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8-04-28

 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史蒂格里兹大教授(Joseph Stiglitz)与研究公共政策的专家Linda Bilmes教授,最近合写新书,力斥布殊伊战政策,书名为《3万亿美元的战争︰伊拉克冲突的真正代价》(The Three Trillion Dollar War︰The True Cost of the Iraq Conflict)。顾名思义,史蒂格里兹为出兵伊拉克计数,指这场战争令到美国纳税人面对要负担3万亿美元巨款。

    大教授只是计算财政方面的支出,包括军事行动费用、对受伤及永久残障军人的照顾、军力及军备上补充使回复战前水平、国防开支大增、以及因处于战争状态而令到其它部门的支出增加等等。


    日前接受权威的《外交政策》杂志专访时,史蒂格里兹指出,3万亿美元相等于每个美国家庭平均要负担2.5万美元,而他们所计算的3万亿美元只是最起码的数目,到伊战埋单计数时,可能要花上5万亿美元。他说:「我们的估计其实十分保守。」

2008-04-24

去年下半年以来,中国社会整个经济处于高通货膨胀压力下,银根收紧对于开发商无疑是百上加斤。即使一些企业能融到资金,但高融资成本日益增大房企的成本负担,通货膨胀的恶化所带来的金融紧缩将成为房地产开发商今年进退失据的直接原因。


  新年以来,近三个月的有价无市,已经给予了开发商一记重击。在金融、土地、财税以及产品供应结构等调控手段的合力作用下,显然,现在的现金流,成为房地产开发企业08年的主要命题。开发商今年的动作宜保守,不宜过分进取,尤其是要时刻注意,别让信贷成为压垮自己企业的最后一根稻草。理性来看,未来震荡洗牌之中,出局的企业也许不是小数目,这未必是大多数企业到了在劫难逃的地步,而是很多商人会觉得房地产不好做,或者套现兑现利润,或者割肉止损,选择退出这个行业而已。


  经过一轮淘汰厮杀,实力特别雄厚,手上的土地自然条件特别好的企业,或者能够逆市而上,一旦到两三年后市场回暖,更是会春风得意马蹄疾。但是具备这样条件的公司,十家里面可能都没有一家。累积的压力将迫使行业整合和巩固。部分从事房地产业务的中小型公司由于无法在紧缩市况下继续经营,并需出售其项目予具备充裕资产和资源的较大型公司。作为一家发展完善的大型公司,领跑的企业预期可寻求新的机会扩大旗下组合。


  不过,即使是领跑的房地产开发商之中的第一梯队,虽然手头现金绝对数值较高,日子一样不会很顺心。试想,全国几十个项目同时推进,各地的建筑施工、销售和物业管理,基础不一样,面对的消费者承受能力和期望值又完全不一样,要平衡好,特别是不在这个房价随时下调的气氛之中,既要维持销售额,还要维持盈利能力,其实是一门颇难把握的棋局


  虽然理论上存在宏观调控收购房地产同业的机会。然而,收购陷入财务困境的地产公司,究竟是机会还是陷阱,还很难说。因为,整合一些企业管治和企业文化欠佳的公司,每每是得不偿失。


  例如,在内地一向甚为沉寂的香港上市公司路劲于2006年宣布收购顺驰,由最初的持股49%增持至95%,总代价18亿元,余下5%股权为原顺驰创办人孙宏斌持有,整个交易在07年7月底完成。前几年的顺驰狂飙突进,成为地产黑马,但是未能上市,于是路劲趁其财务困境收购,价格不高,折合起来每平方米地价只有800元左右,当时被看作是捡了便宜。然而,交易虽然完成,但路劲一直未能行使其管理权,直至2007年10月,买卖双方终于决裂,路劲入禀本港法庭,控告孙宏斌没有完全披露潜在债务及付款责任,要求索偿6亿元人民币。一个月后路劲还信心十足地宣布,已向港交所(0388)申请将顺驰分拆上市。不料,孙宏斌却在2008年1月底入禀香港法庭,反告路劲违反双方签订的协议,要求法院宣布路劲无权收购天津顺驰。最麻烦的是,上周路劲的年报披露:如果顺驰未能在今年7月偿还3.16亿元贷款,由于路劲作为担保人,可能被银行要求替天津顺驰偿还这笔债务。这样一来,路劲的扩张大计不仅未能如愿,甚至还要面临两头落空的窘境!


