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8-01-31

美国FBI官员29日表示,他们已对14家公司立案进行刑事调查,调查包括潜在的违法行为,如审计诈骗和内幕交易。此举为打击不当次优贷行动的一部分。

  路透社报道,FBI经济犯罪署署长尼尔·鲍尔(Neil Power)称,调查对象包括开发商,次优贷借款机构和由券贷、投行持有的公司。他说,“目前,14项调查已着手展开。”据官员介绍,调查案件也包括不规律次优贷市场中的个人贷款。FBI金融犯罪科的主官莎朗·奥姆斯比(Sharon Ormsby)说,“我们预计明年的可调息抵押贷款率会重新调整,这意味着抵押公司的欺诈案会增加。”


  FBI与证券交易委员会协同调查公司案例,这发起了对次优贷市场危机的三十多起民事调查。据官员介绍,两家机构的部分调查是重合的。


  证券交易委员会的调查包括瑞士信贷银行,美国投行摩根士丹利,美林,贝尔斯登和债券保险公司MBIA。


  证券交易委员会已组成次优贷内部调查小组,他们将调查金融公司如何为抵押品证券定价,以及他们是否应提前向投资者告知下跌的政券价值。


  早些时候,纽约布鲁克林的律师和FBI对两起和抵押品有关的对冲基金进行了调查,贝尔斯登公司的这笔基金在2007年夏天垮台。


  各州调查也将进行。公司调查是FBI打击违法次优贷行动的一部分,其中也将调查贷款发放中的欺诈行为。


  目前FBI有1200例已经启动的案件,比2006年上升了40%。据官员介绍,其中的321起都是刑事诉议。“次优贷危机在减退,但抵押品欺诈案件却在上升。”奥姆斯比说。


  由于贷款人对自己的抵押品资质撒谎,造成了部分贷款发放的欺诈案。鲍尔称,此类案件中的80%都有欺诈行为。特别问题地区包括加州,德克萨斯州,亚利桑那州,佛罗里达和中西部地区。


2008-01-30

在内地喋喋不休争论是否房地产拐点出现的时候,美国次级贷款暗涌横流,一个财经记者丹尼尔.格罗斯在《新闻周刊》提出一个新观点:美国经济衰退将成为世界经济格局一个“拐点”,美国带领世界时代将结束!

    虽然他没有在美国的中央电视台宣布,但是这几天看来,西方世界还真是对美国拐不拐这个事情特别在乎。 



    一只脚尚驻在过去,一只脚已踏入未来——中国是全世界最盛大的开端,也是最伟大的转折。

                               —–《10亿消费者》(One Billion Customers)



    这本书不厚,在2008年一片混乱开局的时候看,特别容易吸引注意力。    

    在《即将来临的经济崩溃》一书中,李柏博士证明了美国乃至世界正面临着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个危机意味着严峻的经济困难形势;而对于投资者来说,这个危机则意味着千载难逢的发财机遇。本书通过细致入微的研究和分析,揭示了在政府、华尔街、石油工业以及学术界领导者们身上所存在的集体性盲目。正是这种集体性盲目使他们对于近在咫尺的危机视而不见——以至于我们几乎要错过了解决这场危机的大好时机。
    同时本书还试图解答,在不久的将来如何使投资者——个人或企业获得更高的收益,其中包括在即将来临的经济危机中如何调整企业或个人的投资方向,剖析了在未来五年股市中最赚钱的行业,以及国家产业政策在这场危机来临之前该做何调整,而对于今后三年的高收益长线投资项目有哪些以及中国的投资机会在哪里等问题,作者也将把答案一一呈现给本书的读者。
    《即将来临的经济崩溃》是为了避免一场几乎必然要发生的灾难而发出的振聋发聩的一声追问——在这个重构秩序的时代中,我们所面临的选择只有两个:要么就是贫穷,要么就是财富。

2008-01-29

 谁来为上周拍电影?

