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5-11-02
什么人能成为一名好记者?
陆新之
这个话题很多圈内朋友谈过,意见不一,各有各精彩。

我的感觉是至少有这么几条:

第一,你得是一个对于自己之外的事情很有兴趣的人。如果仅仅是喜欢文艺写作,喜欢讲述自己故事的人,很难做好记者。要对别人,要对外界的事物有兴趣倾听和分析的能力。

第二,你得是一个能够习惯不断写作的人。很多东西,可能你我大家都想到了,但是要写出来,不断地写出来,才是需要的媒体产品。仅仅是很高明的洞见,但是缺乏持续写出来的热情,恐怕就不行了。当然,同样是写,能够写得有趣,写得吸引,那是更好。不过,大多数情况下,只要够勤快,写得不是非常好的文章,其实也可以是不错的媒体内容产品。其中的一些细微差别,就先不展开说了。

除了上面说的两点,要做一个好记者,我的强烈感觉是,一定要有长跑的毅力和心理准备。

做记者,要每天研究选题,写作稿件,然后是每周,每年。

有时候,一个新记者能够在从业短时间能够出很好的稿件,那是幸运,是主观努力和客观因素的共同作用。但是,写几篇好稿件,只是做好记者的第一步,未来三年五年,是否还能写出一样好,甚至更好的稿件,这是很大的考验。

更多的时候,有太多的记者,可能做了一段不短的时间,写出来的东西,其实已经不错,还是没有得到广泛的认同,迟迟等不到期待的声名或者收益,但是其实这个不要紧。这一行的大红大紫注定是一个小概率事件。但是如果你在符合前两个条件之后,有足够的内心和毅力,那么,我还没有看到做不好的记者。

实际上,做一个好的媒体工作者,我非常个人的判断是,似乎比起做一个好销售人员和好的管理行政人员要容易。所以,有志于此的年轻同行们,请长跑。

为你的读者群而写

–关于好记者的思考之三

记者做了一段时间,一般都会分线。当然这是好事。但是,其实对于记者成长最有利的,是自己心目中,划定一批你的读者。

为这一群目标读者而写,其实比起划分领域更加有效。这样的好处是,你可以有完整的价值观,有比较固定的写作方法,即使是写财经、时政或者社会,都能够有稳定的媒体产品形态,有利于自己的可持续性成长。

因此,每个记者,都有必要找一个时间,梳理一下自己的知识结构和价值观,看看能够符合的是那一类读者。再评估一下,这类读者,是否值得你为他们一直提供报道产品。

什么人能成为一名好记者?
陆新之
这个话题很多圈内朋友谈过,意见不一,各有各精彩。

我的感觉是至少有这么几条:

第一,你得是一个对于自己之外的事情很有兴趣的人。如果仅仅是喜欢文艺写作,喜欢讲述自己故事的人,很难做好记者。要对别人,要对外界的事物有兴趣倾听和分析的能力。

第二,你得是一个能够习惯不断写作的人。很多东西,可能你我大家都想到了,但是要写出来,不断地写出来,才是需要的媒体产品。仅仅是很高明的洞见,但是缺乏持续写出来的热情,恐怕就不行了。当然,同样是写,能够写得有趣,写得吸引,那是更好。不过,大多数情况下,只要够勤快,写得不是非常好的文章,其实也可以是不错的媒体内容产品。其中的一些细微差别,就先不展开说了。

除了上面说的两点,要做一个好记者,我的强烈感觉是,一定要有长跑的毅力和心理准备。

做记者,要每天研究选题,写作稿件,然后是每周,每年。

有时候,一个新记者能够在从业短时间能够出很好的稿件,那是幸运,是主观努力和客观因素的共同作用。但是,写几篇好稿件,只是做好记者的第一步,未来三年五年,是否还能写出一样好,甚至更好的稿件,这是很大的考验。

更多的时候,有太多的记者,可能做了一段不短的时间,写出来的东西,其实已经不错,还是没有得到广泛的认同,迟迟等不到期待的声名或者收益,但是其实这个不要紧。这一行的大红大紫注定是一个小概率事件。但是如果你在符合前两个条件之后,有足够的内心和毅力,那么,我还没有看到做不好的记者。

实际上,做一个好的媒体工作者,我非常个人的判断是,似乎比起做一个好销售人员和好的管理行政人员要容易。所以,有志于此的年轻同行们,请长跑。

为你的读者群而写

–关于好记者的思考之三

记者做了一段时间,一般都会分线。当然这是好事。但是,其实对于记者成长最有利的,是自己心目中,划定一批你的读者。

为这一群目标读者而写,其实比起划分领域更加有效。这样的好处是,你可以有完整的价值观,有比较固定的写作方法,即使是写财经、时政或者社会,都能够有稳定的媒体产品形态,有利于自己的可持续性成长。