  地产作为一个长流程,多环节的生意,牵涉行政审批、金融信贷和各种手续,里面有很多灰色环节。如果不是对并购对象知根知底,开发商即使有着良好愿望和大把现金,也未必就能够顺利如愿。房地产公司在中国,占有资源多,财雄势大,出首富也多。但是公司管治普遍不佳,贡献的优秀公司太少,这其实也是一种资源的浪费,很不环保。


 


陆新之

2008-04-22

上周末升级为这个新版本博客形式之后,登陆一次都很困难,页面老提示出错。偶尔十次之中一次能够成功,要上传照片又全都失效,先后十几张,一张都添加不上来。请新浪负责博客的朋友帮忙查查,是系统问题,还是设置问题。

    因为登陆问题,所以文章更新少了,先跟来访的读者致歉。最近我在www.hainei.com比较多,那边实名注册,有兴趣看我更多研究和照片的朋友,可以到那边注册之后加“陆新之”为好友。

2008-04-17

50yuan.jpg 



这一张绿色纸,曾经值五百元人民币。现在只剩下不到350元的价值了!

美国基准利率的历史走势


 



上图是美联储过去50年来的基准利率走势。


 


    90年年代以后﹐基准利率基本上维持在了8%以下。这与当时美国经济的特征有着紧密的联系。在经历了80 年年代初与通涨的艰苦斗争之后﹐美国及世界其它的发达国家进入了低通涨和高速度发展的黄金时期﹐所以联储也有更大的操作空间﹐保持经济的平稳运行。即使在 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裂以后﹐由于当时的通涨水平不高﹐使得联储有可能频繁减息﹐并以此来保证美国经济的发展。事实上﹐美国经济在经历了20012002年的阵痛之后﹐从2003年就又开始了稳步增长的走势。2000年的经济衰退的另一个特征是房地产市场并没有跟随股票市场一起下跌。相反﹐低利率更加促进了房地产市场的繁荣。如同一把双刃剑﹐房地产市场的繁荣支撑美国经济走出难关﹐但也酝酿了次级贷款危机。


    最后,在2007年陆续爆发,在2008年初美联储紧急抢险救灾,结果如何?暂时未能乐观。美国利息降到3%的话,对于人民币升值的压力就更大了……

2008-04-16

 江平:从投资战略来看,主攻新兴市场股票是个错误选择。中国海外资产布局重仓在发达国家债券与新兴国家股票,我们必须检讨其合理性。




华尔街智商测试 交易员江平的答卷(ZT)


 


 


  编者按


 


  坐拥1.68万亿美元外汇储备,中国以国家外汇储备投资、QDII等金融机构海外投资、企业和居民个人海外投资,组成了当下中国海外金融投资的梯队。但是面对黑石投资亏损过半、QDII出海折戟等等,有人士提出,中国需要加强对华尔街和世界金融市场的再认识。《第一财经日报》特邀华尔街华人交易员江平为我们解读华尔街。自1995年加入雷曼兄弟至今,江平先生在华尔街浸淫多年,2007年因入账上亿美元而被华尔街著名专业杂志《交易员》评为年度“百强交易员”,成为该榜单历史上首位华人上榜者。来自市场一线人士对华尔街不乏戏谑之言的解读,或许能给我们提供另外一个视角,以加深我们对国际金融市场的理解,加深我们对中国海外金融投资的思考。


 


  1.鲁宾为何在1999年7月辞去美国财政部部长职务?


