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8-11-27

1999年,为献礼国庆50周年,北京玉泉营环岛改造成立交桥,三环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环线”。东四环路建成通车,但四环没全线开通。

那时候私家车还是少数人的奢侈品。除非看电视,不然要看一场相声、话剧或歌剧都还挺累。当然,也没有视频、博客或恶搞。大学计算机教程依旧是win98,虽然bug也已经挺多。

那时候,大多数城市居民住7层以下的楼房里,没有电梯,房子是单位分配的,所以他们常一辈子就在一个单位。当时的北京没有现代城,没有东方广场、东方新天地,也没有西环中心,更没国家大剧院,五环外大部分是荒地,即使四环边,很多处都像是修建中的城乡结合部。你还记得吗?

要是再早一年,结婚得向单位打申请报告,然后排队等着分房,但是1998年单位不再分房,大家都很迷茫而且不适应,好在那时房价低。

就在那一年,有了住交会。那时候还是深圳高交会的一个分场。

2008年,中国开完了奥运会,北京不仅有了6环路,但大家都觉得有车不开才环保。用一天时间从shopping-mall拉回一车东西,够用一个月甚至一个季度。即使和对面同事说话,都习惯用MSNQQ。你总以为隔壁没人,事实上他已经宅了半年。

雨后春笋都无法形容现在的新房子,翻天覆地也无法形容现在的城市景观,你出差去的三级甚至四级城市好像在翻修,小区比想象的还亮丽,楼房很高,常在25层以上,并且配置有比起公园漂亮的园林。开发商总是情深款款地对你说:建筑是凝固的音乐。

有人的房子从狭促的2居换成复式,有人选择了LOFT。常说是网络改变世界,但有的人上网,却首先常打开某地产门户网站的业主论坛,因为他是小区的业主代表。

世界有时候很大,但是个人的世界,有时候又首先由家开始。

这两天,陆续看到了很多住交会的消息。原来,这个房地产的会展也一晃十年了。它见证了社会发展,城市变化堪比一个世纪甚至1000年。它这十年,风风雨雨过来了,变化很多,还是很热闹。

其实,这十年来,几乎和房地产行业有关的事情,都和住交会有关。

住交会“名人名企名盘”的模式,当时在营销上很有杀伤力。推出的陆铿和孙宏斌等等,都非常抓眼球。

而成都日和天津日等的设计,也是把地方运营城市的作用发挥到最大。过去是中国房地产的黄金十年,不管对于住交会毁誉如何,它已经成为房地产历史上的一个不能忽视的符号。

在房地产面临剧变形势的今天,第十届的住交会上,会有什么新的碰撞和火花吗?还是变得平庸沉沦?

改革开发三十年后的蛇口,填海出来的土地静待开发。

香港深水埗的电脑商场,元月时候还熙熙攘攘,11月再去已经相当冷清了。

中东人士在抗议以色列在加沙地带的种族隔离。

广州,一栋摩天大楼压着楼下的居民楼。看来这个钉子户没有被强拆。希望是私权保护难得的成功案例。

    最近经济形势动荡,大家心情不好。不过人生除了金钱,还有很多乐趣,所以整理一下2008年走过的影像记录,让大家换换感觉!

对着大瀑布,来一杯好茶。

北美地广人稀,很多旅游景点,都是这样的低密度住宅和大停车场。

一群小孩搞的陶瓷墙,很有想象力。

哈,这个面额虽然小,也算是美元。美国政府就靠这个来救华尔街。

    陆新之注:我一个多月之前就感叹,巴菲特老人家呼吁大家买股票,就是为了尽他作为美国富人的社会责任,千万不能以此作为投资的参考标准,现在看来虽不中,亦不远矣!

