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8-10-28




 




    主持人:今天我们演播室请到财经评论人陆新之,您好。


    陆新之:您好。


    主持人:我们看油价的起伏真的很有意思,前一段时间增长的时候,当时我们采访过壳牌的CEO,我问他,为什么油价涨得这么快?因为虽然说油价涨了,按道理说,大家钱少了应该减少消费,应该下来,但是大家都考虑到了,石油是一个不可再生的资源,以后油价可能会越来越高。正因为这种预期,导致这种油价攀高之后,需求没有相应减少,反而继续增加,所以油价越来越高。但是现在为什么越来越低呢?你觉得又是一种什么样的预期在里头?


    陆新之:油价最高的时候在7月份,我们看到那时候美国金融问题没有暴露出来。七八月份一暴露出来,对整个消费信心,对市场未来的预期,以前是觉得消费会一直维持下去,等全球经济会放缓的时候,所有的需求突然减少了,美国经济本身出了很多问题,在市场里的期货也出了问题,这两个一加起来,下跌幅度相当惊人,跌去了近一半的价格。


    这次华尔街危机值得大家反省


    主持人:今天我们一些中国工商界的顶级人物进行探讨这个话题,他们都说现在这个危机,我们中国人应该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应该是反省,和全球的企业家反省,第二是判断,第三是行动,我们看到很多著名的财经人士都在反省,包括格林斯潘本人说,我可能犯了一些错误,你觉得未来一段时间,会不会听到更多这样的声音?


    陆新之:我相信会越来越多,不仅是金融业,包括大的汽车公司,大的服务业,他们在这个事情上的反应跟这个事情危害程度来比慢了一些。


    主持人:我想不仅是决策制订者要反省,老百姓也应该反省,我们不应该把责任推给监管者。其实很多人是在去年的贪婪付出代价,美国老百姓也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陆新之:他们更应该为七八年以来的无限制的消费行为做出一个根本的反省,如果再这么下去的话,这个问题很难解决。


    主持人:所以老百姓也应该承担一定的责任。


    陆新之:尤其是美国的老百姓。


    主持人:他们一个月就挣两千美金,但是从小就住一两百万美元的房子,不能因为银行说我给你贷款你就借,你踏踏实实去做,不能违反根本的规律。


    陆新之:他们不光是房子的问题,他们开的车要大,他们信用卡的消费也要跟上,美国人的消费习惯是很恐怖的,跟住大房子是相对的,中国老话说,一阔三大。一旦房子上去了,他所有的装修,维持费用(都上去了),美国的物业管理费跟地势是非常高的,你买到了一百万美元的房子,但是每个月寄来的账单很恐怖,尤其冬天的取暖费。美国的居住习惯很不健康,他们灯不关,他们常年维持一个恒温恒湿,空调不关,有这样的消费习惯,这样的能源消耗是很大的,是没有价值的消耗。


    主持人:目前还没有看到美国太多的消费者,包括在媒体上公开反省。昨天龙永图先生到洛杉矶的时候,他的夫人还在跟他聊,中国人扮演什么样的角色,而不是反省美国人自己做错了什么。在这场危机上都每个人一个教训,天上不会掉馅饼,没有免费的早餐,我们要回归市场经济的根本,必须要创造价值,才能把这个事情做好。反省过后就是对目前经济形势的判断,刚刚亚欧峰会帮我们做出了很多的判断,但是对于整个世界经济形势目前的走势有三种说法,一种是U形,先是下滑,经过一个比较长的时间涨起来,一个是V形,立刻反弹,一个L形。


    陆新之:长期走跌,有一段不起来了。


    主持人:这两天还有人一个V再加一个U,先下去,再上来,然后再下去,这时候下去会缓一点。


    陆新之:大家都成画家了。


    主持人:你前一段时间在美国生活,根据你的观察,你觉得美国经济最有可能上升到什么样的形势?


    陆新之:我一直在美国的几大城市研究华尔街的问题,下半年想不到又遇到这个情况,我一直在跟那边的朋友联系,我得到的很多微观情况,美国这一代人没有遇到这么大的危机,这个角度来讲,不可能会像以前的十个月二十个月就能解决。所以我觉得是比较大的U,U的底比较长,但是未来的增长潜力还是会有。


    美汽车业成为第一个倒下的实体经济


    主持人:我们再来和财经评论员陆新之聊一聊美国汽车行业的话题。我们知道美国的汽车行业50%以上的利润都是来自于汽车金融,所以金融危机来的时候,也是病来如山倒,成为第一个倒下的实体经济。前一段时间,我们采访美国财政副部长时,问美国政府会不会考虑出手去拯救美国的汽车行业,他没有正面回答。你觉得这个行业的未来怎么样?