《信报财经新闻 》崔少明 2008-01-28


  上周刚讲过「黑色的一周」,不料接着的一周,港股倍加疯癫,几乎刷新所有的纪录,今后相信也难得一见。


  周二和周三先后创下恒指下跌与上升最大点数的纪录,一日的波幅超过两千点,相当于一成市值。周四就更神奇,一日内两次狂升暴泻。据报道,先是上午在港股直通车的憧憬下暴涨,下午二时五十五分上到全日高位,较前一天升近九百点。但五分钟后,法国兴业银行交易员以四十九亿欧罗创下历史上个人最大亏损的消息曝光,恒指随即在五分钟内急跌近八百点。其后的八分钟内,有人趁机捞底,恒指反过来倒升六百点。但收市前四十五分钟内再度崩盘,全日埋单较前一天跌五百五十点。


股市如灾难惊栗片


  周四最后那六十五分钟,反复无常,荒诞离奇,是一流的灾难惊栗片。本周相信仍有反复。前天有报纸说,问题在于「法央行准周一狂沽货平仓 无通报联储局 法兴小子累美减错息」。实情是否如此,留待本报的专家去评说,但美国联储局长贝南奇先是说次按无足虑,现在又来狂减息,与前任的格老,功力显有距离。


  我早已过了投资年龄,看行情纯属好奇。隔岸观火,上周的股市有点像荷李活剧集《ER》(仁心仁术)。巴黎这个重要的部位爆血管,伦敦、法兰克福等大器官的血涌向巴黎,很快就失血过多。


  纽约作为全球的心脏,加紧泵血仍应付不了,病人两眼翻白,被送到ICU。当值的大小医生就像剧集里,为了如何救急争执起来。最后由ICU主管贝南奇拍板,先输血保命,然后再来清除病源。


大小股民惊惶失措


  由于病源在巴黎而医生在华盛顿,与香港分别有七和十三个钟头的时差,我们虽然被美国 Time(时代周刊)推崇为全球第三大金融中心,在这次病发中只是二线器官,除了静待医生救援,别无他法。周四的港股在几分钟内大幅度转向,价位直线上落,大户都措手不及,更轮不到小户买卖,数以十万计的蚁民望天打卦。


  金融市场背后的电讯网络有若人的血脉,光纤将电子货币输送到世界各地,相当于血管将血液输送到全身各处。我由此想,应该有人仿效法国文豪 Marcel Proust(普鲁斯特),用上周的危机写一本金融版《似水流年》。只要流畅简明,必定是最畅销的文学╱动漫╱灾难片。


  一个可能性是根据上周巴黎、伦敦、法兰克福、纽约、东京、香港的买卖纪录,路透和彭博的电讯稿,以及这六大交易所和当地大行的闭路电视录像,整理出一份按小时计的流水账,阐明各事的关联。


  在近失控的股市中,大小股民惊惶失措,正说明了人生的无奈。但除了众多损失惨重的股民,可能也有个别幸运儿忙中落错单或来不及落单,就如空难片里,有人因为塞车没赶上飞机,逃过大难。


  但要惯以金钱衡量成就的金融人贴钱写小说,要鄙视财经的文艺人承认金钱并非只会腐蚀人的灵魂,并不容易。有商界「才女」写过些消闲性的商场故事,但缺少深度,算不上是文学。但能者不为、为者不能,亦世间常情。

2008-01-28

不愿当官、办企业,我只会写字

  本报记者:作为财经作家,有没有考虑像梁凤仪那样写商战小说?


  吴****:不会的,我写到现在为止,很糟糕的一件事情就是我已经不会虚构了,丧失了虚构的能力。


  本报记者:前一段时间,网上出现了一个图书方面的《福布斯财富榜》,郭敬明、余秋雨都名列其中,你关心这个排行榜吗?


  吴****:我似乎跟这个排行榜没什么关系,我的书才卖10几万册,他们的卖100多万册。我07年出了3本书,加在一起卖了30万,版税一共90万,这个行业赚不了钱。


  一个神父讲过一句话,人什么时候是幸福的,一辈子做你喜欢做的事,这件事顺便还让你有钱,第一点我们做到了,但第二点很可惜。我在财经写作里已经算是全国前几名了,但从财富角度来说,还不如我的房子每平米涨100块钱的收益大。这是可悲的一件事情。


  本报记者:回顾一下过去,你觉得自己最为得意的事情是什么?最困难的阶段是什么?