 


  (A)他嫌当财长钱太少,想回华尔街捞钱


 


  (B)克林顿丑闻不断,他不愿再和这样的人混在一起


 


  (C)他想纽约,想与家人多相处


 


  (D)他在华盛顿住不惯


 


  (E)都不是


 


  江平:E


 


  鲁宾曾是高盛一流交易员,对经济的洞察力远非格林斯潘、萨默斯或克林顿可比。在一片歌舞升平中,他已知道,船漏了,随时会沉。他知道其紧迫性,所以必须提前下船,不能等到克林顿期满。


 


  鲁宾是“强势美元”的始作俑者。受雇于美国政府,他又重新拿出他作为一个一流交易员的手段,信誓旦旦,劝别人持有美元。


 


  然而他毕竟不是一个超一流交易员,以诈术盈利终难成正果。无数善良的人们因听信“强势美元”致使血汗所得化为乌有。鲁宾虽荣耀一时,如今又有何颜面去见天下苍生?


 


  2.西方国家会像1998年的俄罗斯、2002年的阿根廷一样对其债务赖账不还吗?


 


  (A)一派胡言,西方国家国债评级全是“AAA”


 


  (B)不可能,即使有一个国家出点问题,其他国家也会帮忙


 


  (C)意大利、西班牙上世纪80年代都曾濒临破产边缘,如今又入不敷出,可能会出问题


 


  (D)美国欠债太多,可能有问题


 


  (E)除了个别国家外,大部分西方国家都将进行俄罗斯式或阿根廷式债务重整


 


  江平:E


 


  发达国家政府的财务如果全部白纸黑字写出来,比起当年的俄罗斯、阿根廷好不了多少。现在大家都把头埋在沙子里,不看不想,反正华尔街已经说了是“AAA”,没事,亏了也不是我一个人。


 


  然而发达国家政府出路何在?大规模通胀,国内百姓不会干。偷着每年涨,然后低报通胀率,有一定用处,可新债堆积的速度太快了,整体情况还在恶化。金融领域一出问题,不仅要降息,还要印钞。2002年,他们大规模降息印钞,诈称是为了防止“通货紧缩”,防止“物价下降”。这次借口还没找好。


 


  体面一点的做法是,在将来某一天,他们印够了,给别人塞够了他们的所谓“硬通货”,然后宣布所有持有国债者,不管是西方公民(现在就交着税)或外国央行(现在不交税),一视同仁交利息所得税。这等于是变相债务重整。当然,华尔街舆论上会配合行动,宣称加利息税完全是合理的。


 


  不体面的做法是学俄罗斯和阿根廷:没钱还了,你能拿我怎么样?


 


  3.西方世界“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华尔街是否也是如此?为什么?


 


  (A)确实如此,资金小无法生存


 


  (B)确实如此,人太少力量不足


 


  (C)确实如此,大了就可以操纵市场


 


  (D)确实如此,大公司资本雄厚,抗跌性强


 


  (E)不对,华尔街并非如此


 


  江平:E


 


  华尔街素有“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之说,其实未必如此。例如,上世纪90年代,一个小银行,汉诺佛制造银行(Manufacturers Hanover),吃下了较大的化学银行(Chemical Bank),并沿用化学银行的名字,继而吃下了更为有名的大通银行(Chase Manhattan Bank),并沿用大通的名字,最后吃下了更显赫的摩根银行(JP Morgan),成为今天的摩根大通(JP Morgan Chase)。瑞银(UBS)及美洲银行(Bank of America) 也是以小吃大的产物。花旗银行更是山迪?威尔(Sandy Weill)从零起步,经十多年兼并收购而打造的庞然大物。


 


  大型投资银行内的部门主管、大牌交易员、投资银行家,更像是自我极度膨胀的封疆大吏,或是拥兵自重、桀骜不驯的地方军阀,内部自斗不息,外人更无从控制。巴菲特收购所罗门无功而返,通用(GE)收购基得(Kidder)为假账所坑,美国运通(America Express)收购雷曼后吐血数十亿美元。日本、德国甚至英国都曾试图以钱开道,打进华尔街,结果都被羞辱、戏耍。