因此,每个记者,都有必要找一个时间,梳理一下自己的知识结构和价值观,看看能够符合的是那一类读者。再评估一下,这类读者,是否值得你为他们一直提供报道产品。

关于做一个好记者的思考之四
陆新之
除了要对事物本身有浓烈的兴趣之外,还需要寻找到你的目标读者群持续写作,而接下来要做的是,就是快慢结合。
昔日,东北野战军有“四快一慢”的战术,强调的是,发起总攻要慢。做好记者也庶几近乎。捕捉新闻线索要快,突破要快,采访要快,整理记录要快,但是最后行文的时候要慢,特别是下结论,更加要慢。
不是说每个被采访的对象都会误导你,也不是说大家都说对的事实就有问题,但是作为媒体工作者,要时刻警惕自己,写出来的东西,会有无数公众(当然,有时候可能就是几千个而言)的关注,因此,对于事实的梳理,观点的形成,以及最后的文章态度,都千万要慢决定。通常,头脑发热特别兴奋的时候写成的一些新闻作品,不能说一定错,但是大多数时候都不会很好,生命力和影响力都不大。
当然,这是我个人的观察。不一定适合所有的同行。不过,我始终觉得,最后文章的调性决定得慢一点,对于自己的媒体生涯,总是会好一点。

关于做一个好记者的思考之四
陆新之
除了要对事物本身有浓烈的兴趣之外,还需要寻找到你的目标读者群持续写作,而接下来要做的是,就是快慢结合。
昔日,东北野战军有“四快一慢”的战术,强调的是,发起总攻要慢。做好记者也庶几近乎。捕捉新闻线索要快,突破要快,采访要快,整理记录要快,但是最后行文的时候要慢,特别是下结论,更加要慢。
不是说每个被采访的对象都会误导你,也不是说大家都说对的事实就有问题,但是作为媒体工作者,要时刻警惕自己,写出来的东西,会有无数公众(当然,有时候可能就是几千个而言)的关注,因此,对于事实的梳理,观点的形成,以及最后的文章态度,都千万要慢决定。通常,头脑发热特别兴奋的时候写成的一些新闻作品,不能说一定错,但是大多数时候都不会很好,生命力和影响力都不大。
当然,这是我个人的观察。不一定适合所有的同行。不过,我始终觉得,最后文章的调性决定得慢一点,对于自己的媒体生涯,总是会好一点。

