买仿冒的名牌手袋和腕表,虽不值得提倡,但是尚可理解。相比之下,这些企业家,公然侵犯知识产权,视他人的技术产品于无物,使出此等下作手段以图利,就如同玩火了。商业社会本来就是信用经济,无视海外同行的研发成果,践踏国际商业规则者,迟早会露出马脚,到时候难免受到市场和法律的惩罚。
此种小偷和骗子企业家,其出发点是利欲熏心,行为的特征是利令智昏,每每以小聪明意图欺骗天下人。例如,有一家原本是做代工的小企业,在新加坡和美国,不过是在律师事务所内注册了个一元钱的壳公司,结交了一两个当地落魄失意的商人,就敢”包装”成为亚洲和北美研发中心,对外自称投资若干,标榜正在打造多少国际专利。而真的给人多问几句,就顾左右而言他,回避要害。到底自身是干什么的,靠什么盈利,有那些核心竞争力,有多少靠侵犯盗窃别人专利技术而不当得利,均经不起推敲。恐怕这些自以为企业家的小老板们,要及时见好就收,早走正道。市场经济百多年的历史已经证明,不按照牌理出牌,不按普世商业规则运作,公然破坏一般商业利益者,迟早是会被被淘汰出局的.

前一段时间新加坡<<联合早报>>的一篇社论在谈到中国商人的道德诚信问题时,曾有一句”不诚实已是这个国家和民族的商人的基本品格”,此话似乎是言重了些,但也让确实我们很难理直气壮地争辩。

(作者为投资银行家,现任全国政协委员。)

2007-10-19

陆新之
在《天下无贼》里面,葛优饰演的老资格“专业人士”,对于打劫派非常不屑,斥之为“没有一点技术含量”。而由地产热潮引发的更为火热的社会舆论之中,不时有人质疑开发商自身的“技术含量”太低,甚至有极端者叫嚷要取消开发商。而在效益短期迅速套现的同时,开发商完全有必要思考自身的未来走向,至少,要学会不断提高自己作为企业的“技术含量”。
在国际知名咨询公司博思艾伦的大中华区总裁谢祖墀博士10月才面世的新著《方向——中国企业应该学习什么?》之中,这位0多年从事管理咨询和国际优秀公司高层管理工作的专业人士的理性分析对于地产从业者应有启发。他指出:“房地产行业是一个与政策和宏观经济有着极其紧密联系的行业,开发商要有敏锐的观察力和精确的判断力,同时房地产企业也是一个生产实体,其产品需要符合像一般的产品那样适应消费者需要的属性,在项目开发的策划上需要有独特的地方,一个优秀的房地产企业,应该是具备这两方面能力的。”确实,放眼国际的开发商主流,像特朗普那样喧哗的始终少数,绝大多数房地产企业之间的竞争不再是单个项目的竞争,而是能力和经营理念的竞争。尽管有些企业仍然可在一两个项目上赚钱,但是只有一些具备综合实力的企业才能够保持长期经营的稳定性,才可以基业长青。
实际上,对自己负责的房地产企业,必然要压抑企业的投机冲动,而将更多的资源用于企业内部的组织决策环节,例如,深入思考如何通过制定稳定的战略,改进项目挑选流程和融资结构。
一个企业就是一个体系,一个稳定的体系是有战略定位、品牌和组织文化的。对于企业,尤其是现在住宅不愁卖的房地产企业而言,建立稳定合理的架构,设定正确的战略方向,比短时间内几个项目所带来的超额利润要更有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