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8-05-27

在这个灾难时刻,我们有理由将目光由全社会聚焦到中国的企业身上。


  企业的公民责任是过去数年中国企业界津津乐道的话题。它表现的是一个企业取之于社会,反馈于社会的道理,这在东西方皆为好企业的共识,不需要再赘言。


  企业承担相应的社会责任,是一家企业生存的底线。如果一家公司没有这样的意识和定位,在发达国家的市场,或许它连参加很多商业领域竞争的资格都没有。然而,这些年来,在全球化程度加深的现阶段,企业承担社会责任已经不再是一道选择题,而成为每个希望长期持续发展的企业必须要回答的问题。


  尤其是对于非国有企业来说,三十年的发展好光景之后,他们积累了很多财富,不少企业获得了巨大的资源。在政府的表态之中,它们由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的“必要补充”这个边缘角色,进化为社会主义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这意味着他们已经逐步融入主流。而最新的表述是股份制或混合经济是公有制经济的“主要实现形式”,这则标志着非国有经济已经被定义为主流了。


  作为经济的主流,社会要求它扮演的应当是广受尊重,负有责任感,积极参与公共事务,与社会全面合作的角色。在这样的背景下,这类企业最好的行为方式就是除了阳光心态、依法经营、照章纳税、用心积累合法资产和推动本行业全面提升竞争力之外,还要时刻注意自己的言行,与社会保持良好的沟通和互动。如果意识不到这一点,不及时转变自己的心态和角色定位,就难以在日益规范的市场经济环境中获得更大的发展局面,甚至会失去原有的竞争优势。


  活跃的民企发言人冯仑有言:“民营企业的迅速发展与崛起,客观上也要求其必须具有使命感和责任感,才能够自觉约束自己,将私财私德与公财公德很好地融为一体,互利共存,长期发展。”不过,在当下的中国,尤其是在发生一些社会事件重大转折的时候,不少企业的反应是较为缓慢的。


  一位企业家的使命感和责任感,不是小圈子自封的,而是需要当事人能从更广泛的公众利益和社会发展的角度,自觉接受社会和公众对自己提出的更多要求。事实上,作为企业家,他需要关注社会健康稳定的发展,依法稳健经营,维护市场秩序,关心环保与生态,推动行业进步,保障劳工权益,扶助弱势群体,参与社区发展。显然,要担当这些责任,需要足够的勇气、毅力和时间,更重要的是还要耗费不少资金。


  我们可以看到,在灾后的抢救和即将开始的重建过程中,已经有一些企业家组织似乎想扮演更加积极的角色,但效果尚不明显。事实上,我们的企业家可能需要对自己的定位做出小小修正,仅仅依靠他们为主的重建未必就是对社会最好的回报。根据博思艾伦管理咨询公司的研究,在重大灾害事故中,没有一个权威机构可以像“共同群体”那样对灾害作出有效地回应。而这种“共同群体”,是由公共的、私营的和民间的各类机构所组成的公共领域,以解决共同面对的重大事件或突发问题。企业家在其中担负重要的作用———但未必是主导作用。“共同群体”需要仔细规划,所有受邀参与协作的主要人员都要明白他们正在共同管理这些问题并制定相应的解决方案。许多地区性的问题,如节约用水、交通堵塞或复兴经济,也不是单一的政府机关或大公司可以解决的。因此,政府机构开始转向建立“共同群体”的方法设计、召集并支持有共同利益的组织组成社区。虽然在一个特定的共同群体内的组织很有可能在其他领域是竞争对手,但是他们在共同群体内共同采取行动,建立持续的伙伴关系来解决那些复杂的问题,而这些问题都是无法靠他们自身的能力去单独解决的。


  我们有理由期待,实力和意识都在提升的中国企业和企业家,在未来,能够与他人共存得更好。


(作者陆新之为知名财经作家,活跃的财经出版人。)

2008-05-26

陆新之

  面对人类共同的灾难,有国际人士感慨:“中国人由一盘散沙,变成了一个紧密无间的群体。”而有的经济观察者则预言:“这是一个最大灾难面前的中国经济最大牛市的起点。”这个判断并非是指中国股市会有多少可观的升幅,而是由这场改革开放30年来最大的灾难拯救和善后之中,突显出的人性、透明、团结等种种普世价值的光辉,让人在巨大的哀伤之后仍然能够感动,能够体会到国家艰难前行的2008年的曙光。

