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2-06-27

新浪中国好书榜2012年5月好书榜财经榜评:     

今年的原创财经书比起去年来说淡静一些,话题之作少了,但是厚重耐读的作品在慢慢增加。本月榜单首位的《大拐点:中国经济还能增长多久?》就是这样的一本。袁剑的这本书稿,其实主体完成已经超过五年,三年前,本书原稿就在我案头放了大半年。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未能正式面世。而在2012年得以出版,本身就已经很说明问题。没有所谓的中国奇迹。在全球经济危机的大背景下,中国的房地产市场仍然能奇迹地翻番的畸形原因。为什么在GDP连年高速增长的情况下,中国的股市会奇迹地回到原点?在所谓的中国模式中,经济、政治、社会各自处于什么位置?为什么说不在顶层统筹考虑经济、政治与社会关系的中国模式可能陷入困境?这本书,并不是只有中国人能够写得出来,但是只有袁剑这样的本土思考者,用合乎中国人实际感受的细节进行分析推断,才能更有说服力。

某些政府及企业之所以能够有亮丽的报表,乃是因为那些本应该是由他们负担的大量成本从他们的资产负债表以及损益表中被悄悄挪走,并转移到了那些无法被统计到的匿名的社会之中。这个事实其实可以成为众多财经图书思考的一个基点。其实大量亢奋昂扬的励志财经言论与意识形态意味过浓的教条式批驳,经常让读者感到莫名其妙、难有共鸣,就是因为缺乏袁剑耐心以及坚实的思考出发的原点。

当然,也很令读者纠结的是拉斯·特维德有关未来投资50年趋势时候的一系列“狠话”:

2010年至2050年间,将有12~18次金融泡沫及崩盘、1~3次全球房市大崩盘、3~5次资本支出崩盘,以及8~10次库存周期。

不过放心,这些类似图谶的预言之外,作者很贴心地为大家找出了投资品种,作者精选了他认为将有特别优异的表现的7个产业:金融、房地产、资源产业、替代能源、基因级生物技术、资讯科技、奢侈品。

当然,最考验中国读者判断的是,作者是看多中国派,他相信中国2040年之前将成为全球最大经济体,之后印度将成为全球经济增长最大的动力来源——你相信还是不相信好呢?

信不信由你的还有让高管为股东创造长期价值——在公司治理领域,如何让管理层专注于长期目标一直都是最为复杂的一个问题,也是一个引起无数论辩但始终没能得出一致答案的一个议题。拉帕波特教授这本富有洞见的图书对这一重要议题做出了极具价值的贡献。

还有值得一提的是,华南的吴荣华先生花多年时间,推出《总裁的最佳拍档》一书直接争取广泛的商人读者。职业背景丰富的他,既在国际五百强从业过,又多次创业,他对于管理的一系列思考很不商学院,但是又与曾仕强们的中国式管理完全不同。哈佛经济学博士郭凯用故事讲透生活中的经济学,也是希望直接打入普罗大众阶层。这些努力都值得肯定,也已经逐步在市场之中收到积极反馈。

至于《避税》一书,个人以为应该排在本月第一名,也应该排在全年第一名。因为这是中国大小企业为求自保都需要学习的一门学问。不过,为了本榜单能顺利刊出,所以只能让它藏在榜单其中,而且不展开多提了。

  5月好书榜财经榜单:

  大拐点:中国经济还能增长多久?作者:袁剑 中信出版社

  趋势投资50年作者:拉斯·特维德 许瑞宋 译 山西人民出版社发行部

  避税:无限接近但不逾越 作者:邱庆剑 东方出版社

  总裁的最佳拍档:公司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作者:吴荣华 山西人民出版社发行部

  王二的经济学故事作者:郭凯 浙江人民出版社

  商业模式的经济解释作者:魏炜,朱武祥,林桂平 机械工业出版社

  走向世界的银行家  威廉 R. 罗兹 著  孙兆东、关璐 译  机械工业出版社

  谁绑架了上市公司作者:(美)艾尔弗雷德·拉帕波特 著,汪建雄 等译 机械工业出版社

  道路无限宽广作者:松下幸之助  译者:路秀明 南海出版社

  乔布斯产品圣经作者:史蒂夫·乔布斯 原话,乔治o比姆 江苏文艺出版社

2012-06-18

在一众中国传统文化人物之中,苏东坡几乎一边倒的得到读书人的极高认同。换句话说,千年之后的商人群体中的不少人,对于苏东坡的文学创作成果、人生态度表达以及他官宦生涯的坎坷波折,都感同身受,特有共鸣。他凄美的爱情、婚姻,也颇能感染许多时下CBD的Office lady……多少年来,文人们仰慕苏轼的才情、老百姓笑谈东坡趣事、书法家临摹“苏体”、哲学家参悟他的入世之道,甚至厨子、裁缝都在争抢谁是“东坡肘子”和“东坡帽”的正宗传人……苏轼如果泉下有知,当欣慰矣。但事实上,苏东坡首先是个政治人物,而且是终生关心“经世济民”事宜的大政治家。

《苏东坡与他的大宋朝》,作者是四川著名剧作家徐棻女士,书中描述苏东坡与北宋的五个皇帝、两个太后,共七个最高领导人的悲欢离合。他一度被看作宰相之选,历任中书舍人与知制诰等高级职务。只是天不假其年,天才如苏轼、睿智如苏轼、勤政如苏轼,也逃不脱命运的波折。

此书由酝酿到定稿,前后17年,积累不可谓短矣!此书令我感触的是,年近80的作者没有把苏东坡局限为一个骚人墨客。徐女士将多年的挖掘史实与生动重现之后,我们可以看到,书中的苏东坡是一个很典型的中国古代士大夫,在某些方面他和政治对手王安石一样出众,确实堪为一派领袖。例如两人都有良好的私德、为天下的理念以及相当高的文学艺术造诣等等。而他和王安石最根本的不一样之处,是他的施政态度出发点截然不同。苏东坡的角度自下而上,即不便民、不利民就不可为,哪怕出发点是为了朝廷利益、为了强国,只要侵害了下层百姓的利益,破坏原来的公序良俗,那就是恶法,必须反对。当然,苏东坡这种想法,并非是天上掉下来的,而是与当时的发达商业与民生导向密切相关所产生。一种常见的说法是:一个北宋的熟练技术工人,年收入要高于当时的高级官员知府。更重要的是,适当宽松的政治环境也推动了商业发展,知识分子绝对没有生命危险,宋太祖赵匡胤的祖训“不杀士大夫”,因此各个阶层的商业活动也稍微自由一些。在文化上可比盛唐,“唐宋八大家”北宋独占六席。科技进步也能获得社会的回报,四大发明有两项诞生于北宋。这样的社会环境下,生长在殷实之家的苏东坡,对于民生敏感和重视也是理所当然的。

 由这个角度来看,文采风流、爱情生活丰富的苏东坡,政治上显然是一个保守主义者。他的思路是不扰民维持传统秩序,有限变革,说句不恰当的比喻,苏东坡精神上与英国的保守党、美国的共和党更接近,王安石的操作手法则与工党、民主党类似。苏东坡的秉政理念,在帝王专制时代是相当先进的。他反对为增加国库收入与民争利,也反对为了朝廷利益而大幅度牺牲下层百姓利益。这种理念使得他先是身列反对变法的“旧党”,后又不见容于复辟后暴露出各种腐败的保守党,以至新党、旧党先后都对他进行多次政治打击的奇特现象。

历史洗刷权贵与传统,时间收割光荣与记忆。世易时移,当北宋的富裕与文弱都已经灰飞烟灭,与今天的通货膨胀以及食品安全话题相去甚远。但是,苏东坡的这种风格与理念,无意中使他成为普罗大众口口相传罕有民间亲和力的高级官僚。或者,我们今天可以大胆想象一番,假如11世纪的北宋最高统治者,真有一个重用苏东坡,让他能够与自己理念相同的执政团队有足够的时间作为,或许历史就真的能够改写。