    陆新之:从目前来看,这个问题已经不是一朝一夕。它的汽车金融也是当然为了救汽车产业本身的问题,才提出来的。这个产业成本很高,高福利,包括员工的待遇都远远超过正常其他的行业,这样一个行业在美国其实非常不经济的东西,所以面临调整的问题。但是跟金融业比起来牵涉的员工人数很多,牵扯到的社会各个层面很多,所以美国政府将来救它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主持人:而且汽车美国经济的比重是4%-5%,如果这个行业长期低迷的话,对美国经济确实有很大的打击。


    陆新之:因为再下去不是低迷,而是崩溃的问题。股价已经从十美元到两美元,因为股东的信心已经丧失了,而且成交也好,销售量也好,跌到那个程度已经超过正常的行业调整的问题了。


    主持人:我们可以想像这些老牌的汽车厂商,他们在华盛顿政客身上的油水也相当大,他们遇到越不过去的坎他们会游说所有的力量来游说美国的参议员,众议员。在国会上通过一些相关的法律制度,这是可以预想到的。


    陆新之:美国汽车业的工人也会做这种事情,他们在拉援助方面是很有经验的,


    主持人:我们可以联想到通过这次危机,全球的汽车产业可能会出现大洗牌。有一些汽车品牌,比如说福特旗下的沃尔沃,福特有可能会出售沃尔沃,所以这些大的厂商可能重新洗牌。我个人觉得有可能日本的汽车厂商可能是在这次危机当中受影响最小的,经过这场危机,日本汽车会不会在全球汽车中的地位得到提升?


    陆新之:过去十来年,日本的像丰田已经远远超过了美国传统的三大家成长率,他一家的股票市值相当于他们三四家,日汽已经很大了。这一次洗牌以后,美国很多下属的小品牌会扔出来,日汽关键有多大的消化能力,因为这不仅仅美国汽车厂商的问题,可能是全球汽车消费能力下降的问题。这样的话,可能整合期会用比较长的时间才能看出来,到底什么样的汽车会占胜出。


    主持人:我们聊一聊这个行业对于中国汽车行业的影响。如果外国大的汽车厂商出现了问题,我们听到一些消息,有一些行业确实可能干脆在北京撤资了,不再做了,因为这次影响很大。但是我想汽车不可能出现立竿见影的效果,因为这个行业非常大,如果出现了问题,中国会救。第二是因为中国的汽车消费还在增长,而且增幅很快。


    陆新之:中国基本上是这些全世界大的汽车厂商寻求最大增长的一个唯一的目标市场。所以对他们来讲,欧洲的厂商可能会把美国的业务关了来做中国。

此博客类柳大麻子谈晚明遗事,绝对原创,观之每每令人有黍离之悲。

http://poy-no1.blogspot.com/

2008-10-27


因为是现场直播的原因,所以其实说什么不说什么还是很有讲究的.所以平淡讲完就很满足啦!


 


http://video.qq.com/v1/videopl?v=5X2ExLPhmT7










    由东方出版社携手天伦王朝酒店共同主办的郎咸平新著《产业链阴谋: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Ⅰ、Ⅱ》新书发布暨百家媒体见面会,于10月21日下午两点,在北京王府井天伦王朝酒店隆重举行。著名经济学家郎咸平,人民出版社副社长任超,天伦王朝总经理王仁宗,资深媒体人、出版人陆新之及百家媒体记者等众多嘉宾出席活动。郎咸平在会上做了关于产业链整合的主题演讲,并在记者提问和现场互动环节,与诸多嘉宾共同探讨产业链对中国企业的战略影响。人民出版社副社长任超致辞,会议由陆新之主持,并做关于产业链导读介绍。
    发布会上,郎咸平教授做了精彩演讲,并且回答了超过三十个问题,妙语连珠。