  令民族自豪的是,虽然有点杂音和未尽完善之处,但是这次社会各界踊跃捐出的善款规模是史无前例的,短时间内积聚以百亿元计算的社会公众和企业捐款,令我们感到民心可用,民意殷切。中央政府也紧缩开支安排700亿元投入灾区。只是造物弄人,这次地震灾害造成的损失数字仍在加大。而要安顿好逝者,照顾好生者,协助灾区重建,尤其是恢复到正常的全国平均水平,可能需要的资金滚动投入最终要到万亿元以上。概而言之,即使是民间捐款,也只能满足紧急救助,协助千万灾区群众暂时度过夏季。要为他们重建家园,必须筹集大规模的资金。这笔款项之中,首先自然是国家财政支出。而对于社会民间尤其是处于舆论焦点的企业而言,有必要改变现在直接捐输的模式,而代之以更有持续性和建设性的资金募集渠道——发行灾后重建的特别国债。

  财务专家清议就提出建议:尽快由国务院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出紧急预案,面向国内居民(包括个人和企业)发行规模不小于3000亿元人民币的特别国债,用于此次强烈破坏性地震灾区的灾后重建,重点是各类公共基础设施、农业基础设施、工业项目、居民安置项目、教育与医疗保健项目、专项社保支出以及配套商业贷款利息财政补贴等。

  历史上,政府因为特殊需求而发行公债例子很多,民众踊跃认购,体现赤子之心又能获得回报,乃是双赢。发行灾后重建国债的好处很多。其一是使得民间体现血浓于水的情怀的渠道能够持续,使得善举能够一月月一年年地进行,不至于仅仅是一阵风。而且滚动发行重建国债,也能提升社会的灾害防范意识。其二,国家年年财政收入增加,发行国债筹集善款重建灾区,让行善者的投入能够有所回报,尊重了捐输行为,避免了与民争利的口实,也符合普世价值。其三,此举规范了捐输渠道。与其长期让公众担心捐款不透明,不如直接代之以国家信用担保的国债。其四,这项国债时限可以延长,30年、50年均可,能抵押能折现。各个企业可以以之作为金融资产的组合部分,从而解决许多企业有心行善而流动现金不足的后顾之忧。其五,如何保证重建国债的使用?应当由国家最高机构牵头落实,不能让全国人民的善意以及灾区群众的盼望落空。此项国债专款专用,同时应配合以专家机构组织审核监控,保证其使用效率。

1、予判灾难大小、衡量企业自身影响力、快速捐赠。
2、时刻关注进展,适时追加捐助。
3、企业领导人不要轻易说话表态,要交由公共关系出口统一处理。
4、捐助的方式不仅仅是捐款。但要先捐款,再采取别的方式(派人、派物、组织活动),顺序重要。
5、企业捐助、企业员工捐助、领导人个人捐助、号召网友捐助要分开处理,也要注意顺序。
6、慎用捐助行为做宣传,适可而止。
7、灾民是社会的关注焦点,是真正的主角。公众人物,此时越低调越好。
(上述主要针对大企业、知名企业适用)

2008-05-21

八天来,很多熟悉的记者朋友陆续到达灾区现场。有几位是当天晚上就出发了。有一位更是自费前往。


看着msn和QQ上一个个熟悉的ID变灰,不由得不担心。


还好,他们又纷纷上线。他们之中,有一些协助了救人,有一些在被困的灾民之中发短信求救……令人尊敬。


只是,今晚听说前线情况转为严峻,希望大家先照顾好自己。


听说有某卫视的四名记者失踪已经64小时……


希望他们能够化险为夷!

2008-05-20

 世联地产陈劲松:

 


    因此,呼吁各地区建筑主管部门,应在灾后迅速行动,对所有学校进行结构抗震的普查工作,就像当年唐山大地震后,北京普遍对房屋进行抗震加强工作一样,利用寒暑假为楼宇增加抗震圈梁和抗震结构柱,使之成为社区中最抗震的建筑!因此从现在起提高学校的抗震级别就显得极重要!


    大灾来临,人们知道跑到什么地方避难是非常重要的。这不只是解决了人们到哪里去的问题,更重要的是可以缓解人们对学生安危的担心。


    呼吁成立全国中小学校舍抗震预防基金,组织力量,国家、地区和社区大家都贡献力量,缓解群众对学校安全的顾虑。

叶檀:

     面对上万亿元的灾后重建费用,面对东部沿海数万家倒闭的工厂,我们呼吁有关部门适当放松信贷额度,如果GDP下降到9%以下,下半年降息,并且迅速采取政策真正放松行业准入,甚至有必要降低迁移到中西部的制造工厂的税收,提高西部民众的就业率,加快中西部的城镇化进程,实现还利于民,涵养于企。