2005-09-12
“房屋泡沫”猛于“房价泡沫”
陆新之
这个时代地产业的问题,看上去是“房价泡沫”,而更本质上的是“房屋泡沫”。也就是说,造出来的房子,不具备那个价值。产品本身为客户带来的审美价值和实用价值,都还差那么一大截
很多年之后,当《中国房地产报》的读者都老了,谈起2005年夏天的地产形势,一定有白头宫女说天宝遗事的感觉。
不过抱歉,我只想到了文章的开头,再往下构思的时候,遇到了瓶颈。因为,我实在无法相信有些专家讲的房地产20年好景,总觉得这有点教条主义。但我更不敢相信,有人赌咒发誓房价暴跌的判断。坦白来说,房价贵不贵?当然不便宜,但是是否真的到了不能承受的地步?也不见得。
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很多年之后,大家聊起某个城市的狂热景象时都会觉得不可思议:房产商整天忙着找地,还发愁房子不够卖;买房的人又哭又闹,有钱没钱都要买房,哪怕排几天几夜的队也值得;房产中介更是比垃圾广告出现得还多,各个社区每隔二三十米就一家;银行更是每天为办理企业和个人房贷业务而忙得不可开交。
伴随这种热潮的,是那些看涨买入的消费者发现他们买到手的房子,并不像广告宣传中说的那么好,真正入住才发现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问题:例如荒唐搞笑的总体规划,造成日常生活中的停车、购物、休闲等诸多不便;房型设计不合理,空间浪费大或是功能空间根本不够用;房屋所选用的建筑材料品质差,使用不久就出现褪色、脱落、渗水等现象;小区容积率过高,狭窄的居住区内几乎无景观绿化可言……花大价钱买房很多人都可以接受,但是花大价钱买来不好房子,恐怕也是现时怨声载道的一个重要原因。
这个时代地产业的问题,看上去是“房价泡沫”,而更本质上的是“房屋泡沫”。也就是说,造出来的房子,不具备那个价值。产品本身为客户带来的审美价值和实用价值,都还差那么一大截。
北京六月份又有一个例子。某广东品牌项目的北京版本,虽然号称埋首四年,但是出来的产品,最大的竞争力却是一个园林。仅靠着几千棵树,开发商就希望能够卖出去一个比附近楼盘高一倍的价格。这样的案例,显然是“产品泡沫”水分更大。至于那种挖块地搞个水池就号称无敌水景,底层开几家酒吧就号称高尚生活的营销策略,就更是等而下之了。
面对泡沫,归纳起来无非三种做法。
其一是大家经常在报章看到的,民粹派的激情风格,不破泡沫誓不罢休,叫嚷北京跌三成上海跌一半,呼吁主动出击,对地产商迎头痛击,一定要把泡沫打个稀巴烂。
其二是参照海外某华裔经济学大师的思路,坚决放任,所谓最坏的结果也就是“看着他起高楼看着他楼塌了”而已。大家各管自己一块。宏观交由看不见的手来处理,但是最后很可能就是泡沫在高潮之中灰飞烟灭,不带走一片云彩。这些已经有荷兰郁金香到纳斯达克IT泡沫的老生常谈例子为佐证。
其三,则是为泡沫部分不断注入实质的内容和内涵,使泡沫成分逐步减少,最后压缩在一个可控制范围之内。例如,房子泡沫化了,产品不行,与其坐视其自困愁城,总得有实际动作。开发商也好,地方政府也好,要下调利润预期,把获利回吐一部分反馈给社会和消费者,好比将项目重新规划,改善环境质量;修路修桥,改善交通,减少客户的距离感;最低限度也可以做到增加专业物业服务,力保不打骂业主之余,还能让人感受到生活质量有所提升。
当然,最简单的是,把不值那个价钱的房子定价降下来。2005年这个时候,在经济适用房一路之隔想卖豪宅天价,这种想法多少有点淳朴,有点挑战正常人常识的意思,估计要取得预想效果还是比较难。
有一个行业的经验值得房地产业的朋友们借鉴。
中国轿车生产在2002至2004年上半年是井喷式的增长,这反映了中国经济增长、社会发展、轿车的需求相应膨胀。同时,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市场开放,进口竞争的冲击分阶段呈现,本应在2006年中国的承诺完全实现后,影响才全面体现出来。不过,2004年下半年中央政府强制推行宏观调控,却使得轿车产业和市场的结构转变提早出现。
长期以来,大众的高级轿车奥迪、帕萨特等长期以远高出国际价格的水平在中国销售,通用的别克君威在美国市场品牌声誉不佳,性能一般,但过去几年在内地市场却能赚取暴利。大众的普通型轿车——桑塔纳、捷达属大众专销巴西、中国的二级车型,且是八十年代的老化车型,与当前国际主流水平相差颇远。因此,这类企业在2004年面对丰田、本田、日产和现代的较新车型投产竞争,在市场受宏观调控突然缩减,消费者选择更加苛刻的情况下,迅速全线崩溃。其中奥迪从高级轿车销售最大者,大跌至三四位,颓势已成,即使全线降价也难以扭转。
2005年全国轿车总产量、销量上升,大众及通用的合资厂不升仍跌,已显示出它们的竞争上的劣势。在欧洲,美国的市场占有率节节败退,其中大众、通用、福特更亏损庞大,财务困难。在国际市场,它们败给日韩企业,主因是车型不佳、成本过高。
由盛世堕入冰河,这种事件在多个行业之中一再上演。而业界总有人心存侥幸,认为环境再差也不怕,只要我的房子还好卖就行。这种想法也不能说完全没有根据,但是,对于大多数房屋产品有泡沫且性能价格比不足的开发商们,是时候自己主动把自己的泡沫降下来了,否则,怎么能让顾客在全行业都在挤泡沫的时候选择你呢?