请看具体新闻:


    23年来最大下跌

  19日,巴菲特旗下位于纽约证交所的旗舰公司伯克希尔·哈撒韦(Berkshire Hathaway),股价大跌11550美元至84000美元,跌幅高达12%,这也是伯克希尔自发布三季报利润缩水77%以后的连续第八个交易日下跌,刷新了公司至少23年以来的最大下跌纪录。

  目前,伯克希尔股价已跌至三年来的最低点,今年以来则累计下跌了41%,与标普500指数同期45%的跌幅相差无几。而在过去20年内,伯克希尔有17年取得了股价上涨。

  YCMNet Advisors总裁Michael Yoshikami说:“伯克希尔的基本面并没有出现问题,而实际发生的是人们对经济的基本面抱有怀疑,伯克希尔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了上述怀疑的替代品。”

  由于保险业务的回报下降以及股权投资损失,伯克希尔已连续四个季度利润下滑,这也是公司至少13年来的最差业绩。截至上月,伯克希尔的股东权益缩水了90亿美元。

  抄底连遭深套

  今年,巴菲特至少花了280亿美元进行各类收购和证券投资,不过现在看来“抄底”时机仍嫌太早。

  9月23日,巴菲特宣布购入高盛50亿美元的永久性优先股,其普通股可转换价为115美元,彼时高盛股价仍在125美元以上。但风云突变,截至本周三高盛股价已跌至55.18美元,较巴菲特入股时暴跌了近55%,离115美元的普通股可转换价也是“遥不可及”。

  10月1日,巴菲特又宣布将向陷入困境的通用电气注资30亿美元,承诺以每股22.25美元的价格购入后者的普通股,彼时通用电气尚收于24.50美元。不过,奇迹依然没有发生,通用电气股价此后一路下滑,至本周三已跌至14.45美元,“股神”再次遭深套。

  与此同时,巴菲特原有的一些重仓股也遭滑铁卢——十大重仓股之一的美国运通自9月30日以来惨跌47%;伯克希尔的第二大投资富国银行今年也下跌了35%。

http://you.video.sina.com.cn/b/17167578-1276311044.html

 

概况来说,房地产形势还是比较严峻!

    作为本届财经图书大奖“商业史”的候选图书,《我用一生去寻找》的作者潘石屹先生接受了和讯读书频道的专访。我作为特约主持人,请老潘谈了创作该书的一些想法、理念,以及房地产业如何渡过这个寒冷的冬天。

特约主持人陆新之

 

  一生去寻找:物质、精神平衡向前走

 

  和讯网:各位网友大家好,今天和讯演播室移动到潘石屹先生的办公室,朝外SOHO的11楼。今天我们不讲股票、房地产,我们从潘总的书《我用一生去寻找》开始讲起。

  《我用一生去寻找》这个版本已经是第二版,跟一开始的不一样?

   潘石屹:对。加上台湾版,可以说已经出到第三版了。

  和讯网:您当时为什么想写这本书呢?

  潘石屹:随意写的。书中的内容有的是从博客上摘录的,有的是些平时的随感。还是出版社很费心,他们把这些内容整理、编辑。等我看的时候,我就觉得加工过的东西和没加工过的东西就是不一样。我写的东西是原材料,可是经过出版社的加工,变成了另一个产品。

  和讯网:能否这样说,出版社在某种意义上成了你的书的开发商?

  潘石屹:可以这样说。我给他们提供的是水泥和砖头。

  和讯网:我看到您拍了很多农民工的照片,于是想起当年吴****的采访。您说:“农民工兄弟在下面,我的心也跟他们在一起”。不知道这本书里是否收录了这句话?

  潘石屹:书里没有明确写“跟农民工的心在一起”。当时和吴****讲这话的语境是说我们跟农民工打交道的机会比较多,跟他们交往,就会有这样的心情。

  和讯网:看完这本书,不只有一个大学生说书写的很生动,大家很关心潘石屹什么时候开始有用“一生去寻找”的想法?它是您的中学、大学还是当你做地产开发之后才完成这个思想进化的呢?