    灾后最大的风险不是爱国心的衰退,而是经济主导权继续向行政部门集中,实行严格的价格管制,在市场化名义下,将市场稀缺的资源源源不断输送到特大企业。前者表面上可以平抑物价,实际上会严重挫伤市场的积极性,后者将使灾后重建、中西部的发展失去市场力量的支撑,股市也将随之下挫。


 


胡咏:


5月19日的新闻说,圣火暂停了,国旗要降了,我们看到,经由互联网而形成的公民社会在发生效力。一位知名的互联网企业家说:“发现了吗?民意透过互联网体现!央视回答的大量问题来自网络,现场信息(照片与帖子)来自网络;政府对任何网络的集中民意表达不敢忽视的情形(如火炬传递从简、默哀;接受日本、台湾专业援助……)相信会越来越多。中国历史上第一次众目睽睽的救灾!‘信息’已成为现代人类的生命要素之一,‘5·12’后的民众一定会更加珍惜个体信息权力,政府决策机制势将很难沿用自下而上传统,而空前的全民参与已初步显现公民社会图景……互联网就是人民!”


政府对民众的情感不再置若罔闻,它与人民同舟共济,这是因为它认识到,从来就没有什么空洞的“天秩”、“天序”,只有崇德保民,顺应民意,这样的社会才是“与天同德”的社会。勿轻言天谴,也别说天佑,我们所生活的时代,是一个“自助者天助”的时代,是一个信息意味着生命的时代。在这个时代,曾有的绝望,要靠希望——还有信息——来加以拯救。


张抗抗说:


今天这样的场合,我觉得语言已经非常苍白无力,我想说的是,这次灾情发生后,政府在第一时间把真实的信息公开,迅速地激起了中国国民自觉的、广泛的、主动地参与救援的行动,这让我非常感动,因为我觉得这个展现了中华民族正在成长当中的公民意识,这个公民意识正在成长、成熟,我想它是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巨大的进步的重要标志,所以这个意义是非常重大的。我想面对灾情,我们每一个中国公民都会问自己,我能为救灾做点什么?所以现在灾情还没有完全过去,救灾还在进行,家园即将要重建,所以我特别想的是,我们每一个活着的中国公民都要时时记住,我是公民,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

巨灾一周来!第一次登陆了新浪博客,实在非常痛心,抓紧时间补发上周的文章。


 


面对巨灾,房地产行业能够为灾区做什么?





陆新之 
突发天灾,遇难万人,拯救款难,此事实在令人揪心。
事发数日,多家房地产企业解囊捐助,值得肯定。捐款一事,多多益善,少少无拘。实际上,捐款掏钱几乎是企业最容易做到的事情。而除了捐款,很多行业的企业,应该想得更加长远,如何充分发挥自身的特点,为多做一些善后工作。
作为社会美誉度欠佳的行业,这一次,面临如此巨大的灾害,房地产企业,即使不是在社会责任方面领先,至少也不应该落后其他行业太多。
在美国,有过特大洪水灾害,也时常出现龙卷风肆虐。灾害过后,灾区重建,需要很多细致工作,不仅仅是钱的问题。占有社会资源多的大企业,在这个时候更加应该多做一些具体的事情,做一些比起其他行业更有优势的善举。
因此,对于地产企业来说,起码有几件事情可以纳入议事日程。
其一,暂停发布炫富广告和减少重度商业营销活动,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此时此刻还强调奢华享受,有悖人伦,在未来一段时间,房地产企业应该将讨论促销的会议时间,分出一些来讨论如何发布公益广告和组织公益活动,提醒公众关注环境保护,珍爱家庭幸福。
其二,各类建筑队伍和物业管理公司,无论是建筑工人还是安保人员和物管人员,长年需要大量人手,建议优先招聘在灾区无业和失业的劳动力,让他们有一个重新开始工作和生活的机会。人需要工作,才能建立自己的尊严。一向以来,建筑队伍之中就很多四川籍工人,此时,至少甲方开发商,不要拖欠他们的工资,同时,能够安排一些电视和报刊,为他们提供救灾消息的最新进展,有利于社会和谐。
其三,大型的开发项目,应该认领孤儿,助养学童。这样有助于业主加强对项目的认同感,也是切实帮到这些社会的未来。
其四,最应该做的,在未来的灾区重建或者移民安置过程之中,房地产企业,要发挥自己的专业,为灾区建设质量好的学校。实力雄厚的大地产商,更应该建设医院等公共设施。最关键的是,开发商不能仅仅是出钱就算,而应该派出自己的团队去实地建设。全国的地产商有六万多家,其中活跃的超过万家。我们希望,未来三年到五年,历经这次浩劫之后的灾民,他们的子女能够入读到开发商修建的,不容易倒塌的学校,他们能够,在开发商规划设计的公共设施之中,好好地活下去。
911没有摧毁美国人的意志,反而涌现了很多在平时商业社会之中被淡忘和边缘化的激情。我们期待,中国房地产行业中人,用实际行动,对灾区做出更多援助,为行业和自己,争取到一份尊重。