2008-10-23

房地产新政的消息早就传到沸沸扬扬,今晚尘埃落定,倒是一件好事。
连月来,全球经济遭遇巨变,各国为了保增长不遗余力。这个时候,政府应该和全社会一起凝聚共识,正如本人在上周本栏大笔提到的,要救市场,救经济第一。
房地产新政内容,减息是德政,减免交易税费,更是还利于民,还富于民,这对购房者是好事,对于社会福祉的增加也是好事。至少这一部分的积极意义要肯定。
其他的详细分析,是第二位的。

应对危机需转变经济增长模式   
NBD:中国能否平安度过此次金融危机?   
吴敬琏:我认为冲击会很大。其实在他们还没有发生危机时,我们已经出问题了。根本的问题是整个经济发展格局出了问题。   
整个经济发展格局存在两方面的问题:一个以美国为代表。美国的经济模式造成全球经济体系中虚拟财富过多,这也形成了泡沫。因为美国人消费水平太高,而储蓄率极低,于是只好凭借世界货币的地位大量发美元,而这注定难以维持经济的正常运转。  
而我国采用的则是一种对应的经济增长模式,即高储蓄率、出口导向、再加上本币低估,就等于我们借钱给美国,而且商品卖的非常便宜。这样一来,虽然我们的外汇储备达到了世界第一,但整个宏观经济仍遇到了很大困难。所以从根本上说,我们要解决这个问题,就需要提升自身的附加值,就是要转变经济增长模式。

行政关停中小企业不足取

  NBD:现在不少中小企业出现了倒闭潮,您认为原因是什么?


  吴敬琏:就是因为产业层次太低,附加值太低,这个东西实际上是维持不了的。但是,我发现地方政府对于“升级”的理解好象有问题,我们所说的升级是指提高产品附加值,而地方政府一说升级往往就理解成企业分级:“劳动密集”就是“低级”,“资本密集”就叫“高级”,“OEM”(原始设备制造商)就是低级,“OBM”(原始品牌制造商)就是高级。这样一来,很多地方采用行政的方法规定“低级”的企业限期搬走。行政手段不行,就用经济手段,比如提高房租,提高地租,想把低级的挤走。实际上,提升是一个企业自身的行为,政府应加以鼓励、引导和帮助,而不是用行政办法去规定,去关停。


  NBD:大量中小企业倒闭,会否加剧失业问题?


  吴敬琏:在1998年以后我国劳动力转移非常快,为此从当年下半年开始,各级政府全力帮助中小企业发展,结果情况很快好转,国企职工找到了生活出路。但进入本世纪初期,随着宏观经济总体情况好转,这些鼓励中小企业发展的宏观措施反而跟不上了,现在一定要重新启动起来,特别要注意防止中小企业大量倒闭。如果大量倒闭发生了,就会伤元气,而伤了元气再恢复起来就很困难。

2008-10-22

华尔街无管束的公司的贪婪行为对社会危害巨大,中国互联网行业应引为殷鉴
——————————————————题记

陆新之

    最近的金融新闻之中,坏消息一个接一个,看得人目瞪口呆。而股市上的全球轮番大跳水,更是悲壮之至。其实,这场惊天大祸事的起因,就在于华尔街上一群精英,在为自己赚取高额收入的手法无所不用其极。它们在衍生工具品种上面花的功夫很多,把许多其实不值钱的、毒性剧烈的问题资产,精心包装成为优质债券,兜售全世界,完全罔顾客户和公众的利益。结果,导致今天的全球金融体系岌岌可危。而它们引发的灾难却把美国,甚至全球都拖进了一场深渊。预计今年年底,美国将欠下巨额债务55万亿美元的天文数字!平均每个美国人将欠债18万美元。

    贪婪与恐惧是人性中自然属性,但又是难以平衡的矛盾体,在缺乏一种外在社会制度管束监控的环境下,金钱及权势会消除人性中的恐惧感,贪婪即会泛滥,最后达到无法无天的境地。华尔街的问题一早就有经济学者警示过,但失之监管,任由杠杆极大放大,金融信贷失衡,以至於达到最后全世界都难以收拾的地步。
     在A股市场,或者在华尔街,资本游戏可以让其中的幸运儿,一年赚取一个高级工程师一辈子都赚不到的财富,暴富实现年轻就疯狂追求物质的梦想。这种暴富思潮导致的社会知识阶层日渐浮躁,这在高速增长的中国等国家中更为明显,一切的理想都是追逐短期利益,不择手段达到所谓“成功”在华尔街以及中国的互联网例子层出不穷,传统的道德伦理丧失殆尽。由此带来的社会整体风险最近半个月已经充分暴露。

