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0-09-13

  2010年09月11日 08:30 来源: 经济半小时

  今天我们来关注国美电器控制权之争。这场短兵相接、火药味十足的商战从爆发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火爆程度有增无减。对阵双方,一方是以国美电器前任主席黄光裕及其家族为核心的大股东,另一方则是以国美电器现任董事局主席陈晓为代表的管理层。最新消息说,双方将在9月28日召开的临时股东大会上展开最后决战,一分输赢。同在国美一个屋檐下的双方为何今天会反目?控制权之争背后隐藏着什么秘密?已经被大股东方面提名担任执行董事的神秘人物邹晓春和国美董事局主席陈晓分别接受了《经济半小时》栏目的专访,细说其中缘由。我们先来回顾一下事件的前前后后。

  2010年8月,盛夏的北京,位于东四环鹏润大厦的国美电器总部,气氛或许比外面的天气还要燥热。

  8月4日晚7时30分,国美电器董事局主席陈晓收到了创始人兼大股东黄光裕的代表公司发来的信函,要求召集临时股东大会,并审议撤销股东周年大会通过的一般授权,撤销陈晓的执行董事及董事局主席职务,撤销孙一丁的执行董事职务,提名邹晓春、黄燕虹为公司执行董事。

  而在监狱等待二审的黄光裕也许未曾想到,不到24小时,陈晓就毫不客气地摊牌,8月5日,国美电器向香港特别行政区高等法院提起诉讼,要求黄光裕就2008年1月及2月前后回购公司股份中被指称的违反公司董事的信托责任及信任的行为,向国美作出赔偿。

  两天的时间,一份动议和一则起诉,把黄光裕和陈晓推向了一轮对决的舞台中央,一场狱内狱外的交战在这个盛夏凌空打响。

  陈晓:这是一种黄先生强烈的这种个人控制欲望,想凌驾于公司之上,而这个方式今天的国美是不能接受的。

  陈晓,现任国美电器董事局主席。1996年创建上海永乐家电。2005年10月,永乐在香港上市。2006年7月,国美电器宣布并购永乐家电,随后进入国美电器担任总裁。黄光裕入狱以后,成为国美董事局主席。

  邹晓春:他(陈晓)的言行已经代表不了我们的利益,保护不了我们的利益,而是很明显的公开的发表说要踢走大股东(黄光裕),这明显是我们不能接受的。

  邹晓春,国美电器执行董事候选人、黄氏家族代言人、律师。在上市公司中关村董事长许钟民与黄光裕一起涉嫌经济犯罪被羁押后,获委任为中关村副董事长主持日常工作,更被媒体誉为陈晓的“潜在接替者”。

  如果我们把时钟往回拨四年,这是2006年8月6日一段电视节目,那时的黄光裕和陈晓,刚刚完成了中国家电史上最大的一宗连锁企业并购案,态度友好、气氛融洽。

  主持人:很多业界的朋友包括媒体的朋友,都认为国美和永乐的合并特别像一场婚姻。听到这个消息你的反应是什么?

  黄光裕:我觉得这个评价是很准确的。

  主持人:很准确,是吧。陈先生是不是也觉得很准确? 陈晓:应该是了,我们可能未来还要共同生活。

  在这之后,陈晓便受邀担任总裁,成为国美电器的二号人物。在鹏润大厦18层,他和黄光裕的办公室完全对称,一样大小,一样豪华;一样的名车座驾;黄光裕在任何场合从来不说国美收购了永乐,而是“国美永乐合并”;他甚至考虑到陈晓是南方人,可能吃不惯北方的饮食,因此特地嘱咐家里的厨师每天多做一份。那时的陈晓与黄光裕可谓相交甚欢,陈晓曾谦虚地对媒体说:“我是以职业经理人的心态到国美工作的。”而黄光裕更是公开表示,再也找不到比陈晓更合适的总裁人选。

  可是四年之后,为什么昔日的蜜月与情意荡然无存?从竞争对手到并肩作战,从惺惺相惜到公开决裂,双方究竟上演了怎样的纠葛?这还要从2008年底,黄光裕入狱后说起。当时的国美四面楚歌,供应商不再供货,银行停止贷款,资金链严重危机,融资成为燃眉之急。

  陈晓:就是说没有融资的话就可能那个时点上就没有国美了。

  当时负责寻找投资者的陈晓告诉记者,在与华平、KKR、贝恩、黑石、凯雷等众多投资者接触后,2009年6月,最终国美和贝恩资本达成协议,贝恩以 18.04亿港元认购国美新发行的七年期可换股债券,初步化解了自黄光裕被捕以来的现金流危机。然而,这却成为了黄光裕和陈晓走向决裂的起点所在,问题的关键还在于协议的附加条款。

  这些条款包括:首先,国美电器需确保贝恩资本的三位董事人选加入国美董事会,否则属于国美违约;其次,与现有核心团队绑定,如果现任董事会中陈晓、王俊洲、魏秋立三个执行董事中两个被免职,也属国美违约。以上两项一旦违约,贝恩资本有权要求国美电器以1.5倍的代价即24亿元赎回可转债。

  邹晓春:贝恩作为一个财务投资者他就提出了三名非执董的名额,还有一个,还要指定一个独立董事,那在这种情况下,有没有考虑,那大股东他要指定多少名董事,还有摩根斯坦利、JP摩根、富达这些股东,是不是也要派董事进来?