  潘石屹:这都是循序渐进才有的想法,不是说一天突然开悟想出来的。

  和讯网:从您的人生经历来看,有几个时间点是关键的。首先,海南创业,和六兄弟分家;后来遇上张军,现代城售楼团队被人全部挖走,遭遇“安气事件”;再到与任志强在尚都项目上用“鸡蛋换粮票”。这些都是您的事业的纵轴。而这些事情的发生与您的世界观的形成是否有一些时间上的吻合?比如,从海南回来后,你的世界观和以前比,是不是有了重大的变化?

  潘石屹:看来你对我还是很了解的。你提到的这些事,有些事情好像是好事情,让人高兴;有些事情是特别让人沮丧的。不过,回过头来看心情已经比较平静了。当时,在事件中时,心情还是很低落的。

  可是人在成长,好事情对你来说是一个考验,坏事情也是一个考验。如果跳出来看,或者过三五年后再来看,这个事情跟你当时的心情已经没有太大的关系了。但是它们对你心里面造成了影响,影响到你怎么看待这个世界。我想,这些是这些事情真正留下来的东西。

  和讯网:我们听到很多朋友讲你特别豁达,对一些事情看得开,包括这本书里也看到您对很多事情主张开放、宽容、磋商的态度。这些是事情的结果?还是从开始就有的起点?

  潘石屹:不算是结果吧。应该还是在过程中!可能给外界造成了一个印象——商人都特别物质至上。

  和讯网:事实上也是这样。

  潘石屹:可是我觉得作为现代的、完整的商人,不能光追求物质的东西,这跟一个国家只追求GDP,一个企业只追求利润,一个人只追求钱是一样的,我们也需要精神上的成长。

  物质和精神的成长应该是平衡地向前走。个人不说。整个社会的精神财富是与全世界相通的,如果物质财富在不断增长的过程中忽视了精神的财富,有可能多少年来创造的物质财富会毁于一旦,土崩瓦解。

(未完待续)

    陆新之注:以往一美元是直接将股票打入垃圾股的生死线。想不到如今很多名股都失守此线,逼得交易所修改规则。这对华尔街来说真是非常辛酸的选择。

   新浪财经讯 纽约-泛欧证券交易所(NYSE,以下简称“纽交所”)解除了股价低于1.05美元股票不得交易的禁令,多达91支股票将可以恢复交易,其中包括房利美和房地美。

  纽交所称,该决定已得到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批准,允许其自美东时间17日起恢复这些股票的交易。

  纽交所表示,所有目前符合跌破1美元暂停交易规则的股票都将在纽交所恢复交易,同时还将调降股价低于1.05美元的股票的交易费。

  这一举措终结了跌破1美元便暂停交易的规则。根据该规则,符合条件的股票将被转移至小型交易平台Arca。(盛甫)

    在美国,商人们大都是希望共和党当选的,支持奥巴马的则是一群数目可观的年轻人和美籍非洲人、美籍华人、美籍墨西哥人。
    一直以来,共和党就以代表大企业集团利益著称,并且相比民主党更为信奉自由市场经济,推行对企业有利的税收政策和对华尔街金融机构相对宽松的监管政策;民主党则认为帮助经济发展是政府必须的职责,并强调从高收入人群如企业家中征收更多税帮助低收入人群。
   
增加有钱人的税收,这无疑是奥巴马取悦美国劳工阶层和穷人的主打口号,他在总统竞选时主张将工作机会输到海外的美国企业将不再享有减税优惠,未来个别劳工和家户将永久减税500美元,无法列举所得的纳税人将取得10%的税额减免,在给这些约占95%的美国家庭减税的前同时,给5%年收入在25万美元以上的家庭增税,从此布什时代有钱人享有的减税优待将宣布结束。
    麦凯恩在竞选时候津津乐道的水管工乔对奥巴马的发难,在奥巴马上任之后,将会慢慢实现。
2008-11-10