2008-05-13

陆新之

  如果是在2007年初,世界上还没有出现一个叫做次贷危机的名词之前,艾伦·格林斯潘先生,按照我国传统的名人评价标准,很可能会被评为“文正”,可称格文正公。


  曾几何时,格公名满天下,金融业四海归心。美国报纸曾撰文写过一个不关心政治经济的美国老百姓的愿望,那就是希望美国未来十届的总统姓氏为:克林顿、布什、布什、克林顿、克林顿、布什、克林顿、布什……而这两个家族要做的最重要工作,是让格林斯潘一直担任美联储主席。


  俱往矣!2007年,美国的次贷坏账魔鬼一旦被放出了潘多拉的盒子,一切都不一样了。在非全球化时代,路易十四虽然高呼不管死后洪水滔天,但是都难免大革命爆发。更何况在这个据称要时刻和美国人争饭碗的奥运年?


  事实上,去年下半年以来,广大美国群众,要为美国经济大繁荣的失败寻找历史罪人。所以,除了穷兵黩武、胸无点墨的小布什之外,越来越多的矛头指向格老。谢国忠等评论家,更是点名让格老为次贷造成的老百姓日子难过负责。看这架势,格老不用多久,就得改为“武邪”了。


  事实上,在美国和西方国家的主流人群眼中,作为一个喜欢音乐的曼哈顿白人精英,格老长期扮演了制衡华尔街金融大鳄的角色。这个掌管着全球最大经济体的人,至少看上去演绎了一个超越了执政党的轮替、战胜了金融危机、击败通胀并最终缔造繁荣的故事。这样的传奇似乎应该发生在经济丛林法则年代 ——摩根与洛克菲勒的岁月。但格林斯潘就生活在触手可及的现实中。这使一代人不仅可以看到故事浪漫的发生和惊心动魄的过程,也有机会看到它爬满虱子的落幕。


  在《走向共和》里面,编剧煞费苦心,为李鸿章设计了一句颇为无奈的对白:一代人做一代人的事情。此语其实也适合形容格林斯潘。他能够勉力维持美国这个经济怪物繁荣20年,可谓超额完成战斗任务。如果要求一个八旬老翁一直照料好美国乃至世界经济长盛不衰,也有点强人所难了。


  2003年之后,格老的最后美联储主席岁月,如同曾国藩围剿捻军一样频频失手。虽然美国朝野一直对这尊偶像景仰无限,有时希拉里还会说,请格老重新出山挽救经济。但是稍有理性的人都知道,大厦将倾,非一木所能持。


  格林斯潘的新书出版费800万美元,已经是财经人士的天价了。这个价格也变相地说明,经济和世界对这个20年的美联储主席的买账程度。


  曾有今人写明史笔记,感慨“世间再无张居正”,哀叹权相一去,大明草草。如今之格老,或许也可作如是观。再没有格老庇护关照的美国人们,只能好自为之了。 (作者为财经作家,长期关注中国商业环境转化)

2008-05-05

证监会频频表态打气,奥运之前股市行情有得搞。当然,也得小心,搞不好又是最后的疯狂。

    


    转一段叶檀的归纳:


    我们应该感谢奥运,这次盛会冻结了一切争论,也使A股市场的估值暂时回归正常,以我为主的主导权再次握在内地市场手中。


  从让基金经理讲政治,到证监会主席尚福林先生再三强调股市稳定,让昏了头的基金经理醒过神来。资本市场是预期市场:奥运前股市面临的重大风险已经改变。第一,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信用崩溃告一段落;第二,国内无加息之虞,资本市场更是信心市场。在醒过神之后,机构加入了做多甚至是恶炒的行列。

一份由「全球洞察组织」今天发布的报告显示,主权财富基金在过去三年来,每年成长24%,2007年已达3.5兆美元。报告说,若依目前成长速度,这个新兴经济体近来热中投入运作的基金将在2015年超越美国经济产值,在2016年超越欧盟。

近年来由国家的外汇盈余或石油收入成立的主权财富基金运作积极,引发不少可能试图进行政治投资的疑虑。根据这个研究公司所发布的主权财富基金年度报告,中国仍为主权财富基金最大的国家,规模达1.2兆美元,其次为俄罗斯、科威特。

报告指出,数字显示,93%的主权财富基金投资于西方的金融业,对于能源与矿业公司的兴趣则渐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