  吴****:我面临的问题应该是所有年轻人都会遇到的问题。大学毕业进入社会就会面临两个大问题,第一个就是财务问题,第二个是职业有个天花板的问题,特别是媒体这个职业,很容易碰到天花板,你做了五六年后,就会发现自己没进步了,总在跑新闻。


  上大学时,艾森豪威尔有一句话给我很深的印象,他说什么叫知识分子,就是你必须要有一条不以此为生的职业,也就是说你失去这个职业还能活下来。当我财务问题解决以后,我的心态就变得平和了,我在研究企业的时候更加客观,能够保持我的立场。


  所以我比较得意的是,我30岁的时候,就把财务问题怎么解决、职业问题怎么解决想清楚了。30岁后我就很少焦虑了。二十八九岁的时候我看清楚一点,这个职业不会给我带来丰厚的物质生活。但我不愿意出卖自己的职业,帮别人写软文,人家给你几万块钱,尽管也可以完成原始积累,但很丢脸,没底线了。我是搞财经的,长远的一些问题能看清楚,我认为,中国土地最值钱,房价会涨,所以从那个时候一年买一套房,坚持了10年,包括在千岛湖买了一个岛,财务问题就这么解决了。所以我现在写东西不怕人家跟我打官司,大不了我赔一套房子。


  媒体人最后有三条路好走,第一是记者、编辑、主编、最后是管理者这样一条轨迹。第二条把媒体当作跳板,到企业去做分管文化的副总裁,或去开广告公司、公关公司,把这些年积累的东西套现,这也是一条很好的路。第三条就是还在写字,一辈子都在写字,当专栏作者或作家,我不愿意当官,我也不愿意办企业或为企业服务,我只会写字,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当年蓝狮子发起人是6个,刘州伟、秦朔、胡泳、赵晓、刘韧,他们后来都当总编、做经济学家,只有我还在傻呼呼地写。


  困难的阶段是我2004年写《激荡三十年》之前,有1年到2年比较困惑。我写完《大败局》的时候,就不知道该写什么了,那时候就面临很多选择,很多人建议我开咨询公司、到大学教书,但我又觉得这些似乎跟我没什么关系,我也不懂管理学,只能讲案例,我又不是一个演讲型的人,我是一个写作型的人。2004年以后,我开始写《激荡三十年》,就很开心,为什么呢,就是人到了一定年龄以后,不需要每天去完成任务,人的痛苦在于你要不断选择。因为诱惑、焦虑造成人一直处于无法满足的状态,那么怎么办呢,我给自己布置个任务,3年完成。虽然很辛苦,写60多万字,还开着几个专栏,再管理蓝狮子,但我没有选择了。所以,我觉得人在35岁到50岁之间最快乐的事情是给自己每隔3年到5年布置一个任务,就怕半年任务完成了,又要面临选择,很痛苦。


  老了到岛上去当农民


  本报记者:你对现在的生活是否很满意?


  吴****:我很单纯,除了写字我什么都不会,第二个,我的专业很窄,没什么人竞争,《激荡三十年》写完之后,我会花两年在2010年之前写完1870到1970年这一百年的历史,那也是一个很大的工程,以后我还会每隔4年写一本《大败局》,我觉得4年会死10个企业,很有特点,55岁之前就基本上安排满了。


  其实,50岁以后,这个社会就不需要你了,因为作为一个写字的人,你写字的方式已经被淘汰了,就像我们看巴金的小说一样,那是前一代人的写作方式,我们已经不用这样的方式写了。到我们50多岁的时候,30多岁的小孩已经不用这种方式了,我们写东西就是为了传播,人家不需要,我就不写了。


  所以,我买了一个岛,老了就到岛上去当农民。


  本报记者:以后对自己的生活有什么打算?


  吴****:我女儿快14岁了,要移民加拿大。2011年之前我要把激荡一百年写完,我太太要做世博会,然后我们移民加拿大,陪我女儿读大学。大学毕业后,我们必须回国,陪双方4位老人。他们都70多岁了,我们要陪着他们度过最后的时光,把他们一个个送走,那是我们最痛苦的时候。然后我也就 50岁了,我的职业生涯基本结束了。现在如果没有东方卫视那个《中国经营者》的栏目,我现在已经处于一种退休状态,蓝狮子交给职业经理人去做,把股份稀释给我的很多管理人员和作者,我是第一大股东,但我不需要那么多钱,我就是想给大家创造一个出版平台,让大家都能发财也做点有尊严有理想的事情。


  本报记者:借用一个书名《这一代的爱与怕》,你觉得自己或者这一代人心里的理想和恐惧是什么?