    以360安全卫士而言,本身是个符合网络用户需要的产品。但是,这个号称免费杀流氓软件冒起的软件,背后就是流氓软件的创办人,而且此君偏偏又一贯缺乏商业伦理标准,看不到其有底线。其对中国雅虎以及卡巴斯基的动辄翻脸手法,已经看出,这是一家极度贪婪,其未来行为相当可疑的公司。这一点和华尔街那种铸成全球公害的“精英们”甚为神似。

    譬如,它又做弹窗广告,又做弹窗拦截器,拦别人弹自己?还是以弹窗拦截器来掩人耳目呢?譬如,它凡事都借网民的名义,在自己的论坛和百科中搞投票,用这种没有经过公证的投票来左右舆论,给自己的商业竞争服务。譬如它做的装机必备软件推荐平台,一方面以安全认证、绿色软件的名义欺骗用户,另一方面则按广告位来卖,在各种有竞争关系的软件产品之间周旋,这不就是公然欺诈用户,要挟其它厂商吗?譬如,虽然该公司满口网民利益,大谈互联网未来的方向,但是一举一动,为自己的商业目的服务的痕迹太重。百度、腾讯、阿里巴巴是从用户的需求入手,卡位产业链,进而发展壮大。而它目前的心计是抢夺用户桌面控制权,绑架其它企业的产品来达到统一江湖的目的。

    试想,如果它这能把别的杀毒厂商干掉,那么还真有这个可能控制大众的电脑。试想,别的客户端,只能抢到用户的桌面资源,安全软件,则是能得到用户桌面的控制权。而且,安全行业的利润,也足以驱使这家拿了风险投资却一事无成的公司做出很多超限战的行为。

    说回华尔街,如果对其贪婪的本性放纵,没有方法遏止,那么金融疯狂游戏的隐患就得不到解决,会更鼓励华尔街这种不负责的行为。据悉,美国会已经在讨论通过立法,限制衍生证券的炒作,限制华尔街公司CEO们的工资收入不能超过美国总统,以改变华尔街这种疯狂的游戏;另外,FBI开始在调查华尔街那些有问题的资本家和高管们,希望查出问题后对它们加以严惩。只有这样,华尔街才能浴火重生,回归资本血库的本来面目,重展辉煌。而中国的互联网行业,更加应该吸取教训,其一是需要有自律组织,遏制这种贪婪的公司胡作非为的灰色空间,其二则是用户要有分辨能力,不仅对于产品要有人士,对于产品的控制者,更应该带有足够的警觉,以免它日堕入其术中而不自知。就像王冉写的那样:“还拿医院打比方,如果你每去医院看一次病医院都让你再得另一种病从而养成对医院的依赖,虽然每一次的新病他也都能治好,但你愿意和这样的医院打交道吗?”


日本《富士产经商报》报道,全球一百间大型金融机构,因次贷危机由去年7月至今年10月17日止没有了6600亿美元。为应付这个损失,这一百间金融机构正努力筹集6196亿美元资金,例如花旗已亏了681亿美元;美联银行财政年度亏了967亿美元;富国银行10月初表示,因收购美联银行及不良贷款组合将面临740亿美元损失。估计北美共亏了4076亿美元,甚至亚洲亦亏了247亿美元是最少损失的地区之一(上述数字是真正亏损,而不是指市价)。


截至10月17日止,美联银行亏了967亿美元,已集资110亿美元;花旗亏了681亿美元,已集资740亿美元;美林已亏了581亿美元,已集资 299 亿美元;华盛顿互惠银行亏了456亿美元,已集资121亿美元;瑞银亏了442亿美元,已集资323亿美元;美国银行亏了274亿美元,已集资557亿美元;汇丰亏了274亿美元,已集资51亿美元;摩通亏了205亿美元,已集资447亿美元;富国亏了177亿美元,已集资308亿美元;摩根士丹尼亏了 157亿美元,已集资246亿美元;雷曼兄弟亏了138亿美元,已集资39亿美元;瑞信亏了100亿美元,已集资30亿美元;德意志银行亏了97亿美元,已集资59亿美元;富通亏了88亿美元,已集资216亿美元;巴克莱亏了74亿美元,已集资288亿美元;法国农业信贷亏了82亿美元,已集资79亿美元;苏格兰皇家银行亏了136亿美元,已集资568亿美元;欧洲其他银行亏了2280亿美元,已集资2546亿美元;亚洲其他银行亏了247亿美元,已集资223亿美元。