2011年10月4日,温州。作为唯一的民间学者参加总理****的调研会,周德文侃侃而谈20多分钟,由第一线的观察到五点建议。当温总理缓慢赞同他的说法,称赞周德文为最了解民间金融的知情人,对温州金融最权威的发言人的时候,50出头的周德文才意识到自己一身大汗。当晚,周德文就下定决心,要写两本关于温州资本最实际情况的书,希望全社会了解民间金融是怎么回事;改革开放30多年来,温州资本都做了什么;更加重要的是,他希望能够为民间金融找到一条通往光荣实现梦想的路径。 

于是,就有了现在《温州资本干的就是和你不一样》(浙江人民出版社)与《跑路——疯狂的高利贷》(厦门大学出版社)这两本加起来近40万字的民间金融实录。 

在周德文看来,去年一年温州有234个企业倒闭,6个企业家跳楼自杀,几十个企业家逃亡消失,但没有一家温州企业的老板与职员到政府、银行闹事。虽然多年来饱受争议,但是温州商人在用生命捍卫信用!温州资本辉煌二十年,走遍五湖四海,是怎么做到的?山西、迪拜、海南……温州炒团挫折连连,究竟怎么了?新能源、创投、民间借贷……未来的温州资本,到底怎么办? 

在2011年,温州版本的“金融危机”的背后,是高利贷的身影。高利贷与温州民营企业、温州地方金融的关系千丝万缕,牵一发而动全身。跑路的温州老板、倒闭的温州企业或多或少都与高利贷有关,有些就是因为欠下了巨额的高利贷。温州的高利贷为何如此盛行?温州的民间金融为何如此发达?高利贷与民间金融之间的关系到底是怎样的?那些跑路的老板们,如何一步步走进高利贷的泥潭中?周德文详细剖析了权钱交易下的“刀钱”、“官银”等不光彩的概念。 

周德文痛惜,为民间借贷合法化呼喊了10年,但是之前始终效果有限。他缅怀那些本来可以因势利导化解风险的好时光,如此写道:“10年前就召开了民间金融的大型论坛,大声疾呼民间借贷,国家要尽快立法,因为民间借贷规模也是越来越大,民间借贷对经济发展起到重要的促进作用,已经被社会所公认。” 

多年来,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没有处在同一个起跑线上,他们之间的竞争处于一种不平等的竞争,国家把大部分的资源,包括金融资源给了国有企业。为国家和社会作出实际贡献的民营企业,只得到20%左右的资源。尤其是金融资源更处于一种绝对劣势。事实上,几乎所有上规模的民营企业都或多或少涉及到民间借贷。民间借贷已经成为全社会一个普遍的现象。民营企业家出于自身的利益,所以特别关切浙江吴英的非法集资案。 

对于所有的非公机构而言,民间借贷是正规金融机构借贷合理的补充,它虽然不能成为主流的融资主体,但它对破解中小企业融资难能够发挥积极的作用。政府应该激活民间资本的力量,引导民间资本合理有序地进入民间借贷,大力支持民营企业和中小企业的发展。 

当然,温州人与民间金融的代表,并不会坐以待毙,他们不仅切入现实,在理论上也有所推动。早在2010年,周德文就牵头各地的专家一同开始起草《民间借贷法》。国外管这个《民间借贷法》叫做《放贷人条例》,称呼更加直接。两本书里面,周德文详细解释了民间借贷立法的好处。他提出一系列很有挑战性的问题,既然民间金融堵不住,为何不能合法化?不合法出的问题都没有致命,合法后还能更糟?确实,民间金融在不合法的情况下,已经发生了足够多的问题,如果能够合法化,将其放在阳光之下,一切不可能更坏,只会慢慢地好起来。 

在周德文新书推出的同时,政府恰有了一次大动作。3月28日,国务院决定设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要求制定民间融资管理办法,发展新型金融组织,开展个人境外直接投资试点。周德文觉得,努力了十余年的民间借贷阳光化、规范化、合法化即将部分成为现实,这是值得高兴的。但是这个高兴并没有维持太久,这对于众多可能民间金融以及辩护人周德文都不太清楚的中小企业,今年面临巨大的生存压力,去年出现的困难今年依然存在,并且又出现了一些新的问题,如从金融机构融资更加困难,民间借贷因缺乏信用基础导致难以贷到款。所以,2012年的5月假期,周德文还在写书,还在奔走与呼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