  吴****:我们这代人受了很大的存在主义教育,我进大学是86年,那时候存在主义在中国刚刚兴起。复旦又是一个人文气息很浓厚的大学,那些哲学对我们影响很大,总是为了一个理想或者梦想活着,但我们跟老一辈人比较起来没有意识形态上的包袱。现在80后的孩子面临着激烈的竞争,我们那时候没有感受到这种竞争的压力,所以我们这代人是夹在中间的,各有好坏。另外,我们是既得利益者,我们大学毕业分配到机关单位,然后能分得一套房子,在IT界,张朝阳、王志东、马云他们都是积累了一定经验以后就迎来了互联网兴起,新的行业诞生,媒体界也一样,各大媒体的老总也都是我这个年龄,因此我们赶上了很多好的机会。 

2008-01-23

国际航空报专栏


  陆新之


  1600多家分公司、20000多名员工,中国规模最大、网点最多的中介公司———这是创辉租售集团的网站上一连串的数字和形容词。不过,这家地产中介公司因为一连串的关店事件引发的连锁反应而成为媒体和舆论的焦点。


  据媒体报道,云集在各个创辉门店前“催款的人群主要分为3类,楼房买卖客户、供应商以及欠薪员工”。结果,多个城市发生以下场景:“愤怒的客户和被拖欠工资的员工开始哄抢店内物品,电话、桌椅、电脑,甚至饮水机都被客户搬出店门。”场面可以说是相当难看。做企业到了这一步,几乎陷入绝境。


  曾经是炒楼热潮泛滥的深圳,自从中天置业出事之后,大凡是街铺多的中介公司,都或多或少牵涉到资金链是否能够维持的问题。


  当然,从组织结构或者管理水平而言,创辉这类中介公司,基本上是缺乏太多的研究价值。但是,如果仔细观察,中天和创辉这类不成功者,无论是战略还是管理上的失误,都是极为典型的中国式失败。


  还是以地产行业为例,不仅仅是中介代理公司,前几年锋芒毕露的顺驰,以何等速度以及何等洋气的企业价值观灌输,看上去几乎是个地产界的戴尔,但最后还是轰然倒塌。


  事实上,太多国内企业的经营管理者,坚持他们自己理解的中国特色,强调快速、创新、灵活而不愿意受到组织束缚、系统管理和规划未来,而是自鸣得意于撒豆成兵、大包围、大忽悠和游击战……


  “做大做强”这个似是而非的词语,成为无数败走麦城的中国企业的宿命。


  很多中国企业的长大,在于简单乃至粗糙地复制更多产品,更多分店,用码砖头的方式拼出公司的规模,狂轰滥炸地圈占市场,而这样看上去的庞然大物内强中干,大环境一变,刮风就感冒甚至演变成为绝症。太多的公司,在有利润的时候,只着眼于扩大市场规模,而很少关注强化组织管理、进行信息化改造。认为技术投入是发财之后分饰橱窗的行为,非自己这样“聪明”的公司所为,所以无论是技术、人才、战略、组织管理、品牌质量……都是拉杂成军,不曾形成企业有机的生命力。


  或者,我们可以再多一个疑问。创辉这样的公司,很可能会出现更多。而地产商之中,似乎只有顺驰这样一个负面的例子。2008年,这个宏观调控信贷紧缩之年,地产商还能像前几年那样日子红火吗?


  在过去两年的超速扩张之后,有多少开发商能够在急刹车的时候不出意外,顺利经过这个颠簸时段呢?


  最新的数据,年销售额超过百亿元的上市公司已经有五家。其他因为房产价格水涨船高而销售额到五十亿元以上的,估计也会有20家左右。迅速扩大的规模,丰厚的利润,使得2007年成为地产商实惠最多的一年。但是,大量公司营业额翻番的同时,我们不太看到这些公司在技术、人才、战略和组织等等管理基本要素上面的提升。


  有一类开发商是根据过去几年的经验傻看多的。这些公司,赚了大钱都不太清楚自己是怎么发财的。各地粗放式的点状开发之后,项目的销售加起来确实能出一张数字诱人的年报。但是,这样脆弱的成功可能持续吗?第一期的热销之后,后续的开发还能获得如此的超额利润吗?而大量的公司管理层,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依然表示虽然冬天来了,但是我们和别人不一样,我们还能过得不错。这样的公司,可能是见了棺材才会掉泪。


  有一类开发商是较为机警的,在南方城市普降房价,买房送车促销,甚至车位、商铺等能卖的都拿出来一卖为快。这在看重现金流的当下做法是对的,但是,仅仅是这些变现的技术手段,还是不足以公司走向持续成功的。


  我们不怀疑地产市场的刚性需求,甚至也部分接受房地产市场会长期持续畅旺的乐观。但是,在行业的震荡阶段,到底有多少今天的明星能够安然过渡到下一个好日子呢?