 


  4.虽然大部分基金经理业绩平庸,但哈佛、耶鲁、普林斯顿等名校的基金都长期业绩出众,这些学校基金的基金经理取得长期高回报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A)他们远离华尔街,不受干扰


 


  (B)他们个人不贪图钱财,敬业、刻苦,因而成效卓著


 


  (C)他们奉行长线投资


 


  (D)他们在传统投资渠道外,又投了对冲基金


 


  (E)都不是


 


  江平:E


 


  华尔街绝大部分投资经理都业绩平平。耶鲁、哈佛、普林斯顿大学基金长年回报极丰,远超指数。不可否认,他们的基金经理对此有一定贡献。但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因为这几所名校的毕业生,占据了美国社会政界、财界重要位置。校友们对母校大都忠贞不贰,对母校投资自然也不遗余力地献策。若是能利用手中权力帮助名校,一来为子女留下后路,二来落个为教育出力的美名,何乐不为?试想国内若有清华基金、北大基金等,在北京、上海投资房地产,山西、内蒙古投资矿藏,回报率怎会不高?美国某名校基金数位“高手”长期业绩出众,但离校后搞基金,业绩却不理想,个别很快关门大吉。


5.长期以来,不少有名的石油地质教授及科学家不断撰文,从科学上论证人类不必担心能源问题,石油不会紧缺,这是为何?在资产管理行业,投资对冲基金或私募股权基金不如投共同基金,投资共同基金不如投指数基金,这一事实并不难发现。但某些金融教授会撰文论证,对冲基金“胜过”共同基金,并用“多元回归”等复杂推理找出了对冲基金“高额回报”的“关键因素”。这又是为何?


 


  (A)教授关在象牙塔,不知道外面的情况


 


  (B)教授对新能源估计过于乐观


 


  (C)教授拿到的数据有偏差


 


  (D)教授学问深,他们不会弄错的


 


  (E)都不是


 


  江平:E


 


  沙特、美孚等在美国设有“慈善”机构,给高校提供教学、科研经费。他们当然希望人们放心消费石油,成为“瘾君子”,永远离不开他们。教授去那些石油老板控制的基金会申请经费,提案上若是写上石油不多,劝人们节约用油,能得到批准吗?他们拿了石油老板的钱,做出的“研究成果”,自然是从“科学”上“证明”,世界上有的是石油,尽管烧。


 


  少数金融教授出书、出论文“证明”,只有把钱长期交给华尔街才“安全”,才能“增值”,这也不难理解。


 


  6.1999年年底,原油现货价格是26美元/桶,但原油期货价格却随时间递减,如一年期货定价是20美元/桶,即市场预测2000年底原油将以20美元/桶成交。二年期货定价是19美元/桶,五年及五年以上期货定价则都不到18美元/桶。


 


  这种“期现倒挂”现象一直持续,比如2004年年底,原油现货价是44美元/桶,而七年期货,即2011年年底购买原油价格不到37美元/桶,为什么?


 


  (A)随着时间推移,新能源技术层出不穷,石油总是会跌


 


  (B)产油国互相欺骗,都偷着多出油,多赚钱。尤其是沙特,产油成本只有几美元一桶,最希望原油跌,以便其垄断市场


 


  (C)华尔街的人都很聪明,这一曲线是由期货与现货的衍生关系定量计算后得到的


 


  (D)石油公司与产油国利用期货市场预售石油,以对冲其将来石油卖不出好价钱的风险。这一供求关系决定了石油期货总是低于现货


 


  (E)都不是


 


  江平:E


 


  石油长期期货在几年前交易极不活跃,很容易操纵。在油价很低时,有极少数具有战略眼光的人买进了这些长期期货,并买进了能源股。华尔街为了能低位平仓,同时制造出石油终究会跌这一“客观”气氛,只须花很少的钱,就可以操纵石油期货曲线。A、B、C、D都是他们给出的借口,用来解释石油期货曲线倒挂,油价长期看跌的“客观原因”。


 


  7.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是由30个大公司股票价格加权平均而得。理论上,有没有可能所有公司都濒临破产,一个指数投资者已损失90%,而道琼斯指数仍维持不变?