全球共亏了6600亿美元,已集资6196亿美元。

2008-10-20

一年多前,我写过文章,肯定《财报就像一本故事书》的表达努力。今天又看到这一本《管理要像一部好电影》。这种让专业问题变得更加具有可读性的尝试,很有价值。



刘顺仁自述:

用心,在看不到的细节处在前着《财报就像一本故事书》中,我讨论了如何由财报数字解析企业竞争力,亦即所谓的“外功”;在这本书中,我探索了造成财报数字的各种关键管理活动,亦即所谓的“内功”。“欲练神功,内外贯通,聚焦联结,武林称雄”便是由扎实的管理活动出发,创造长久企业价值的不二法门。谈到长久价值,极少产品“抗衰老”的能力如名片《乱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1939年出品)。《乱世佳人》是部叫好又叫座的电影。1998年,美国电影学院(American Film Institute)投票选出美国影史前100大的经典佳片,《乱世佳人》排名第4(前3名分别为《大国民》、《北非谍影》、《教父》)。根据2005年的一项统计显示,《乱世佳人》在出品后的60多年间,曾隆重上映7次,调整过物价因素后,它成为美国影史上最卖座的巨片。 1989年,正逢《乱世佳人》上映50周年,媒体访问当时仍然在世的少数演员,回忆拍片过程的花絮。当时饰演女主角郝思佳妹妹的凯耶斯(Evelyn Keyes),提到她印象最深刻的一段往事。凯丝那时只有18岁,有一次她忍不住询问制片塞尔兹尼克(David Selznick),为什么她们每一个女孩的衬裙与紧身马甲,都用最高档的材质?凯丝问:“观众不是看不到我们戏服下面的穿著吗?”赛兹尼克拍拍她的肩膀,笑着说:“别忘了,你们都是美国南方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多年后,当她的演艺经验比较丰富了,她才理解赛兹尼克的想法:即使她们是一群配角,还是不惜透过精致高级的内衣,让她们彻底融入当时南方富家千金的心情中。显然,在拍摄这部经典名片时,赛兹尼克注意的不只是细节,还包括“看不到”的细节。*企业管理的难度绝不亚于拍摄一部好电影,经理人在领航企业时,必须致力于看不到的细节,创造出可长可久的竞争优势,进而替股东创造财富。英国诗人济慈(John Keats, 1795-1821)有一首深受喜爱的诗,它歌颂:“美好的事物是永恒的喜悦,它的可爱持续滋长,绝对不会消失无踪!”经理人应该效法《乱世佳人》拍摄时的用心,让企业价值不仅不会消失无踪,更能持续增长。而身为一般投资人时,除了透过分析各项财报数字外来掌握企业绩效外,更要懂得去检验企业“看不到”的学习创新能力与精实管理流程,才能发掘出下一个钻石级企业。


    拉吉从社会公平的角度力陈粮食和食物贸易自由化的危害———人要活着就必须有吃的,你不能把它商业化,粮食商业化是一种反人类的行为。在世界粮食危机的背景下,拉吉的深度分析和人本关怀让人们对于粮食危机有了更多的思考和认识。