陆新之:英美救市的不同路径

十年前亚洲金融风暴期间,东南亚各国争相把货币贬值,以加强出口,多赚些外汇还债。这是穷人的做法,也是属于没有办法之中的办法。因为穷国不像富国,即使是拼命印钞票也没有人要,只能靠贱卖产品和资源才能维持。而我们看到今天的局面则是大不一样。欧美面临金融海啸,各国财政部争相把资金注入银行,暂时解决金融机构之间互相不信任不愿意拆借资金的燃眉之急。一般而言,到今天,欧美都还有自信,就是开动发债机器,还是会有人排队来买。

不能不说,现在的金融市场已经是惊弓之鸟。受过良好教育,长期在华尔街呼风唤雨的精英们几乎是一夕数惊,闹出的笑话也很大。例如,日前DTCC———负责信贷违约掉期记录及结算的机构———出来澄清市场一个大误解,那就是雷曼破产引起的掉期结算款项只有60亿美元左右,而非日前传媒报道的3600亿美元。两个数字相差极大,60亿美元这个数字绝对不会引发系统性风险。但是前一段因为这个消息而导致的市场波动带来的损失,估计已经远远超过60亿美元!

美国公布的2500亿美元稳定金融系统计划,其中九大银行,包括摩通、美银、花旗、富国、大摩、高盛等,纷纷同意向政府出售总值逾千亿美元的优先股。整体而言,用公帑的银行总要承担社会责任,这方面英美并无不同,但在执行上美国就宽松得多,也令自由市场经济拾回一点面子,跟英国政府赤裸裸的把银行国营化有点不同。

美国方案较英国优惠,首先是政府入股银行之后,银行支付的优先股息率为5%,5年后提升至9%,较英政府收取的12%高息低。其次,美政府并不会派人进入银行董事会,相反,英政府会委派三人进入皇家苏格兰银行。另外,美国虽然也要求银行宽待借款人,但是只提出银行不应把政府的注资储起来,而是要把其用作支持信贷业务,惠及整体经济,没有太多具体指令。而英国政府对于银行要求甚为具体,特别是强调,银行对面临还款压力断供的业主要给予适当宽限,对房屋贷款及中小企业的贷款要维持在2007年水平。

正因为国有化程度这样的区别,美国的方案公布后,受惠的银行股价普遍上升,而三家英国半国营银行的股价则持续不振,表现不如汇丰控股———这家香港起家的大银行拒绝了英国政府注资,认为自己有实力对抗目前的金融海啸风险,继续走市场经营之路,所以受到投资者的支持。不过,三家英国银行在进入政府保护伞后,信贷风险则大降,这点值得注意。

金融大海啸发展至今,一浪急于一浪,是因为社会各个经济体之间的互信关系破产。金融机构互不信任,不愿进行正常的资金融通。可以说是借长债免问、短期头寸调度也不容易。这样的银行收紧银根之下,企业借贷无门,资金周转受限,经营日益艰难。市场经济的正常运作都受到重创。不少银行存户怕银行倒闭,宁可提走存款,把钱放在家里!欧洲的保险箱数字近一个月销售急升3倍,非常形象。

这个时候,回看内地一些国有信用支持的银行,可谓是天之骄子,得天独厚。以工商银行为例,不仅是次贷损失很少,而且今年以来业绩节节上升,和其他商业行业的利润下跌形成对比。金融创新,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不是好事。工商银行的企业管治也只能说是在改善之中。但是从投资者的角度来说,如果你觉得中国的长期经济能够走好,工商银行这种特殊条件下的公司,倒真是在全球金融海啸下还能看得清楚前景,长线来看有投资价值的品种。

用工序来防治贪腐

近期几乎每天都会上台湾媒体头条的陈水扁家庭涉嫌贪腐案,对于这件事引发人们对于防治贪污腐败的争论,我认为用一套严谨的工序将权力流程化,即可以防治贪腐。以下是我和陆新之的部分对话,现整理出,希望能和大家探讨!
  陆新之:台湾阿扁一家人的丑闻,你怎么看?