 


  (A)绝不可能


 


  (B)不太可能,除非改变指数定义


 


  (C)不太可能,除非只有一两家公司跌


 


  (D)不太可能,除非将指数进行调整,将要破产的公司提前剔出


 


  (E)完全可以做到


 


  江平:E


 


  道指的特殊性是其计算方法以价格加权平均。比如GE股价34美元,市值3400亿美元,占指数2.3%,而IBM市值只有1600亿美元,但因股价为 114美元,权重却有7.8%。如果GE跌90%,IBM只需上涨30%,道琼斯指数就可维持不变,但投资者已损失近2600亿美元。然后再让IBM分股,一分为五,GE并股,三十合一。因分股并股时公司市值不变,指数不变,只改权重,GE、IBM掉个位置,如法炮制,让IBM再跌90%,GE涨 30%,投资者再挨一刀,指数仍然不变。


 


  “9?11”之后股市下跌,但几大指数中,道琼斯指数跌幅最小。我留心比较了一下,发现道琼30个公司的总市值下降幅度并不小,指数下跌少是因为指数中权重大的小公司下跌少或者不跌反涨,权重小的大公司则下跌较多。我知道救市资金进来了。


 


  当然,“9?11”是特殊情况,一切有正义感的人都会站在美国一面。我本人多名好友遇难,自己也有家难回,因而在汽车后座铺了面美国国旗,甚至一度产生同仇敌忾之心,考虑是否要加入美国国籍。这种情况下用最有效的办法救市,无可非议。


 


  然而,指数是否真的反映市场的长期回报?我自此开始有疑问。至少不是所有的指数都反映。


 


  8.EEM是华尔街推出的指数化投资新兴市场股票的基金(ETF)。2008年3月14日收盘这一天,印度的“信任”(Reliance Industries Ltd,是一家石化公司)占这一指数的1.242%,中国的中海油占0.986%,中石油占0.81%,而中石化占0.462%,为什么是这个顺序?


 


  (A) “信任”和中海油市值皆高于中石油和中石化


 


  (B)“信任”、中海油比中石油、中石化重要


 


  (C)中石油、中石化虽重要,但利润不如中海油和“信任”高


 


  (D)中石油、中石化虽然重要,虽然市值大,虽然利润高,但潜力远不如中海油与“信任”


 


  (E)都不是


 


  江平:E


 


  这四个公司代号是RIL(信任)、CEO(中海油)、PTR(中石油)及SNP(中石化)。从重要性、市值、赢利、潜力来看,都是中石油、中石化要好于“信任”或中海油,而且这也不难分析。我相信,“信任”高管早就不停抛出股票给华尔街经纪人。而中石油、中石化华尔街则一直空仓,想买买不到。在制定指数时,华尔街会根据手头所拥有股票尽可能加大权重,而空仓的则尽可能减少权重。“信任”价值最糟,华尔街手头拿得最多,不仅其分析师“强力买进”的声音叫得最起劲,还要操纵指数,使出浑身解数倾销。


 


  中石油的情况在2007年9月后有所改变,巴菲特卖出了,其他有价值观念的投资者也卖出了。数家券商在接盘后“强烈推荐”,与对冲基金联手拉高后出手给了投资者。


9.一个高速成长型现代化金融企业,市盈率(P/E)多少才算合理?