第一章导言
  我们时代的大矛盾
  如今,当人类生产出有史以来最多粮食的时候,地球上仍有超过10%(即8亿)的人处于饥饿状态。与此同时,有10亿人体重处于超重状态,这一对数字的对比是如此鲜明。
  全球性的饥饿和肥胖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而且,消除世界性的饥饿也是防止全球性糖尿病和心脏病的途径,环境问题和社会问题可以同时解决。把食物从土地带到我们餐桌上的链条也把超重人口和饥饿人口联系起来。受利润的驱使,从事食物销售的企业会对我们的饮食结构和饮食观念进行引导和限制。在快餐店入口处这一点非常明显,因为在美国和加拿大快餐店入口处,你会发现自己可以选择的食品无非就是小松饼和麦乐鸡之类的东西。但也许你并不常去麦当劳,觉得自己没有被麦当劳所提供的食品清单所限制,事实上,我们还受着隐藏体系的限制。
  即使我们想要买一些健康一点儿的食品,我们仍然被限制在创造了“快餐之国 ”的这个体系里。比如,举个买苹果的例子。在欧洲和北美,顾客可以选择的品种不过五六种:红富士、布雷伯博恩(Braeburn)、澳洲青苹果(Granny Smith,别名史密斯),或许还有少数几个别的品种吧。为什么可选的这么少?因为这些品种看起来很漂亮——我们喜欢表皮光滑、无瑕疵的苹果;因为这些苹果的味道不会引起大多数人的讨厌;而且它们也经得起长途运输。当这些苹果从果园被摘下装车后,它们不会因运输过程中的碰撞而碰伤或破皮。通过上蜡和涂上化合物,这些苹果会保持良好的外观,摆上货架时看起来很漂亮。加之,这些苹果易于收摘,对农药和人工加工有良好的反应。所以,我们很难在货架上找到卡尔维尔·布朗(Calville Blanc)、黑牛津(Black Oxford)、扎伯格·雷内特(Zabergua Reinette)、坎迪尔·西纳普(Kandil Sinap)或古老的兰博苹果(Rambo)。我们不能完全根据我们的个人喜好做出选择。即使在超市里,我们所看到的商品也并非按照我们消费者的喜好陈列,当然也不会是按季节变化陈列,更不会是摆上由我们自己找到的商品品种。并非所有的应季水果都可以列入供应名单,也并非所有不同营养和口味的水果都可以找到。某一种水果能否被选人供应名单,完全取决于该种水果生产商的实力。
食品生产商关心的问题不只是如何把自家的产品摆上超市的货架。他们关心的是如何预防食品的腐烂问题,这是现代食物体系最核心的问题。为了展示一小部分的人是如何能够系统地影响多数人的健康,需要进行全球范围的调查,从巴西的“绿色沙漠”到现代都市的高楼大厦,从有史以来第一批被改良为农作物的植物到西雅图之战(the Battle of Seattle),莫不如此。这份调查会让我们发现为什么亚洲和非洲会发生饥荒,为什么全世界那么多地方有流行性的农民自杀事件?为什么我们对我们所吃的食物成分一无所知?为什么美国的黑人比白人更容易体重超重?为什么在洛杉矶中南部有那么多牛仔?世界上最大的社会运动是如何进行的?这些都值得我们深思,并最终改变我们与食物的关系。
我们以符合环境可持续发展和社会公正的饮食和生产食物的方式,来替代我们当前的饮食方式,这种新方式将会解决饥饿和与饮食相关的疾病。了解饮食方式和粮食种植方式中存在的问题会让我们更加自由,也会让我们重新获得饮食带来的享受。这个任务非常紧迫,因为收益会很大。
在世界上所有国家,肥胖与饥饿、贫困与富有之间的矛盾正变得日益尖锐。比如,在印度,一方面是上百万吨的粮食被人为毁坏,或任由粮食在仓库里腐烂,另一个方面,最贫困人口吃的粮食,其质量却是1947年印度独立以来最差的。1992年,在同一个城镇和村庄,一方面营养不良开始侵袭极端贫困家庭,另一方面政府却允许外国的软饮料制造商和食品跨国公司进入一直以来受到良好保护的印度经济。不到10年时间,印度就变成了世界上最大的糖尿病患者集中地:许多人—— 通常是儿童——在吃了太多错误的食物后,身体状况迅速恶化。
印度并非是此种矛盾的唯一集中地。这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甚至在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也存在。在美国,仅2005年度,就有3510万人不知道自己的下一顿是产出自哪里。同时,美国患有像糖尿病这类与饮食相关的疾病的人口空前的多,食物也是空前的多。