  郎咸平:我们对这个事件的评论很多,有一个本质的意义我们忽略了,那就是陈水扁的心态,他就是一个过去台湾那种黑道老大的心态,弟兄们都是我养的,因此我搞一大堆钱来,给你几百万,你们去竞选,所以基本上在民进党这么多的竞选公职人员当中,大概都收过陈水扁的钱,这不是一个简单的贪污受贿的问题,而是一个黑道老大作风的问题,掏出所有的资源给你们,你们去竞选,就变成这么样一个团队。

  陆新之:你说的这个让我想到,台湾社会表面上看是民主、有选举,可是你到最内部的核心,说白了还是刘、关、张《三国演义》那一套。

  郎咸平:没错。中国虽然有几千年的文官制度,但是最大的问题是潜规则在运作,而不是规则。规则是摆在表面上给人家看的,拿潜规则给人家运作,台湾也是一样,虽然台湾经过所谓的体制变革,但是我跟你说潜规则的意识并没有改变,那种黑道老大式的作风没有改变。

  陆新之:民主改革也不能改变潜规则?

  郎咸平:我们很多人说,体制要怎么样才能防止腐败,都搞错了。我最近提出一个新的思维,就是现在我们国内的官员,部分人贪腐,绝对不是全部,但是每个人都很忙,一个礼拜干八天,一天干十四五个小时,到底是什么让部分人贪污的?我的结论是:公共产品的供应不足导致这点。什么叫做公共产品的供应不足呢?就用彩电为例,在我们国家彩电脱销时期,100台彩电有1000人要,所以我们售货员就很忙,一千个人忙得不得了,一个礼拜干八天,可是更重要的是什么?当决定这台彩电卖给你,你给售货员一个选择的权利,他就可以收到十块钱好处。只要这个售货员有选择的机会,他就必定贪污。如果你把他选择的权利给剥削了以后,他就不会贪污了,他就没有可能贪污。

  我再举个例子,你看新加坡按照国际来评比,它是最清廉最高效的政府。为什么这么清廉?只有一个原因,什么原因呢?建立起一套流程工序,把领导的选择权全部分散掉。举个例子,那就是设立一个规则,什么规则呢?你不是有一个彩电吗?不是有一千人要嘛,好了,设立一个规则,什么规则呢?那就是先来先到,我就收这一百个人,你们进来别人都回家。100个人要100台彩电,因此公共产品的供需就平衡了。

  陆新之:不过我们早就在实施招标的方法,但是问题是招标它有猫腻啊。

  郎咸平:招标不行,因为缺乏一个法制化可执行的流程工序制度。为什么我们官员这么忙?原因就是1000个人要100台彩电,今天你用抽签的方式选择100个人的话,你就不忙了,同时由于100台彩电给100个人,你也没有选择的机会,因此你没有贪污了。看看香港,香港就是有这种制度,因此香港的官员5点钟准时下班,一年还有一两个月的休假。

  陆新之:土地在香港招标是最公开的。

  郎咸平:香港是最公开透明的,香港土地怎么批复?第一人只收照片,你照片交了没有,交了,OK。第二个人,说看看你营业执照有没有,有的话合不合规定,合的话,OK,盖个章,叫第三个人。第三个人再查,查一个证明,OK。到最后一个人,记录什么?公开竞价。领导就不需要批了。领导不需要批,它就没有选择的机会,因此他不可能贪。

  陆新之:说白了好像是分工明确。

  郎咸平:分工明确,不需要绕这么多、经过这么多的痛苦之后来做这件事。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就要把领导的选择权力工序流程化,分几个关口,这个过程必须要有正义的过程,严格的法制规定。

  比如在香港办一个证件,所有的公务人员就像机器一样。到这儿来给我一个表格贴照片,然后到下一个窗口。

  陆新之:对,你给他贪,他都不敢贪。

  郎咸平:他敢怎么办?有一个工序,有很强的法制的监管,所以这就是程序的正义。虽然像机器人一样。但是反贪腐特别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