 


  (A)50~100


 


  (B)20~50


 


  (C)10~20


 


  (D)5~10


 


  (E)0~5


 


  江平:E


 


  假如有一个人,自己开了一个公司,再假设这个人唯一的工作就是去赌场赌博,并且赌博技艺日益高超,短时间内,年赢利从1万成长到1亿美元。你愿意出多少钱收购这家公司?100亿美元?太多。20亿美元?不行。10亿美元?不行。5亿美元?还是不行。


 


  一旦你做了公司的主人,成了老板,他会与你签订工作合同,你保证他每年收入至少3000万美元,剩下利润则你与他分成。这下他可以心情轻松地去赌,输了赢了都不怕。他有3000万美元保底,赢了多得,输了你掏。所以市盈率(P/E)是5倍仍然太高。


 


  P/E是零如何?即他白送你一个公司,你一分钱不出做老板,能不能要?万万不可。你仍得付他工资奖金,而你成为老板后突然发现他自吹的赢利都是假账,并且他违过法,坐过牢,如今一身法律责任,都由你老板承担。


 


  现代化的金融公司,只能建不能买,即使是好公司,买到你手中也会变坏。传统化的金融公司可以买,10倍、20倍P/E都可,只要其赢利是可持续的,是收费基础上的,没有做假账,且有增长潜力。


 


  只有父母亲人在外得了好处会回家与你分享。如有金融公司主动找上门来送给你好处,劝你入股接盘,千万要慎重。


 


  10.为什么金融创新对于现代金融业特别重要?主要原因是什么?


 


  (A)客户需求不断增加


 


  (B)投资者对旧东西不感兴趣


 


  (C)企业生命在于创新


 


  (D)新产品赢利空间大


 


  (E)都不是


 


  江平:E


 


  一直到十年前,金融创新的主要目的都是为了欺宰客户。然而近年来,金融创新对于华尔街做假账越来越重要。复杂新产品出来,大家往往还不知道怎么估值,只能依靠模型,而模型参数则多由交易员自定。本是一个零和游戏,靠金融创新就可以双赢,其中至少有一方在作假。更有甚者,有时上级知道下面盈利是假,但却装不知道,以便年终跟着多拿奖金。


 


  1999年,墨西哥利率市场出现一种新产品,我们姑且叫它一年期MP(墨骗,为墨西哥骗局简称)。我与多家大行交易MP,数度亏损。市场又推出一年半MP,二年期MP等,直至五年期MP。雷曼2001年年底开始打平赢利。但奇怪的是,对手也赢利不止。


 


  2003年,对手提出创新,要与我大规模交易十年期MP,我拒绝了,五年期为最长。同年年底,该大行发现了数亿美元假账。首席交易员、财务总监等多名高管被解雇。如果他们能够成功地创新,推出10年、20年MP,预支以后的利润,填补今日之亏损,双赢的游戏还可以继续下去。


 


  华尔街比MP复杂十倍的金融创新比比皆是,每个创新产品一出来都是交易双方双赢。甚至连政府也卷入了金融创新。十多年前新泽西州财政有困难,华尔街进来帮了个忙,设计了一个衍生物交易,结果三赢:州民少交税,政府加福利,华尔街赚佣金。如今恶果已出来了,现任州长科山(Jon Corzine)曾是高盛总裁,看了华尔街给新泽西政府做的交易后,故作愤慨之态,现在要加税,同时可能状告两家做这个交易的公司。当然,可能这两家公司会再“创新”一次,帮州长找出三赢、四赢、人人都赢的办法。


 


  透支子孙未来而欠下的债务,需精心打包,贴上“AAA”,再转手他人。也可以说,金融创新的成功,离不开善良无辜而又过于轻信的投资者。


 


  11.QDII基金出海投资,为何受到重挫?