人们很容易对这种矛盾习以为常;矛盾在我们日常生活中的体现只会让人轻微不快,比如在去往商品琳琅满目的超市的路上,我们会看到诸如“无家可归、无饭可吃 ”之类的乞讨标语。那些心肠稍软的人也许会自我安慰地想:穷人之所以饿,是因为他们懒,而有钱人之所以那么肥胖,是因为他们吃得太好了。普通人的这种过于简单的看法由来已久。在每种文化中,或多或少都有这种情形,即人们把自己的身体理解为一种公开的账簿,上面记录的是个人的坏习惯。但是,这种责难性的语言对于我们理解为何饥饿、富足、肥胖如此前所未有的共同存在毫无帮助。
道德谴责只有当被谴责的人们选择分头行动起来的时候才算是有点儿效果。然而,饥饿和肥胖影响的人口有着不同的背景,来自不同的地方,因此很难说这是个人的失败造成的结果。因为这是人类失败的结果。我们之所以无法做出准确的评价,部分原因是由于我们对人体的认识没有与时俱进。是的,体重超重是由于富人无法控制美食诱惑,这也许曾经是事实。但如今,肥胖已经不再是上帝对个人财富的诅咒。肥胖人口有着一系列共同特征。这里举个例子:在墨西哥这个人均收入6000 美元的发展中国家,许多青少年都是肥胖人口,青少年肥胖人口比例前所未有的高,而同时,墨西哥的贫困人口数量也在以同样的速度增加。个人财富本身已不是儿童肥胖的原因:肥胖的关键原因不是高收入,而是由于他们所在地区接近美国国界。研究发现,越是那些接近美国,接近多糖、多脂肪饮食习惯的墨西哥家庭,他们的孩子就越容易超重——在肥胖问题上,地理因素起着关键性的作用。这一研究成果推翻了那种认为个人行为能够预防肥胖和预防饥饿的观点。我不禁想起了19世纪晚期墨西哥总统波菲里奥·迪亚斯(Porfirio Diaz)的哀叹:可怜的墨西哥啊!你离上帝如此之远,而离美国又如此之近。
关于我们的食物来源,有一个比较反常的现象是,那些以前根本填不饱肚皮的人现在都吃成胖子了。比如,在巴西圣保罗的贫民区,那些在儿童时期患过营养不良的人成年后更容易肥胖。由于身体在童年时期受到饥饿的损伤,成年后身体的新陈代谢功能变得很差,消化、吸收食物的功能变弱。所以,当摄人质量较差的食物时,身体更容易储存食物中的脂肪。在全球范围内,穷人连吃一顿饱饭的钱都没有。即使在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美国,这种情况也依然存在,而为此付出巨大代价的却是儿童。一个研究小组最近建议,如果当前的消费模式仍然不进行任何改变的话,美国儿童的寿命将会缩短5年,因为终其一生,他们都要与饮食相关的疾病相伴。
由于受到媒体的引导,消费者误以为,在个人有食物选择权的经济体制中,不会存在集体饥饿与肥胖疾病的危险。但事实是,恰恰是这种“选择权”为肥胖疾病的发生提供了机会。在超市购物的时候,我们常常会突然犹豫起来:要不要从50种含糖的谷类食品中选些什么呢?要不要从十几种味如粉笔的牛奶中买点儿什么呢?要不要从面包架上那些抹了化学制剂的面包中挑点儿什么?要不要从充斥着含糖食品的商品过道中挑点儿什么?比如,英国的谷类早餐有28种品牌可供儿童选择,每种都是特别为儿童设计的。在这28种早餐中,有27种早餐的含糖量不符合政府公布的含糖标准。其中,9种儿童食品的含糖量达到40%。所以,在英国少年儿童人口中,患有肥胖病的6岁儿童和15岁少年分别为8.5%和10%就不足为奇。不仅如此,这些儿童的肥胖水平仍处于继续升高的趋势。儿童早餐只是肥胖的系统性特征中的一个。虽然加工食品的营养成分可能更少,但食品制造商仍然要生产加工食品,因为加工食品的利润更高。顺便提一句,这就是超市里谷类早餐品种比苹果品种多的原因。
我们的食物选择也受到自然条件的限制。比如说,世上可以吃的水果、蔬菜和动物的种类相当有限。要扩大人们的食物选择范围,必须来点儿广告宣传才行。我不禁想起了新西兰的奇异果。这种水果曾被称为“中国醋栗”,但在20世纪50年代末被新西兰一家食品公司改了名称之后推向世界食品市场,据说当时之所以给这种水果改名,是为了顺应当时人们对中国持有偏见的冷战思维。现在,奇异果成了新西兰人的传统水果,而事实上,在引进新西兰之初,没有人能吃得惯这种口味。随着越来越多种类的天然水果进入我们的生活,食品行业每年向超市货架上推出的新水果品种达到上万种,其中有一些水果还变成了我们日常生活必不可少的食物之一,甚至在下一代人看来,没有这些水果的生活简直无法继续。这就说明了我们的食物选择是多么的有限。同时,也说明我们完全不知道自己每天所吃的食物是如何生产的,哪里生产的,甚至,为什么能吃到这种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