  比起大多数开发商更能说会道的马云,有一句名言最值得现在手捧历年来最好年报的地产业人警醒:今天很残酷,明天更残酷,后天很美好。绝大部分的人都是在明天晚上死掉,见不到后天的太阳。所以如果你希望成功的话,每天要非常地努力,活好今天,才能度到明天。过了明天你才能见到后天的太阳。

2008-01-22

新华网东京1月20日电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日本综合研究所近日发表报告预测,美国次贷危机所致全球金融损失最大将达4636亿美元

  根据日本综合研究所的估算,次贷产品及其证券化后形成的各类金融产品可能发生的损失最大将达1420亿美元。而如果算上与次贷产品没有直接关系的其他证券商品的价格下跌,次贷危机所致全球金融机构及投资家的损失最大将达4636亿美元。

 看来,近期理财,真正需要考虑只有一个问题,那就是:美国次贷危机会对中国多大打击?
    本来,上周的世界股市跌得稀里哗啦。香港股市也是飞流直下。真正持股损失较少的,竟然是常常被认为高估的A股市场。
    不过,本周来看,这种宁静也只是相对的,补跌行情还是中国股市出现了。
    说实话,次贷危机对于中国股市可能只是心理影响。真正值得关注的是,美国金融机构的亏损效应,会不会导致外资的“流动性泛滥”出现拐点,流入中国的热钱减少乃至倒流出去?如果这样,对于正在面临信贷紧缩的房地产市场,那就真是百上加斤。
    想不到,中国的房价拐不拐,还得看美国的金融衍生产品的黑洞有多深。
    全球化,不仅仅是生产和投资全球化,也意味着风险全球化。

2008-01-21

对于中国地产行业而言,王石这个名字已经超越了万科掌舵人本身,成为整个行业的符号。本文作者在2004年出版《王石是怎样炼成的》,4年来,公众谈论王石的各种文本可谓花样翻新,层出不穷。本文试图从作者亲历万科发展史上几幅典型场景,找寻王石能够获得资本市场的持续信任的原因。

 


原载《中国房地产报》


 


是否看好万科还在其次,最值得看涨的是万科的“老王”——王石。


王石,作为中国企业家的个性化代表,在这次的地产热潮之中,成为行业内的企业家影响力第一人。这位中国第一房地产品牌的缔造人和掌门人,还是中国人登顶珠峰的最大年龄纪录创造者,更是世界上第一位完成七大洲高峰登顶和到访南北极点的极限运动“大满贯”的商人。


上市近20年来,尤其是过去5年,万科在资本市场上获得了一次次的融资。从2000年到2005年,万科经历了一次配股、两次发行可转换债券,总计从资本市场募集41.15亿元的资金;2006年底,万科非公开发行顺利实施,一次性募集资金达42亿元;2007年,万科计划实施公开增发,融资金额高达百亿元左右,超过此前历史上万科由二级市场募集资金的总额。2008年,公司市值也已经达到约2000亿元,超过美国四家大专业地产公司的市值之和。


王石性格鲜明,风格明快,能言善辩,好出惊人之语,极具人格魅力,在媒体有极高的曝光率。作为成功人士的代表,他管理企业标榜专业化、透明度,率领万科由一个十几人的贸易公司,做成一个年销售额400多亿元的房地产龙头企业,为此他屡屡获得各种优秀企业家奖励。


除了一个成功老到的商人角色外,他又是极限运动的爱好者,登雪山成就有目共睹。他也酷爱滑翔伞运动,是内地第一个在台湾玉山飞滑翔伞的人。他还是外国品牌手机在内地的形象代言人,出席《财富》论坛,在哈佛演讲,他的业余生活和职业生涯同样动人。所以,会有人大呼,王石每年在办公室的时间有限,其他时间不是 “上山、下海、飞天”就是“遨游”世界,更加符合普世价值的是,在2007年之前,王石不算是富豪,也不是资本家,他本身只是拿工薪加奖金的职业经理人,奉公守法,积极纳税,是难得的打工皇帝标本。


当然,王石的张扬也引起很大争议,他的言行风格犀利,往往有与众不同的声音发出,这也引来了不少街谈巷议。


按照证券市场的行话来说,无论你是否看好房地产股票,是否觉得万科股价物有所值,但是你看好王石这个企业家里面的大蓝筹,相信他在职业生涯的最后一段将是最辉煌一段,这个判断肯定不会错。