 


  (A)我们的数据、计算机及通讯设备不好


 


  (B)我们的分析师、操盘手奖金太少


 


  (C)我们虽然花了近十亿美元请美国“投资顾问”,但应花更多的钱,请更高档的顾问


 


  (D)我们运气不好,碰上熊市


 


  (E)都不是


 


  江平:E


 


  QDII投资者看到中国股市大涨,钱来得快,以为外国赚钱更容易。其实是不管哪里,赚钱都不容易。我2007年9月份与投资者交流时,提出争取做到人民币长期回报10%左右,竟无一人响应,可见投资者有不切实际的期待。


 


  我们的计算机及通讯设备是一流的。我们聘请的QDII基金经理、分析师等工资奖金也基本与国际接轨,聘到的人总体水平并不在美国基金管理人之下。说运气不好也不对:经过去年7月、8月次级信贷危机后,全球也有不少优质资产,甚至出现了一些风险较小、相对回报较高的保值“天堂”。


 


  从投资战略来看,主攻新兴市场股票是个错误选择。中国海外资产布局重仓在发达国家债券与新兴国家股票,我们必须检讨其合理性。


 


  然而QDII最大的失误是战术失误。在QDII出师之前,我们将所有想做的事情,本该像军事机密一样严守的东西都告诉别人了,甚至连具体进什么股、进多少可能也已经“请教”过美国顾问了。华尔街本在做空H股,但在我们将QDII方案和盘托出后,他们决定将H股大幅拉升,卖给QDII经理及其他投资者,然后再行打压。


 


  中国资本走出国门是我们必须迈出的一步。但是,必须有自己的子弟兵,必须像上战场一样慎重对待。


 


2008-4-14 11:39:00

2008-04-15


中国股市这些事,可大可小……

在没有沽空机制的市场之中,单边持续大跌的股市只会培养投机者。只有稳定向上的股市,一般的投资者才有做投资的可能。

投机主导的市场的恶果,正在不断出现。

不推倒,都已经重来了。

 

以前股市常常流传有句俗话,叫做“牛市能赚钱,熊市也能赚钱。”其实这压根说的不是A股。这是美国传来的心得。而实际上,在熊市里面,是靠美股沽空赚钱的。最新还有权证等套利的方式,锁定风险。因此,为什么美国的熊市短,为什么重灾区美国的股票跌得少?主要原因除了有政府紧急刺激信贷增加流动性之外,还有就是先天机制完善,市场深度足够,才能使得国际资金都愿意在其中,客观上,减缓了暴跌和暴涨……

2008-04-14

陆新之
   


如果是在2007年初,世界上还没有出现一个叫做次贷危机的名词之前,艾伦格林斯潘老先生,按照我国传统对于名人的评价标准,他很大可能是被评为“文正”,可称格文正公。


在世界上的历任各国中央银行大祭司之中,至今为止格林斯潘是遥遥领先的第一人。他曾面对1987年的股市黑色星期一,1994年的墨西哥金融危机、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1998年的长期资本基金危机和2001年恐怖袭击后的信心危机,通过果断行动和灵活的货币政策,他避免了危机演化成美国的经济灾难。格林斯潘担任美联储主席的18年,美国经济平均每年增长3%,创造了战后最长的经济繁荣期,而通货膨胀大多数年份被控制在3%以下。


曾几何时,格公名满天下,金融业四海归心。美国报纸写过一个不关心政治经济的美国老百姓的愿望,那就是希望美国未来十届的总统姓氏为:克林顿、布什、布什、克林顿、克林顿、布什、克林顿、布什……而这两家族人要做的最重要工作,乃是让格林斯潘一直担任美联储主席。


俱往矣!美国的次级贷款坏账泡沫魔鬼一旦被放出了潘多拉的盒子之后,一切都不一样了。去年秋天,澳大利亚的财经记者彼得·哈契对格林斯潘的成就审视之余,提出了相当严厉的指控。他在《泡沫先生:艾伦·格林斯潘与消失的七万亿美元》一书中就美国历史上代价最高的金融事件次级贷款提出质问。卸任后的格林斯潘也审慎地承认,他曾经发现次级抵押贷款市场存在问题,但是他当时并没有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也没有为此采取合适的措施。