  随着再融资协议交割完毕,2009年8月3日,国美董事会宣布委任贝恩资本的竺稼先生、雷彦先生及王励弘女士为非执行董事。至此,在公司董事会成员不得超过11人的前提下,国美董事会由5名来自国美电器的执行董事、3名来自贝恩资本的非执行董事以及3名独立非执行董事组成。

  邹晓春:就是数量如此之多而且还捆绑管理层这就已经超过了财务投资者对自己投资安全的这种需求,就很明显有控制公司的这个意图。作为企业领导人陈晓先生来讲,他不能够去答应这些要求,因为我觉得作为一个董事局主席他要考虑平衡。

  但陈晓并不认同这种说法,他告诉记者,贝恩在世界很多地方投资都有类似的条款,并非只针对国美,而且,在当时众多投资者中,能接受大股东股权比例如此之高且不被摊薄的,只有贝恩一家。

  陈晓:正因为他们(贝恩)放弃了类似的要求,实际上对企业的治理的透明度,治理的这种结构的环境变化就有了要求,也就是说他们要更多的董事的席位来确保在公司在治理上是规范的有序的、透明的、公正的,那么这个实际上也是一个相对合理的条件。 记者:像这种重大融资的审批权是应该属于股东大会还是属于董事会?

  陈晓:那么像贝恩投资这样一个当时这样一个投资的一个范围,那么完全在董事会的权利范围之中,也就是说股东大会已经授权给董事会了。

  但在邹晓春看来,虽然拥有授权,但陈晓在谈判和拟定合同具体条款时并没有与大股东进行必要的沟通,许多被黄光裕认为是损害大股东权益的条款就这样签订了。

  邹晓春:陈晓先生不但包揽了董事局也包揽了大股东,所以才造成了大股东对这次发股融债有很大的意见。

  陈晓:从那个时点上我们了解到的情况是大股东,(认为)只要能救活公司,什么样的方案都可以用。

  记者:那么对于融资的具体条款他(黄光裕)知不知道?

  陈晓:在第一时间上他根本就不需要知道。

  但身陷囹圄的黄光裕还是知道了这样一份对他不利的合同,在第二年的国美电器股东周年大会上,他在12项决议中连续投出5项否决票,包括否决董事会任命贝恩资本竺稼等三人为非执行董事。黄光裕的这一做法差点让国美违约并付出高达24亿元的赔偿代价。

  在黄光裕看来,以陈晓为首的国美董事会对大股东不负责任,他用投票表达心中的不满,而陈晓却认为,这是黄光裕对董事会的不信任和对国美的不负责任。当晚,国美电器紧急召开董事会否决了股东投票,强行委任贝恩三名董事加入董事会。就此,黄光裕与陈晓的矛盾完全公开化。

  记者:股东大会在公司拥有最高的权力,董事会只是一个执行机构,那么在我们看来国美董事会的角色似乎已经发生了一个变化?

  陈晓:当然这个大陆的法律体系和英美法律体系还是有一些区别,从我们这个百慕大公司的《公司法》的角度来看的话,那么董事会它是有这个权力在董事会的这个董事组成不满额的情况下,董事会有权力来推荐董事。

  根据我国《公司法》的规定,股东大会是公司最高权力机关,股东大会通过的决议只要不违法,董事会都无权改变。但是,国美电器是一家在百慕大群岛注册、在香港上市的公司,因此遵循的是百慕大的《公司法》。

  邹晓春:百慕大的《公司法》它也没有对这种情况做出一个详细的规定。第二我觉得就是陈晓先生对股东大会决议总是对的这个资本市场的规则不尊重。

  尽管大股东反对,但贝恩的3位非执行董事还是走马上任了。两个月后,也就是2009年7月,新的国美董事会推出了高管期权激励计划。国美电器宣布把占现有已发行股本约3%的股权授予105名高管,激励范围覆盖了副总监以上级别。