“房屋泡沫”猛于“房价泡沫”
陆新之
这个时代地产业的问题,看上去是“房价泡沫”,而更本质上的是“房屋泡沫”。也就是说,造出来的房子,不具备那个价值。产品本身为客户带来的审美价值和实用价值,都还差那么一大截
很多年之后,当《中国房地产报》的读者都老了,谈起2005年夏天的地产形势,一定有白头宫女说天宝遗事的感觉。
不过抱歉,我只想到了文章的开头,再往下构思的时候,遇到了瓶颈。因为,我实在无法相信有些专家讲的房地产20年好景,总觉得这有点教条主义。但我更不敢相信,有人赌咒发誓房价暴跌的判断。坦白来说,房价贵不贵?当然不便宜,但是是否真的到了不能承受的地步?也不见得。
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很多年之后,大家聊起某个城市的狂热景象时都会觉得不可思议:房产商整天忙着找地,还发愁房子不够卖;买房的人又哭又闹,有钱没钱都要买房,哪怕排几天几夜的队也值得;房产中介更是比垃圾广告出现得还多,各个社区每隔二三十米就一家;银行更是每天为办理企业和个人房贷业务而忙得不可开交。
伴随这种热潮的,是那些看涨买入的消费者发现他们买到手的房子,并不像广告宣传中说的那么好,真正入住才发现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问题:例如荒唐搞笑的总体规划,造成日常生活中的停车、购物、休闲等诸多不便;房型设计不合理,空间浪费大或是功能空间根本不够用;房屋所选用的建筑材料品质差,使用不久就出现褪色、脱落、渗水等现象;小区容积率过高,狭窄的居住区内几乎无景观绿化可言……花大价钱买房很多人都可以接受,但是花大价钱买来不好房子,恐怕也是现时怨声载道的一个重要原因。
这个时代地产业的问题,看上去是“房价泡沫”,而更本质上的是“房屋泡沫”。也就是说,造出来的房子,不具备那个价值。产品本身为客户带来的审美价值和实用价值,都还差那么一大截。
北京六月份又有一个例子。某广东品牌项目的北京版本,虽然号称埋首四年,但是出来的产品,最大的竞争力却是一个园林。仅靠着几千棵树,开发商就希望能够卖出去一个比附近楼盘高一倍的价格。这样的案例,显然是“产品泡沫”水分更大。至于那种挖块地搞个水池就号称无敌水景,底层开几家酒吧就号称高尚生活的营销策略,就更是等而下之了。
面对泡沫,归纳起来无非三种做法。
其一是大家经常在报章看到的,民粹派的激情风格,不破泡沫誓不罢休,叫嚷北京跌三成上海跌一半,呼吁主动出击,对地产商迎头痛击,一定要把泡沫打个稀巴烂。
其二是参照海外某华裔经济学大师的思路,坚决放任,所谓最坏的结果也就是“看着他起高楼看着他楼塌了”而已。大家各管自己一块。宏观交由看不见的手来处理,但是最后很可能就是泡沫在高潮之中灰飞烟灭,不带走一片云彩。这些已经有荷兰郁金香到纳斯达克IT泡沫的老生常谈例子为佐证。
其三,则是为泡沫部分不断注入实质的内容和内涵,使泡沫成分逐步减少,最后压缩在一个可控制范围之内。例如,房子泡沫化了,产品不行,与其坐视其自困愁城,总得有实际动作。开发商也好,地方政府也好,要下调利润预期,把获利回吐一部分反馈给社会和消费者,好比将项目重新规划,改善环境质量;修路修桥,改善交通,减少客户的距离感;最低限度也可以做到增加专业物业服务,力保不打骂业主之余,还能让人感受到生活质量有所提升。
当然,最简单的是,把不值那个价钱的房子定价降下来。2005年这个时候,在经济适用房一路之隔想卖豪宅天价,这种想法多少有点淳朴,有点挑战正常人常识的意思,估计要取得预想效果还是比较难。
有一个行业的经验值得房地产业的朋友们借鉴。
中国轿车生产在2002至2004年上半年是井喷式的增长,这反映了中国经济增长、社会发展、轿车的需求相应膨胀。同时,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市场开放,进口竞争的冲击分阶段呈现,本应在2006年中国的承诺完全实现后,影响才全面体现出来。不过,2004年下半年中央政府强制推行宏观调控,却使得轿车产业和市场的结构转变提早出现。
长期以来,大众的高级轿车奥迪、帕萨特等长期以远高出国际价格的水平在中国销售,通用的别克君威在美国市场品牌声誉不佳,性能一般,但过去几年在内地市场却能赚取暴利。大众的普通型轿车——桑塔纳、捷达属大众专销巴西、中国的二级车型,且是八十年代的老化车型,与当前国际主流水平相差颇远。因此,这类企业在2004年面对丰田、本田、日产和现代的较新车型投产竞争,在市场受宏观调控突然缩减,消费者选择更加苛刻的情况下,迅速全线崩溃。其中奥迪从高级轿车销售最大者,大跌至三四位,颓势已成,即使全线降价也难以扭转。
2005年全国轿车总产量、销量上升,大众及通用的合资厂不升仍跌,已显示出它们的竞争上的劣势。在欧洲,美国的市场占有率节节败退,其中大众、通用、福特更亏损庞大,财务困难。在国际市场,它们败给日韩企业,主因是车型不佳、成本过高。
由盛世堕入冰河,这种事件在多个行业之中一再上演。而业界总有人心存侥幸,认为环境再差也不怕,只要我的房子还好卖就行。这种想法也不能说完全没有根据,但是,对于大多数房屋产品有泡沫且性能价格比不足的开发商们,是时候自己主动把自己的泡沫降下来了,否则,怎么能让顾客在全行业都在挤泡沫的时候选择你呢?