时间先拉回到1994年的夏天,香港一家酒店的普通宴会厅。这里正在进行万科的年中业绩推介会,笔者有幸列席。王石、郁亮、丁长峰和林少洲等一系列后来在中国地产业名头响亮的人物,正在用普通话给一群操着英语和粤语窃窃私语的机构投资者们介绍万科过去半年做了什么什么,未来会怎么怎么样。不过台下的听众只有二三十人,使得能够容纳百余人的会议厅显得有点落寞。


今天的高成长性为万科吸引了众多投资者的目光。但是在1994年的时候,公司就在投资者关系工作上也付出了大量的努力。当时,利润不高的万科,各项公司费用都很精简。


但是,每年两次的香港和国际投资者推介沟通,虽然有同事觉得,到香港搞这个会议,要花外汇,来的人又不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是王石坚持,此举坚决不能省略。


客观上而言,由于那时候万科是综合性公司,一般海外资金判断起来比较吃力,但并不是说明综合经营的方式不好。


王石当时就断言,万科不受国际投资者追捧不在于综合经营,而在于没有形成非常有实力的专业地位,万科要达到目标大约还要10年的发展时间,他相信总有一天市场会认识到这一点。


再到后来,虽然万科聚焦地产业,精心做减法,提高企业内在价值。但是其后数年间,正值中国政府的宏观调控大力推行之时,外资机构全面看淡中国的房地产业股票,因此,王石虽然按照优秀的B股上市公司的标准来要求万科,一方面规范信息披露,一方面努力地推介,但是也很难让万科能够成为外资的宠儿。


不过,虽然一流的国际投资者购入万科股票的不多,但是,万科的现代企业制度和王石那种与中国企业家大多数人截然不同的气质,也引来了不少高人。


1997年,香港回归之前的春天,一个光头老外到访深圳水贝工业区的万科总部。这位老外说起来在投资界鼎鼎有名,他就是麦朴思,著名的邓普顿资产管理公司董事总经理。他管理的邓普顿新兴市场基金系列,资产超过41亿美元。被誉为“新兴市场之父”。他之所以走访这栋略显简陋的工业厂房,就是为了看看万科和它的掌门人是怎么一回事。走访王石之后,麦朴思对于万科的企业治理大为认同,可惜的是,始终由于看淡内地地产行业,加上万科市值有限的实际原因,所以该基金没有继续持有万科的B股。


而今看来,在2004年万科发力缔造百亿销售的时候,不知道麦大帅有否私人购入他赞赏的万科呢?


还有一个万科缔造的资本市场纪录,那就是20001225日,在华润成为万科第一大股东的四个月后,就在万科向华润定向增发大额股份的时候,公众议论纷纷等着看内地“地产航空母舰”浮出水面之际,不料却出现了颇为戏剧性的场面。


三天内两度召开记者会的深万科还是给了投资者一个充满戏剧性的结局:万科临时召开记者会,宣布了基于不同投资者的不同意见,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决定放弃2000年度定向增发B股方案。


在国内上市公司纷纷选择增发A股的时候,深万科与众不同地选择了定向增发B股,已引起市场各方关注。在临时股东大会即将召开之际,深万科又因投资者认识不一而取消原方案,这在上市公司增发史上尚属首例。这也可见王石非常人为非常事的魄力。毕竟,在三天之内做出这样的决定极不容易。

 次贷危机中,我认为最大的问题是市场缺乏透明度,缺乏充分的信息,人们不知道到底谁受了损失,损失规模有多大,遭受损失的银行将采取什么措施应对。美联储现在应该向市场和投资者提供相应的信息,让人们知道目前所面临的危机到了什么程度、有什么样的影响。
    ——-德意志银行亚洲首席经济学家及环球市场研究部亚洲主管Michael Spencer

   
现在可怕的是,谁也没有把握用甚么方法可以解决次贷危机,谁也没有把握危机所引发的资金紧绌问题甚么时候会过去。正如著名经济学者克鲁曼(Paul Krugman)较早前在《纽约时报》的专栏指出,次贷问题引发的金融危机跟股灾或九一一恐怖袭击不同,因为本次危机不是一时的震荡或个别机构出了乱子,而是整个金融体系出现重大的潜在风险,而是所有大的金融机构都被经过包装再包装的贷款组合及金融产品蒙蔽,以致他们连手上有多少不良贷款或投资也无法确定。换言之,次贷问题极可能成为无底深潭一样不断吸走金融机构的资金,令它们不断亏损,令它们要不断增加坏账准备。看来,信息不透明并非仅仅是新兴市场的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