  陈晓:特别在欧美这种成熟的市场上,这是一个司空见惯的激励团队为公司为股东创造更大价值的一个工具。

  但在黄光裕看来,陈晓推出期权激励的主要目的并不是为了激励团队,而是收买人心。而人们也的确看到了国美高管们的态度、角色的巨大变化。当初和陈晓一样被大股东黄光裕推荐进国美董事会的另外两名董事王俊洲、魏秋立也站到了陈晓那边,而他们曾经深得黄光裕的信任,黄光裕入狱后更是代持他的签字权。8月12日,国美五位高管更是罕见地坐在了一起:副总裁李俊涛、孙一丁、何阳青、牟贵先和首席财务官方巍,他们众口一词的是,与陈晓共进退。 此时的黄光裕,已经感受到国美正离开自己的控制越来越远。在双方你来我往的公开信中,黄光裕方面指责陈晓“慷股东之慨”,不按业绩考核,盲目给部分管理人员期权,变相收买人心;而陈晓方面的回应则是:基于稳定高管团队,更是奖励相当一部分高管长期在公司服务以及在此次危机中的突出表现。

  邹晓春:国美2004年上市之后就一直对期权激励的方案在进行研究,并且在2007年的股东大会上授权董事会来制定方案,所以根本就不存在大股东反对期权的问题。

  记者:既然这个期权激励是早在2007年股东大会就获得这样的通过了,那为什么在2008

  年大股东入狱之前,都没有让高管有染指期权的机会呢?

  邹晓春:期权它推出是一个很重要的一个制度,任何公司在推出都是要做详细调研的,这一点可以从苏宁也可以得到验证。而陈晓在这方面就做得是非常不好。他很匆忙的就推出了这个期权方案,也没有跟大股东沟通。

  记者:可能相比于大股东,陈晓更懂得分享,更懂得运用现代企业制度这种激励模式去聚拢人心?

  邹晓春:我觉得这个是一种误解。就是大家都知道国美这个团队20多年都一直是比较稳定的,那就肯定是证明在期权制之前的一些激励手段是有效的,否则就达不到一个稳定的效果。

  尽管邹晓春和陈晓是分别接受我们的采访,但他们在镜头前仍然你来我往,唇枪舌剑,激烈程度不亚于一场面对面的辩论会。双方讲述的各个细节,可以说公有公理、婆有婆理,让人一时难断是非。但这场控制权之争的胜负揭晓日,已经被定格在了9月28日。国美电器各大机构投资者们很可能会在那天的临时股东大会上作出最后决定。

  围绕国美电器展开的这场控制权之争,情节跌宕起伏,关系错综复杂,其中既包含了黄光裕家族和陈晓及管理层之间的个人恩怨,又引发了公司治理结构中一系列敏感微妙的矛盾,在外人看来,这场商战的精彩程度不亚于电视连续剧。那么,为了在9月28日的临时股东会上赢得主动,双方又打出了哪些制胜牌呢?一起来看看。

  要想清楚地了解国美内战的实质,那么就一定要知道国美电器的股权结构。根据国美电器2009年年报,作为国美电器第一大股东的黄光裕与其妻子杜鹃持有国美电器33.98%的股权,贝恩资本则持股10.81%为第二大股东;摩根大通持股9.01%;摩根士丹利持股6.6%;陈晓则持股1.47%。

  根据百慕大的法律规定,股东大会的重大事项均需三分之二以上股东表决通过。这就意味着,当某位股东的股份大于总股本的三分之一时,他就拥有了否决权,可以否决任何一项决议。

2010-09-06

  最近内地的企业大事,要数国美内争。黄光裕和陈晓两大阵营,一个是创办该集团的大股东,一个是小股东兼实际的管理层,这一场争斗,牵涉中国现实的公司治理结构和经理人信托责任反应的商业伦理问题,几乎是最能折射中国商业现实的难得的丰富案例,因此引来汹涌舆论交锋之外,还有更多的政商各界人士都在密切关注其进程和演化。

  在陈晓阵营方面,除了台前频频亮相,大打公关牌的陈晓之外,最关键的角色,则是贝恩资本。而自从和陈晓谈判到入股国美再到最近的董事会否定股东会决议一系列行为之中,财务投资者贝恩资本的做法,非常具有侵略性,为了自身利益短期最大化的迹象明显,对国美电器集团的利益——包括大股东和小股东的利益都很不尊重。

  与美国诸多老牌的PE投资机构相比,贝恩资本成立于1984年,可以说是后起之秀,也因为其特殊的背景,迅速成为美国的主流基金之一。而对开放多年的中国市场来说,贝恩资本则是个后来者,其业务大约从2005年才崭露头角。前几年虽然有几个中国投资项目的隐约信息传来,但是贝恩资本大都保持低调。只有到了对国美投资的时候,才显示出贝恩资本的强悍风格。在钟情零售连锁业的同时,它力求干预管理、积极培植代理人。这样的后果,对贝恩资本的股东来说自然很划算,但是对于被投资的对象来说,则未必是一件好事。