格老的最后美联储主席岁月,如同曾国藩围剿捻军失手一样,显得力不从心。或许,是顾虑一世声名,不愿为共和党背黑锅,所以一改往日“表达模糊、讳莫如深”的作风,开始对一些敏感问题直言不讳。在他的名为《格林斯潘:动荡的年代》的新书之中,格林斯潘批评了美国现任总统布什的经济政策,认为布什以及国会的共和党牺牲了安全的经济政策,以换取政治利益。这种在政坛少见的破格翻脸之举,由八旬老翁发出,颇有左牵黄,右擎苍味道,老夫聊发少年狂也。


格林斯潘是我们这个时代,仍然表现出历史人物一般复杂多样性的个体。正如世界上其他国家的许多中央银行行长一样,在公众面前他一直保持着一种令人费解的语言风格。一方面,他从来没有表现出曾国藩式的信仰坚定,更像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机会主义者,在重大决策之时常常以实用为导向,更像是后来的合肥李中堂。但同时,在他担任美联储主席的漫长岁月里,尽管期间经历政党更迭以及冷战结束、全球化、新技术革命的重大变化,他却成功地驾驭住了这个复杂的机构,保持了美联储政策的一贯性。在《动荡年代》的扉页上,格林斯潘还隆重地强调把新书献给了他的精神导师艾茵·兰德———虽然,兰德在今天普遍评价不高,甚至有声名狼藉之感。而格林斯潘或许以此表示,他仍旧是自由主义经济思想的坚定信徒。这一点,和曾国藩写信给平乱功成的曾老九,劝勉他“百战归来再读书”可曰异曲同工。

澳洲的麦格理银行近期对除日本外亚洲市场过去20年大大小小18次熊市做了一番研究,下图是1988-2008MSCI除日本外亚洲指数及这18次熊市标示:






该行统计后发现以下有趣特征:



?         熊市平均持续131天并在此期间平均损失约1/4市值;

?         在熊市中表现最好的板块是公用事业和非耐用消费品,自95年以来的12次熊市中有11次这两个板块跑赢大盘;

?         平均市盈率损失过半,并在13.2倍市盈率见底;

?         熊市开始时的市盈率高低与之后的调整幅度无显著关系,在较高市盈率开始的熊市,之后的平均下跌幅度为26.5%,在较低市盈率展开的熊市之后的平均下跌幅度为22.1%;

?         经济表现是决定熊市杀伤力大小的关键。18次熊市中有4次伴随经济衰退,其下跌幅度平均高达44.6%,远高于约25%的平均熊市下跌幅度,持续时间也长达335天(平均131天)。



我们再看当前这场周边市场熊市,不论从性质还是数量上来看都符合之前熊市规律。自去年10月开始MSCI除日本外亚洲指数下跌幅度为22%,下跌天数为151天,表现最好的股票也是公用事业和非耐用消费类股票。



现在的问题是,此轮包括中国A股在内的全球及地区性熊市是历史上平均水平的熊市呢,还是属于经济衰退性质的熊市。如果是前者,现在的市场特征已显示见底,如果是后者,我们还将承受大半年的煎熬及还有1倍的下跌空间。

以下这段话,股票投资者可以看看有何道理不通之处:


    “虽然三年前已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但是华尔街仍习惯将分众等同于江南春。三月以来,有传言江南春将退出,分众股价动荡下行;随着分众无线垃圾短信遭遇央视“3·15”晚会曝光,3月17日股价跌去26.59%,处于2007年拆股以来最低点,次日反弹12%。“最大压力来自投资者不了解分众,我需要不断解释奥运会、出口与分众业绩的关系,有可能的话,我很希望回A股上市。我不关心股价,我赞同马云:不需要讨好投资人,我们是用各种方法帮投资人赚钱的。” 江南春以他一贯的快速风格处理“短信门”事件,对内道歉整改,对外斥资342万美元购进10万股分众ADS(美国存托股票)显示信心。”



    陆注:不知道是记者笔误、江老板口误还是真的这么想。难道在美国上市就要讨好投资人,关注投资人感受,而回到A股就能够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