  有媒体就报道,一位熟悉贝恩的投行界人士称:“贝恩对自己平时的投资虽然不一定要求控股,但一定是要有发言权的大股东,能够控制它。所以,目前来说,虽然是黄陈在媒体舆论上接战,实质上是黄陈将在股东层面进行对决。”

  根据现实的情况分析,之前一次黄光裕大股东在股东会决议方面要将陈晓技术性击倒未成功,其关键原因就在于,陈晓在引入贝恩资本的时候,让国美集团与贝恩资本在签订投资协议时设定了有限制条款,而黄光裕方面只是一直与陈晓接触,却严重忽略了与贝恩资本的沟通。

  同时,这份之前大股东并不知悉内情的协议,还对国美现有管理团队进行了锁定:如果陈晓、王俊洲、魏秋立三个执行董事中两个被免职,就属于触发国美违约的特殊事件,国美也要赔付24亿元。此外,陈晓还以个人名义为国美电器做了贷款担保,一旦他离职就会解除担保,也会触发24亿元赔偿的违约条款。不难看出,贝恩资本为了巩固代理人,对国美的某几名高管团队进行了不寻常的绑定。

  贝恩资本作为机构投资者,其“绑定”公司董事会的做法,本来大股东也不会有多大意见。但最后他们的目标是:陈晓阵营要求的董事会席位有4个,而作为大股东在董事会中却没有一个席位,这不仅在国际上没有惯例,同时也有操纵董事会,图利公司之嫌。这是一个财务投资者不应该提出的要求。贝恩资本的做法实际上是破坏了国际商业准则,明显违背作为投资者应该遵守的规矩。

  在贝恩资本的构思之中,是巩固陈晓在国美电器的管控之后,再通过几年扩张,然后把国美电器出售给百思买等美国零售集团。这也是财务投资者的常见做法。从这个角度来说,贝恩资本进入国美,很难说为公司有多少长远考虑。可以试想,如果所有外资投资中国企业的初衷都像贝恩资本一样,那么,未来或许会有更多外企通过收购、控制国美这样的本土企业,达到迅速进入、占领乃至掠夺性开发内地庞大零售市场之目的。

  实事求是地说,当前内地的电器零售行业,经过几度洗牌,已经进入了两家巨头对峙竞争的阶段。国美电器能够跻身其中,殊为不易。在这个时刻,贝恩资本试图通过内部策反,从而掌控住国美电器,下一步就有把控产业、进而攫取定价权的可能。而这样的演变,对于中国的电器零售业和广大消费者来说,也存在相当大的隐患。

  由贝恩资本力图操控国美董事会的一系列行为来看,也有越俎代庖之嫌。在贝恩资本的大力支持下,现任董事会再三损害大股东及国美创始人权益。由财务投资者转变为股权,贝恩资本相当于从幕后走向台前。看上去,贝恩资本有可能短期获得了利益的最大化,但是这一系列鲁莽和粗暴的安排,对于中国商界来说,显然是一个鲜明的警号。日后其他可能和潜在的合作者,必然对于贝恩资本以及陈晓系统产生相当的戒心。全球化的今天,中国的商业环境已经融入世界语境,一家机构无论在国际社会如何成功,但是如果在中国的行为与普遍的商业伦理出现巨大的冲突,也不可能瞒天过海。

  相比之下,9月以来,黄光裕方面的动作相当积极。一方面是延展股权激励方案,并分期适当扩大激励规模,让更多国美员工分享企业发展所带来的成果。这是大股东第一次明确就股权激励发出积极信号。黄方在较大范围内承诺,董事会陈孙两名董事撤换后,现有成员一切不变。董事局重组后,国美电器现有董事局成员中还包括多名在陈晓入局前已在国美电器工作的资深管理人员的董事身份将不会有改变,大股东与所有董事局成员,包括代表不同股东利益的董事精诚合作,为国美电器持续健康发展作出贡献,及时而必要。

  现实一点来看,黄光裕阵营是将国美电器视为儿女,希望长期持续发展,为之注入资源的决心非常清楚。多名内地民营企业家,也积极响应愿意融资支持或者亲自参股。这都说明,在中国当下的商业伦理之中,哪怕黄光裕以前有过多少错误犯罪,已经得到法律的宣判和惩罚。而他作为国美电器创始人和大股东,其在这家香港的上市公司的合法利益不应受到非正常手段的侵害。从这个角度来看,贝恩资本应该适可而止,不要再野蛮纠缠。双方能够理性达成和解,让黄光裕继续作为大股东,而管理层调整成为职业的专业团队,排除有违商业法则的个别人,股东和董事会达成合作默契,这样对于大多数股东,甚至包括贝恩资本在内,都是一个比较容易达成多赢的方案。

  陆新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